第72章 “我在你身边,你怕什么?”……_妾宝
笔趣阁 > 妾宝 > 第72章 “我在你身边,你怕什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2章 “我在你身边,你怕什么?”……

  第七十二章

  最初开始调查皇后时,李淙心里存了很多不信。或者,是于打消自己疑虑的想法开始调查皇后,可是李淙有想到越深查,越是脊背生寒。

  “殿下,天牢里湿重,您身体要紧,不宜久待啊。”小春苦口婆心地劝。

  李淙望关押在牢房里的干瘦男人,病弱的苍脸『色』越发血『色』难凝。

  难道生养自己的亲生母亲当真是有那样一颗蛇蝎般的心肠?

  李淙那颗疼痛的心逐渐千疮百孔。

  古有父债还,何况母后做的那些事情正是受益者。无心残害人,却在不不觉中染鲜血罪孽深重。

  李淙垂在身侧的,微微地颤。

  背负罪孽的恶,压迫,让喘不上,甚至让憎恨起自己的存在。

  ·

  月皊坐在车舆的角落里。垂眼睛,默默听车舆外面的热闹喧嚣声。

  自上了马车,月皊就一直低头,有去看过坐在对面的江厌辞。

  心里清楚两个人已经有关系了。

  月皊不由想起第一次与江厌辞同坐一辆马车时的紧张和窘迫,那一次是江厌辞带门买衣服,马车里还有旁人。一时间,一次次与江厌辞同乘马车的场景接连浮现在月皊的脑海中,慢慢将两个人这段时日的相处也跟回忆了一遍。

  不过多久,月皊就有再回忆两个人的过去,甚至也忽略掉了此时此刻的情景,满心都想一会儿要见到二婶娘的事情。紧接,就会想到自己惨的生母。母女连心,纵使从未见过,一想到亲生母亲的惨,心里就开始难受。

  马车里的小方桌上放了一个盒,里面是准备的纸笔。

  至,得道亲生母亲的模样,描一张画像来。

  马车拐弯时,也不道从哪里窜来个顽皮孩童。

  “吁——”车夫急急拉住马缰,让两匹拉车的骏马高高扬起前蹄来,将前进的步生生止住。

  马车及时停了下来,有踩踏到顽皮的孩童,可是却车身剧晃了一番。月皊朝一侧跌滑而去,幸好江厌辞伸扶了一把,使跌到地上去。

  月皊望江厌辞握过来的,声音低低的了句“多谢”,便悄悄使力将自己的腕缩回来,重新坐好,低头,整理裙摆。

  江厌辞紧抿唇,脸『色』发沉地将脸偏到一侧去。

  “实在是不好意思!”孩童的父亲跑过来,点头哈腰地冲车夫表达了歉意,然后立刻抱起自己的儿,一边骂骂咧咧地打的屁股,一边离开。

  车夫低声抱怨了一句,又回头望向车厢的方向,殷切地询问可否安好。

  “赶路。”江厌辞声音发冷。

  车夫一听江厌辞这语可不太好,也不敢再多,立刻扬起马鞭,快马赶路。

  车夫听江厌辞的语不善,月皊自然也听见了。自坐进马车,这第一次抬起眼睛来,悄悄望向江厌辞。

  江厌辞望过来,又迅速低下头,当做什么也发生。只相互拨弄的指尖儿显一点慌『乱』。

  江厌辞凝视了片刻,视线下移落在相互拨弄的指上。许是目光太过灼烈,月皊受到了。纤细的指头僵了僵,悄悄将背到了身后。

  又在背后,动作不自然地轻勾。

  马车终于在天牢前停下。江厌辞先起身,跳下了马车。月皊紧跟钻车厢,却在下车时愣住了。

  车夫看江厌辞立在原地不动,有要扶月皊的意思,也愣住了。

  不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月皊每次下车马都是被江厌辞抱下去的,时日久了,车夫行时就不再带脚凳。这了脚凳,江厌辞又不扶的话……

  车夫疑『惑』又担忧地望向月皊。

  月皊垂在身侧的攥了攥裙,另一只扶车壁,小心翼翼试探迈一只脚,然而那只脚刚悬,两匹马随意踩了踩马蹄,马车细小的晃动惊得月皊立刻将探去的脚缩了回来。

  抬起眼睛望向江厌辞挺拔的背影,咬咬牙,把心一横,尽量忽略掉腿软,硬头皮直接踢下去。

  摔不坏的……

  月皊的双足还有碰到地面,腰身已经被江厌辞单紧紧箍住。睁开眼睛,望近在咫尺的江厌辞。

  “你跳崖呢?”江厌辞沉沉瞥了一眼,将放下。

  月皊脸上一红,被的有点羞愧。双足刚碰到地面,轻轻推了下江厌辞的肩头,便从江厌辞怀里退开,垂下眼睛,动作生涩地整理了衣裳。

  江厌辞转身往天牢去,月皊急急跟上去。

  天牢里阴森森的,伴很浓郁的血腥味儿。

  月皊瑟缩了一下。

  牢房里有很多非常不好的记忆。无忧长了十七年,一遭遇难,进的第一个可怕地方就是牢房。

  天牢比起当初关押的牢房更要可怖,『潮』湿的地面上时不时就能看见或新或旧的血迹。

  天牢里很黑,只间隔很远的地方在屋顶悬一盏不甚明亮的灯。

  光线暗时,月皊的眼睛就不太好,何况对牢房本就心存了恐惧,走得磕磕绊绊。不道踢到了什么东西,顿时一阵铁链哗啦啦的声响,吓了一跳,脸『色』苍的咬住自己的唇。

  垂放在身侧微微发颤的忽然被人攥住,月皊微怔,继而指背上传来了熟悉之。

  江厌辞将冰凉的指尖握在里,略放慢脚步,走在身侧,垂目望,沉沉低声:“我在你身边,你怕什么?”

  月皊心口升起莫名的情绪,像一汪春水温柔淹畏惧的心。恐惧逐渐消散,转而被温暖包裹。

  轻轻点头,也不道江厌辞有有看见。

  “前面就是了。”狱卒指路。

  江厌辞这松开月皊的,道:“去吧。我一会儿回来接你。”

  并非要离开天牢,而是要去跟行方便的官员支会一声。

  月皊点点头,有些依恋地望空了的。转身,在牢房前蹲下来,望里面蜷缩在枯草上的江二夫人,急急唤:“二婶娘!二婶娘!”

  江二夫人本就有睡,听见月皊的呼唤,又躺了一会儿,不情不愿地坐起身。

  曾经享受过那般的尊贵,一朝成为阶下囚,又判了刑。江二夫人整个人都很恍惚,也不清楚过去的荣华富贵是一场梦,还是如今非人的境遇是一场梦。

  “二婶娘!二婶娘!二婶娘……”

  江二夫人终于转头望过来,望向蹲在牢房外面的月皊。

  自事以来,江二夫人一直被关押在牢房里,不停地提审问案,又从一个牢房押进另一个牢房。从高处跌下来,所有曾经的亲朋尽数避而远之,生怕沾染上任何关系,被连累。

  这么久了,月皊竟是第一个来看望的人。虽然江二夫人心里很清楚月皊根本不是为了看望,而是为了询问生母的情况。可即使道,江二夫人也因为终于见到了熟悉的面孔,那水一样的心境略微起了些波澜。

  看见江二夫人终于肯理了,月皊松了口。诚恳地开口:“二婶娘,你可不可以多告诉我一些我亲生母亲的事情?家在哪里,还有有旁的亲人?”

  江二夫人沉默地回忆起来。

  “当年为了万无一失,寻找的孕『妇』,大多都是贱籍的丫鬟、『妓』女,还有女乞丐。掐日,随便找了男人让们怀上孩。”这些话,江二夫人已经向审问的官员交代了无数遍。

  月皊睁大了眼睛,认真地听。

  江二夫人皱了皱眉,望向月皊,沉默了一会儿,继续:“你的亲生母亲倒不是。”

  江二夫人对关在小黑屋的七八个女人太大印象,分不清谁是谁。可唯独对月皊的亲生母亲印象很深。

  因为那个女人实在是长得过于美貌,一张异常皙的芙蓉面有摄人心魄的美。身为女,也为那样的容貌惊撼。

  若不是因为那个女人被抓来时,肚已经很大了。江二夫人甚至怀疑江二爷会忍不住自己要了那个女人。

  “二婶娘,那我的亲生母亲是什么人呀?”月皊急急地问。

  江二夫人从思绪里回过神来,再开口:“机缘巧合撞见的。”

  月皊的眉头彻底拧巴起来。

  “一个大晚上,我从寺庙上香回来。看见一个大肚的『妇』人独自而行。那样美貌的女,却穿粗布衣,身量也消瘦。一看就像是从哪里逃来的。我把带回去,问叫什么家在何处,可是什么都不……”

  江二夫人弯下腰一阵咳嗽,坐牢的这段时间将的身体从里面败坏了。

  “你在哪里见到的?哪一日?”月皊心急如焚地询问。

  “不记得了,不记得了……”江二夫人咳摇头。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哪里还记得那么清楚。

  月皊呆怔了一会儿,整颗心脏都快要被悲痛淹。忍下想哭的冲动,亦忍去声音里的哭腔,再软声问:“二婶娘,你还记得我的亲生母亲长什么样吗?”

  江二夫人身体不舒服,人也变得烦躁了,不再想理月皊。

  “二婶娘,求求你了,你告诉我好不好?”月皊终是有忍住,眼泪簌簌落下来,弄湿了苍的小脸。

  “很美。很。身量不高,纤细柔弱。”

  月皊忙脚『乱』地打开盒,将准备好的笔墨拿来摊在地上。

  “您,我听!”

  “巴掌大的小脸,一双细眉。”

  “我长得像吗?”月皊颤声问。

  江二夫人的目光在月皊的脸颊上审视了一会儿,缓缓摇头,道:“脸型相似,口鼻略像。其的倒是一点不像。”

  月皊连连点头,握笔开始画。可是握笔的不停地抖,描绘脸型轮廓的线条就那么歪了。赶忙将纸『揉』成团推到一侧,在新的纸上重新画。

  月皊望自己发抖的,头一次责怪自己的呆笨。画画的水平不太好,本就可能画不好,如今握笔的又不停地抖,完全不道怎么落笔。

  急得不停掉眼泪。

  中的笔忽然被人拿开。

  月皊疑『惑』地抬起眼睛,看见不该现在这里的人。

  “殿下……”

  李淙在脏『乱』的地面蹲下来,握笔开始描画女的轮廓,开始画眉时,问:“细眉,弯还是直?”

  “弯的。”

  李淙描绘一双细眉,再问:“眼睛呢?”

  月皊胡『乱』擦了擦眼泪,然后眼睛一眨不眨地望向李淙笔下女的轮廓。

  江二夫人脱口而:“媚。”

  这形容实在是太难画。

  “眼型是怎样的呀?媚……哪里媚?”月皊抬抓牢房的铁栏杆,急声问。

  “凤眼,眼尾略挑,非常妩媚的一双眼睛。”

  见李淙画好了一双眼睛,月皊急忙软声:“二婶娘我亲生母亲的口鼻长得与我有些相似,殿下可以照我来画口鼻。”

  李淙“嗯”了一声,蘸墨描绘,却并抬眼去看月皊一眼。

  ——哪里需要照来画?的模样早就烙在了心里,即使瞎去双目,亦能绘。

  月皊眼睛一眨不眨地望一个女的容貌逐渐现在纸上,凝望画中人,想这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画好了。李淙搁了笔,举起画卷,给江二夫人看。问:“还有哪里有入?”

  江二夫人看了看,又指几个不像的细节。

  李淙按照所,重新画了一幅。这次将画卷举给江二夫人看,江二夫人连连点头。

  “是这样!就是这样!”江二夫人脸『色』逐渐发,好像想起了当年这个女人惨的场景。

  这些年,压在江二夫人心里的罪恶,并非是调换孩偷取权势富贵,而是关押在间黑暗屋里的七八个孕『妇』。每每午夜梦回,都是那些可怜女人和无辜婴孩的索命。

  望画卷中的女人,江二夫人忽然嚎啕大哭起来,悲怆难忍。

  月皊慢慢站起身,望牢房里痛哭的狼狈女人。这个女人此时的模样很可怜,让想到曾经被关在牢房里的自己。可是这个女人又是那么可恨,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自己的亲生母亲就是被残害至。

  月皊移开目光,望向画卷上的陌生女人。的眼睛在落泪,心里也在落泪。

  “给你。”李淙将中的画卷递给月皊。亦抬眼,目光深深地凝望。

  这便江二夫人的鬼哭狼嚎声惊动了狱卒,也被外面的江厌辞听见。

  也不道会不会又被吓哭了。

  江厌辞快步奔进来,看见的月皊与太李淙立在一起,李淙正将中的画卷递到月皊的中。

  江厌辞停下了脚步。

  李淙听见脚步声回头,看见江厌辞,轻皱了下眉。

  李淙下意识地望了月皊一眼,又默默收回视线,带小春继续往天牢的深处走去。

  今日要调查的事情还有查完。

  月皊回头望了江厌辞一眼,又收回目光。蹲下来,小心翼翼地将画卷放在一侧,将笔墨纸砚收进盒里,然后抱木盒和亲生母亲的画卷,朝外走去。

  走到江厌辞面前,仰起一张湿漉漉的小脸望,啜声:“我道我的亲生母亲长什么样了。”

  月皊低下头,望里捧的画卷。

  很好看,很温柔,看上去就很好很好相处的模样……可是一日也未见过。

  江厌辞的视线顺月皊落在画卷上,沉默了片刻,开口:“帮你画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