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我要你。”江厌辞道。……_妾宝
笔趣阁 > 妾宝 > 第73章 “我要你。”江厌辞道。……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3章 “我要你。”江厌辞道。……

  第七十三章

  “嗯。”月皊低着头望着手的画卷对江厌辞的情绪一无所觉,“幸好遇到他,要不然我己画不出来的……”

  江厌辞望了一眼李淙离去的方向,终究什都没说,转身往外走。

  月皊赶忙跟去,怀抱着的木盒子却落了地,一下子跌得散开,面的东西七零八落地落了一地。她赶忙蹲下来捡拾。

  江厌辞叹了口气,转回身蹲下来帮她捡。

  当把最后一支笔放进木盒子,江厌辞抬眼望向月皊,见她呆呆地看着己的手指头。

  江厌辞瞥了一眼,她皙白的手指头沾了一点红『色』。

  红『色』,然不可能是绘图的颜料,而是她捡东西时不心碰到了地的血迹。江厌辞瞥了地面的一汪血,知道她的眼睛不太好,恐是最后捡完了东西发。

  江厌辞把月皊的手拉过来,作不算温柔地用帕子给她蹭了蹭手。

  月皊下意识地想要把手往回缩,江厌辞用力握住她的手,冷声:“怎,拿了放妾书就要当陌生?”

  难道不该这样吗?

  月皊茫然地望着他。

  江厌辞拿起木盒子,再拉着月皊的手起身,将她的手紧紧握在掌中,牵着她往外走。

  也罢,这放妾书,就算她不跟他要,他也早晚要写给她。

  虽然一切都理所应当十分合理,可当月皊真的执意说出想要走,江厌辞是生气。

  月皊为什执意要走,江厌辞不是不知道原。毕竟她这样笨,什想法都写在脸,太容易看透。

  他要是看不懂,那他也是个傻的。

  可正是为知道原,江厌辞更生气,气她的榆木脑袋。气她不管到了什时候,都要想着别,偏偏不懂为己所求。

  ·

  太子李淙在天牢待了大半日,中午连一口东西也没吃,又匆匆赶去与长安相邻的邑井县。当他办完事情回宫,刚踏进宫门,迈在雕龙的砖面,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事不知。

  “殿下!”春子吓坏了,跟随的其他个侍卫也是个个惊惧。急急忙忙将李淙送回东宫,派去请太医,再禀向圣和皇后。

  彼时圣正在召见臣子商讨国事。圣再三腔调科举之重叮嘱即将到来的科举不可出纰漏,又问了书画筹和减税的事情。

  这书画筹,为的是从达官显贵手中捞钱银,然是捞得越多越好。只从旁处获取更多的钱银充进国库,能将利民的减税之事进行下去。

  圣再一次想到削爵。

  宫弯着腰进来送茶水,圣觉察出时辰不早。询问位大臣可旁的事情,若是无事便都退下。

  “陛下,下个月姚族进奉。听臣隐言,姚族今年似乎献贵女之意。”

  圣皱眉,眉宇间显出分厌恶。他摆了摆手,让位大臣都退下。至臣子所言的姚族献贵女之事,显然不放在心。

  不仅是不放在心,分看不起的意思。

  待个大臣退下去了,圣对身边的心腹内宦道:“以前未归顺,国力弱,不想着强兵壮国,花心思栽培贵女送去诸国。如今归顺为臣,竟是这般做派。”

  太监总管李德顺笑着说:“这是向我朝献好呢。陛下也不必枉费了下面的一片心意。”

  圣这般年纪早就对美『色』没多少心思,纵年轻时亦非好『色』之。身为一国之君,他更为姚族养美献好的行径而不齿。

  一个内宦脚步匆匆地进来禀告太子昏厥。

  圣一下子站起身来,怒问:“如何又昏倒了?”

  太监立刻跪下回话:“太子殿下一大早出了宫,太过『操』劳,刚回宫便吐血昏厥。如今太医都赶到了东宫。”

  太监的话没禀完,圣已经脚步匆匆地往外走,直接去了东宫。

  “陛下……”皇后一见了圣,立刻哭哭啼啼地迎来。

  圣望了一眼床榻的李淙,转头问何太医:“太子如何了?”

  “启禀陛下,太子幼弱伴着心症,已将身养得大好。这是又气血攻心,引了旧疾,恐要再重新养一养身。”

  “气血攻心?”圣惊了,怒了。

  他的皇儿,尊贵的太子,气血攻心?

  “淙儿……”皇后在一旁哭得快断了气,万分悲痛。

  圣被她哭得脑袋疼,挥了挥手,道:“扶皇后回去歇息。”

  “不!”皇后哭着说,“我要留在这陪着淙儿……”

  “不要留在这吵闹淙儿了。”圣怒颜挥手。

  皇后这讪讪站起身,捏着帕子擦着眼泪回头望向床榻的李淙,“那妾身这就回去了,陛下也要注意龙。”

  圣抬手,用指腹压了压隐隐作疼的太阳『穴』。他在床榻旁坐下,望着昏『迷』的李淙,问:“太子何时会醒?”

  何太医立刻道::“启禀陛下,太子殿下疲乏,臣给太子殿下服用了安神的『药』,让他昏睡一段时间休养。再过半个时辰,就当醒来。”

  圣点点头,起身去了外面。今日陪同李淙出宫的春子和个侍卫跪在地,等候发落。

  “太子今日都去了哪见过谁?”圣发问。

  “殿下去过天牢,又去了邑井县。”春子禀话。

  圣皱眉,显然对这半截回答不满意。

  侍卫拔刀,搭在春子肩。

  春子咬着牙伏身,以额覆地。其他个侍卫亦同样伏身。他们用行表明了不会再说其他。他们是太子的,今日就算是身首异处,不该说的话,一个字也不会说。

  侍卫回头望向圣,等着指示。

  “咳咳……”李淙用手压着胸口立在门口,“父皇,儿臣出宫查桩旧案子。没结论,不敢惊扰父皇。”

  “你怎起身了?”圣立刻转身,快步朝李淙奔去,经过门槛的时候被绊了一下。

  圣亲将李淙扶到床榻去,又接过宫婢递来的『药』,亲喂李淙。

  他望着喝『药』的李淙,沉声:“你想查什事情皆不必急一时,若什需要,随时跟父皇提。”

  “多谢父皇。”李淙咽下最后一口苦涩汤『药』,心中五味杂陈。

  圣一直留在东宫,待李淙睡下,起身离去。走出东宫,他望着夜空中的满月,长叹了一声。

  李德顺劝:“陛下宽心,太子殿下只是出斡勒奔波了,调养一段时日定然没大碍。”

  圣不言,沿着高高的鲜红宫墙往回走。

  在这个皇儿,他最喜欢李淙,要不然也不会在李淙很的时候,就将他立为储君。甚至那个时候,是李淙身最差的时候。甚至,当初他立李淙为太子,也是寄希望真龙之气庇佑他。立了李淙为太子,他的身的确越来越好……

  圣偏爱李淙,是为打他就比其他个皇子在各个方面出『色』。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一颗孝心、善心,这是其他个皇子永远比不李淙的地方。李淙,是圣为了这万江山挑选的下一任的仁君、明君。

  若他不是这般弱就好了。

  李淙最近在查什事情,圣隐隐所觉。

  皇后做的那些事情,能够隐瞒一时,可天长地久总要『露』出马脚。一桩桩一件件堆积起来,若是连根拔起,牵连实在太广。宁愿私下处置,也决不能将一切暴『露』在青天白日之下。

  这复杂万缕牵连,最让圣顾虑的一点,是李淙。

  君主,不能一个蛇蝎心肠的生母。

  他这一生已经将要走到尽头,万事都没为下一任君主铺路更重要。

  ·

  江月慢仔细瞧着送过来的料子——天气一日比一日暖和,府要开始裁春衣了。

  江月慢挑了好一会儿,点了点粉红、嫩绿和藕荷等块颜『色』鲜艳柔亮的新料子,说:“这些拿去给月皊。”

  顿了顿,她又改了主意,道:“慢着,直接送去织云巷就行,省得再折腾一趟。”

  织云巷是月皊即将要搬过去的地方。

  “娘子,都准备好了。”侍女巧笑着进来。

  江月慢点点头,略欠身,从开着的窗户望向庭院立的个。她从软塌起身,带着这个往荣春堂去。

  今日恰巧郡主李姝遥来寻月皊,江月慢过去时,月皊正在与李姝遥说话。

  “阿姐。”月皊起身相迎。

  江月慢笑着说:“原是想把以前在你身边做事的寻回来,可是些已经了新主,些又被撵出了长安。想来想去,倒也没必要非要将旧寻回来。既然是重新开始,身边的也该都换成新的。”

  “我都听姐姐的。”月皊弯着眼睛。

  “进来。”江月慢下令。

  三个侍女走进来,却并非生面孔,月皊以前都见过。为这三个侍女以前都在江月慢身边贴身伺候着。

  “你也都认的她们,也不用我再介绍了。”江月慢道,“你身边的花彤虽忠心,可是个半大的孩子,做事不太稳当。这三个放在你身边,姐姐也更放心些。至其他的丫鬟和侍卫,都是新,直接送去了织云巷。”

  “姐姐把她们给我吗?这不好吧?”月皊蹙起眉来。身边的心腹很难得,姐姐一下子给她三个,她点过意不去。

  “就当是姐姐送你的生辰礼物。”江月慢含笑道。

  江月慢然也给江厌辞准备了生辰礼物,好早前是物『色』,知道弟弟这多年在外面行走江湖,便给他寻到了一把颇名气的佩剑。

  江月慢拉着月皊的手些舍不得。一想到妹妹要搬出去己住,心总是各种记挂。她柔声说:“一个在外面,若是遇到了委屈或是什不顺心的事情,随时支会侍卫回来寻姐姐,听见了没?”

  月皊点头。她垂下眼睛,心生出许低落来。原刚刚与李姝遥说说笑笑,此时想到即将到来的分别,情绪一下子变得不好了。

  江月慢瞧出来了,她『揉』着妹妹的手,柔声:“好了,今日廿廿生辰,要高兴些。给姐姐笑一笑。”

  月皊翘起唇角,朝着江月慢『露』出笑靥来。

  月皊是前日就该搬出去,是华阳公主挽留,留她过了生辰再走。

  二月二十,今日就是她的生辰。

  也是江厌辞的生辰。

  江月慢望向桌面,瞧见桌案摆着许多花钿,她刚刚来的时候,月皊正和李姝遥谈论这些花钿。她笑笑,道:“你最近是『迷』这些东西了。”

  月皊瞧了瞧江月慢眉心的花钿,拉着姐姐坐下来,软声:“我给姐姐换一个!”

  “好。”江月慢顺着月皊坐下来,和她一起挑选着。

  “这个不错。”李姝遥挑出一个。

  江月慢看了一眼,点头:“就这个吧。”

  李姝遥微笑地望着月皊给江月慢换花钿,笑着问:“廿廿最近这喜欢搞这些玩意儿?”

  “打发时间的。”月皊软声道。

  月皊心明白阿娘给她未来的日子都安排妥当了,她大抵是不需要己摆铺卖东西养活己。可她是想尽量多做些,多学些。她想学的,也不仅只是做做这些东西。

  月皊帮江月慢贴好花钿,沈元湘也过来了,带来了她送给月皊的生辰礼物——她亲手绣的一方帕子。

  瞧着沈元湘额头空空,月皊便也将她拉过来,帮她贴了一枚桃花花钿。

  个又说了一会儿话,就往前院去。

  沈元衡一手托腮,坐姿散漫得一个坐在一会儿用膳的花厅。见位娘子过来,他立刻站起身,立得也稍微端正了些。

  郡主李姝遥以前在洛北寻月皊时,也是认识沈家兄妹的。她笑盈盈打趣:“元衡,你给廿廿准备了什生辰礼?不会和去年一样,又忘了吧?”

  “哪能啊。准备了,准备了!”沈元衡笑着说,“一会儿开膳的时候就知道了!”

  早些年个年纪,沈元衡倒是每年都会和妹妹一起给准月皊准备生辰礼。只是年纪大了,总得避嫌。去年他推脱忘记。今年倒是真准备了,却也是做到了避嫌的礼物。

  “都坐下说话。”江月慢温声道。

  个都坐下。

  沈元衡在坐下的前一刻偷偷望了江月慢一眼,又立刻低下了头,确定县主一眼也没看过他。

  没到开膳的时候,个闲聊着。是谈论了一会儿月皊将要搬去的地方,然后便开始天南地北各种闲谈。

  谈着谈着,话题便落到了今年的科举。

  “元衡,你准备得怎样了?”月皊望向沈元衡。

  沈元衡在心暗暗叫苦。这就像大过年的亲朋好友聚在一起,一个成绩不怎样的忽然被拎出来当众询问成绩。

  偏偏,她在这个众。

  “就那样。”沈元衡坐姿端正腰杆挺直,“尽力而为不留遗憾就好。”

  江月慢一边慢悠悠地倒着花茶,一边语气随意地说:“第一次参加,了解个章程就好。”

  月皊点点头,心想也是这个道理。她甜笑着说:“阿姐说的对,元衡你不要太紧张啦。”

  “我没紧张。”沈元衡顺着月皊的话能光明正大地偷看了江月慢一眼。

  可惜,江月慢悠闲地品着茶,仍是没看他一眼。

  “对了,在不是流行赌红吗?”郡主李姝遥笑着说,“我听说在外面好些地方开了庄,要赌谁能高中状元。不若咱们也赌一个?”

  沈元湘摇摇头,柔声拒绝:“今年的考生我也不认识个,我不赌了。”

  沈元衡瞪她:“你都不知道赌你哥哥的吗?”

  沈元湘用一种一言难尽的目光望着沈元衡,到底是亲哥哥,也不好当面说些让哥哥丢脸的话,她艰难地点了点头:“行,我赌我哥哥。”

  必输的赌局,沈元湘点心疼己的钱。

  沈元湘的表情惹得个娘子忍不住笑。

  李姝遥笑着问:“寿星,你压谁?”

  “这都不用想呀。”月皊道,“那肯定是戚平霄。”

  “这确定?”李姝遥问。李姝遥来长安日短,对长安的子们,只略耳闻罢了,了解得没沈元湘多。

  “嗯。”月皊认真点头,“都是这说的呀。遥遥你来京日短,然不清楚戚平霄的学识。那可真是个满肚子学问的。若非一回他家中事耽搁了,没能参加科举,三年前他就能当成状元郎!”

  “表哥你过来了。”沈元衡最看见走过来的江厌辞,站起身来。

  江厌辞略略点头,继续往前走。

  华阳公主身边的冯嬷嬷看见江厌辞过来,赶忙将请进去,又笑盈盈地请月皊也进去。

  “就来。”月皊捏起桌碟的指甲盖大的绿豆糕放进口中,起身往屋去——故意没和江厌辞一起进去。

  华阳公主颇为感慨地说:“我这也算祸得福,得了一双儿女。”

  她朝月皊伸出手,将拉到身边挨着她坐下,温声道:“你放心,你亲生母亲的事情,我会继续帮你查,查一查你没别的家在。”

  “多谢阿娘。”月皊点头。今日旁给她过生辰,她不愿意流『露』出低落的情绪,一直微笑着。只是她总是忍不住心难受,为她会想到今日也是亲生母亲惨死的日子。

  华阳公主哪能不懂女儿的心思?纵她用一张笑脸来藏。这话,她提一提,让女儿宽宽心,却不适合在今日多说。华阳公主笑起来,道:“来,给你们两个挑了生辰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不少想法,最后请了师傅给你们做了玉佩。一模一样的玉佩,代表着你们在母亲心一样重要。”

  华阳公主将玉佩递给两个孩子。

  羊脂白玉雕的玉佩,白得柔和。面雕着江月和祥云的图案。江水是江家常用的纹路,月是团圆满月,祥云则代表着希望两个孩子平安吉祥。

  “多谢母亲。”

  “多谢阿娘。”

  两个乎同时开口。

  华阳公主望着江厌辞和月皊,忽然怀疑了一下己选择一样的礼物是不是不太合适?这两枚一模一样的玉佩落在他们手,怎感觉更像定情信物?

  华阳公主很快将这个想法从脑子赶走。

  那段错的姻缘既然已经过去了,她这个做长辈的,如今更不应该多过问,只能静观。

  华阳公主的视线落在月皊的身,一想到她明日就要搬出去己住了,她心很是舍不得。

  可儿女总要长大,总要独去走己的路,做父母的哪能一直跟着。

  她重新笑起来,道:“咱们出去吧,也到了用膳的时候,别让他们个孩子在花厅等着了。”

  华阳公主和晚辈们一起用膳。用膳时,也终知道了沈元衡送给月皊的生辰礼物是什。

  居然是他亲手用胡萝卜雕了个鹿,让厨子做糕点的时候,当做点缀。

  吃的东西吃到肚子,留不下,就不算不合适的礼。

  “你可得给它吃了,不能枉费我这片心意!”沈元衡郑重强调。

  江月慢抬起眼睛,意味深长地望向沈元衡。沈元衡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江月慢的目光,他飞快地抬起眼睛,望了江月慢一眼,又不明所以地低下头,劲儿琢磨着姐姐这个含笑的目光是什意思。

  “我吃!”月皊弯起眼睛来,将那碟糕点摆在面前,捏着勺吃了下面的面食,最后再吃那只胡萝卜鹿。

  午膳快要用完,府的下过来禀告万春堂来了师父,询问婚簪的事情。

  华阳公主恍然,立刻望向江月慢的神『色』。

  若楚家那边不是出了意外,如今府正是最忙着给江月慢筹备出嫁之事的时候。江月慢和楚嘉勋的婚期在很久前就已经定下来,很多东西也是在很早之前就开始筹备。

  当初在万春堂定了一套大婚当日的首饰,如今婚事退了,倒是这把套簪子给忘了。

  “让万春堂如期将婚簪送过来。”江月慢道,“婚期不改。”

  她这般说,所都惊讶地望向她。

  “阿姐,婚事不是都退了吗?你要嫁到楚家去?不行!我不同意!”月皊劲儿摇头,眉头拧巴起来。

  江月慢笑笑,道:“胡想什?怎可能再嫁去楚家?”

  她眼尾轻轻抬着,勾勒着她天生的骄傲。

  月皊懵住了。

  “我打算招婿。”江月慢语气寻常地说着,口吻随意地好似在说明日想吃什一样。

  月皊惊讶地问:“招、招婿?是原来的婚期?可是这也没多久了呀?哪去找个合适的姐夫呀?”

  “在挑。”江月慢仍旧用随意的语气说道。

  “哥哥。”沈元湘忽然开口,“你的酒水洒出来了。”

  “哦哦……”沈元衡手忙脚『乱』地将手中握着的酒杯放在桌子,接过妹妹递过来的帕子胡『乱』擦着手背挂着的酒水。

  华阳公主心中惊讶,又很多疑问。她沉稳的将好奇都压下去,悄悄打量着江月慢的神『色』。凭借对大女儿的了解,她隐隐明白大女儿这是已经下定决心了。

  不过此刻正在给江厌辞和月皊贺生辰,外在。她暂时什都没问,待无旁时,再仔细地询问。

  用过午膳,月皊又与江月慢、郡主沈元湘一起出府去九环街闲逛。傍晚时分,归家。

  用过晚膳,月皊又在华阳公主身边待了很久,一直到华阳公主困了,她回己的房间。临走前,华阳公主叮嘱她收拾东西。

  她叹息,拉着月皊的手,道:“明日就要走了。”

  月皊轻轻点头。她脸仍旧挂着点浅笑,柔声说:“我可以回来看望阿娘,阿娘也可以随时去看我呀。又不是再也见不到啦。织云巷离得也不远呢。”

  华阳公主瞧着月皊知道反过来安慰她了,心点感慨女儿也在慢慢长大。

  “好。”华阳公主点头,“早点休息。”

  华阳公主目送女儿走出去。虽然她点乏了,却是不想问,让身边的冯嬷嬷去看看江月慢睡着了没。冯嬷嬷令下面的丫鬟跑了一趟,得知江月慢已经歇下了。

  华阳公主只好暂时打消了问清楚大女儿招婿之事的打算。

  ·

  实则,江月慢并没歇下。

  她慵懒坐在软塌,翘起一条腿,水红『色』的鞋尖从柔艳的石榴红裙尾『露』了个尖尖。

  她神态悠闲,正在翻看着府的账。江厌辞刚回来时,江三爷心美滋滋,做着掌握江府实权的春秋大梦。江月慢一回来,就将府的事情强势接过来。

  当然了,她并非想着强占些什。只是她比华阳公主早一段时间回京,然而然地接手过来。以前洛北郡王府的一切交给江二爷,如今亲开始料理,知道这偌大的家业,这些年被败成什样子。

  这也是江月慢想要招婿的原之一。

  没父亲,母亲又当父又当母,很辛苦,如今了年纪身日益不好。若要亲过问府这些烂摊子,实在太『操』劳。

  而弟弟未迎娶正头妻子,这府的事情便交不出去。

  江月慢时候也庆幸楚嘉勋那样混蛋,她暂时不用出嫁。眼下她实在放心不下家的事情,不愿出嫁。

  她『性』格强势,不会像月皊那样偎在华阳公主怀,实则没了父亲,她对母亲的依恋也埋在心底。若不用出嫁,一直陪着母亲也是极好的。

  “二娘子,沈家表少爷来了。”侍女禀告。

  江月慢点头。她知道沈元衡会来,推说睡下没去见母亲。

  ·

  月皊回到己的屋子,准备收拾一下明日要带走东西。其实她没什东西可收拾的,衣物那些下面的侍女们为她收拾妥当。

  月皊迟疑了一会儿,坐在窗下的书案旁,拉开书案一侧的抽屉,取出面的一个盒子。

  她将盒子放在面前,望着它呆怔了好一会儿,拨开搭扣,将盒子打开。

  木盒面放了两件东西。

  一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桃花木簪,一枚平安符。

  前者,是她与江厌辞在宜□□时,江厌辞送给她的东西。

  后者,是她长这大以来第一次去寺庙时,给江厌辞求的平安符,可是最后没送给他。

  月皊呆看了一会儿,捏起那支桃花簪,在柔和温暖的灯光下,仔细地瞧着木簪之的纹理。她的视线跟着木簪的纹理游走,专注又多少些呆呆的。

  房门被推开,月皊没回头,以为是花彤,或是旁的侍女。

  直到进来的一直走到她身后,熟悉的气息让月皊轻晃桃花簪的作顿时僵住。她慌『乱』地将簪子收回木盒子,又将木盒子的盖子用力盖。

  江厌辞俯下身来,一手搭在月皊的椅子扶手。

  “三郎怎过来了?”月皊转过头,唇畔乎快要擦过江厌辞的面颊。

  她心口快速跳了两下,尴尬地向后退了一点。

  江厌辞沉默了片刻,道:“喝醉走错了。”

  月皊垂下眼睑,声说:“三郎酒量很好,不会喝醉的……”

  江厌辞转眸,沉默地望向月皊。

  过了好一阵子,他忽然抬手捏住月皊的下巴,迫转过头的她将脸转过来。

  四目相对,江厌辞直接吻了去。

  月皊惊愕得长大了眼睛,用力去推江厌辞。

  江厌辞怕她挣扎得太凶,磕到了她的唇,便放开了她。

  月皊手忙脚『乱』地站起身,连连向后退去,抿着唇望着江厌辞,她脑子懵懵的,口不择言:“三郎喝醉了……”

  江厌辞忽然轻笑了一声。

  月皊后知后觉己说了什胡话,立刻咬了下唇再将柔软的双唇抿起,不再吭声了。

  江厌辞拉椅子,在月皊刚刚坐的位置坐下来,目光落在桌面的木盒。

  他问:“我的生辰礼没准备吗?”

  月皊仍旧抿着唇,不吭声。

  江厌辞也不追问,沉默下来,视线一直落在桌面的那个木盒。

  月皊见他一直盯着那个木盒,生怕他下一刻将盒子打开。她走过去,想要将那个木盒拿走。

  她的手未碰到桌子的木盒,手腕已一步被江厌辞握住。

  江厌辞轻轻一拉,就将月皊拉过来,拉到了他的腿。月皊的『臀』刚碰到江厌辞的腿,立刻急着想要起身。江厌辞的手臂环住她的腰身,将她的身子紧紧禁锢在怀,弹不得。

  月皊试了试,次都没能从江厌辞的怀中挣开。

  月皊转过脸来,望向江厌辞,撞见他的目光,他一直望着她。

  一想到明日就是分别的日子,月皊一直在推江厌辞手腕的手慢慢软下来。她心也跟着软下来。

  过了明日,日后再见到三郎的机会就会变得很少了吧?年节等重要日子,她兴许会门来见阿娘。而平日,则会不太方便再门。更何况,这些都该是三郎说亲之前的事情。若三郎开始说亲,她便再也不会门。

  一方面是为了避嫌,另一方面她也没那个勇气再门。

  她垂下眼睛,神情低落着。

  好半晌,她主抬起手来,将手心轻轻覆在江厌辞的手背,低声:“三郎以后要好好的。既然没痛觉,就要格外注意己身的伤好。臂的伤已经反反复复裂开好些次了……”

  “真的没给我准备生辰礼?”江厌辞又问了一遍。

  月皊眼睫颤了颤,抬眸望向他,慢慢蹙起眉来。沈元衡都知道大家年纪大了要避嫌,她这样尴尬的身份哪能给他准备生辰礼呢?

  “头一回过生辰,居然连份礼物都没。”江厌辞道。

  月皊辩解:“胡说,阿娘和姐姐都给了你礼物,别家也好些送了礼的。”

  江厌辞沉默了片刻,再道:“太子殿下画工精湛,戚平霄学识渊博记得你的忌口。唯你的三郎一无是处连个生辰礼也不值得准备。”

  月皊微微睁大了眼睛,惊愕地望着他。

  他在说什呀?

  好半晌,月皊心生出微微气恼,她抬手在江厌辞的胸口奋力推了推,红着眼睛说:“你胡说八道,你欺负。”

  “我要生辰礼。”

  ——这是江厌辞这一会儿工夫,第三次提到生辰礼。

  月皊泄了气,她退步,无奈地低声:“好,我补给你成不成?我、我去跟元衡学一学怎雕胡萝卜成不成?”

  江厌辞想象了一下月皊揪着个眉头雕刻胡萝卜的模样。他笑了,道:“算了,怕你这辈子都学不会。”

  月皊无奈,只好问他:“那你想要什样的东西?你说,我去给你买。”

  “我要你。”江厌辞道。

  月皊愣住。她呆怔地望着江厌辞好一会儿,抬起手来推他,即推不开。

  “你、你……”月皊点生气了。可是她说不出难听的责备话,琢磨了半天,吐出一句:“你不是也没给我准备生辰礼?凭什来这胡闹我。”

  “准备了。”江厌辞说。

  月皊低下头不去看他,声言语般地嘟囔着:“给我我也不要……”

  江厌辞又说:“我己。”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