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骨头_野狗骨头
笔趣阁 > 野狗骨头 > 第39章 骨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9章 骨头

  苗靖没开玩笑。

  水果刀是旧物,是十几年前陈异给苗靖让她塞在枕头下防身用的,银色长柄,分量沉,小巧锋利,一不留神就能在手指头划个小口子,当然在陈异的脸颊上也特别好使,甭管他脸皮多厚,苗靖手上稍稍用力,划破的皮肤下有血珠慢慢渗出。

  这点疼对陈异而言不算什么,纵使他手臂缠着绷带,手指也能灵活控住她的手腕,但看着她那副严肃认真的面孔,他就有点懒洋洋的坏劲,忍不住要笑——这臭丫头知道他是谁,手里握过什么,混过什么日子吗?

  他妈的真能耐,在病床上拿刀指着他。

  “陈异!!”

  她看他笑得略无忌惮,秀眉高挑,手腕再轻轻施力,陈异面颊有针刺般的冰冷痛感,血珠滚落成线倏然滑过脸颊,深入倒影在她双眸里的嚣张笑脸慢慢收敛,最后最唇角凝成玩世不恭的微笑,黑眸熠亮,语气仍是闲散不羁。

  “想弄死我?”

  她板着漂亮的脸,微微拗着下巴,就特别有冷傲酷妹的精神气“告诉我!”

  他偏颊,避开眼皮子底下的刀“告诉你什么?”

  “所有的事情。”银色刀锋不依不饶贴着他,苗靖语气也是冷的,“为什么台球厅失火,周警官一直来找你?他是刑警,这是个刑事案件?”

  “我怎么知道,你问他去。最近藤城太平,估计这帮警察闲的。”他散漫又好笑答她,“你他妈先把刀拿开,抽什么疯,没看见我流血了?”

  她眨了眨密绒卷翘的睫毛,樱唇抿得苍白,沾了血的刀锋浮起微毫,又镇定地往下滑,刀尖力度极其精准沿着脸颊划过下巴,寒意和她面容的冷肃逼迫陈异挑眉昂首,极具威胁性的戳在了他的喉结。

  满满的威胁性。

  高高凸起的喉结浮在薄薄皮肤下,最锋利的尖端一下下滚动,着染一点猩红的血,再配上同样锋锐拽酷的银色刀锋,这场景冷感又性感,肾上激素瞬间飙升,饶是陈异,也心里骂了声卧槽。

  “为什么总是要赶我走”

  “为什么我念大学,你就不再联系我?”

  “这六年你都去了哪里?干了什么?为什么最后开了台球厅?”

  苗靖脸色冷艳且肃穆,握刀的手腕极平静镇定,镇定得下一瞬刀尖划破喉咙也不会让人怀疑。

  “有什么好问的?我又不是没跟你说过。”陈异眉眼懒散,不以为意摊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忍不住扭过视线去找烟盒,这会刀尖戳着他,再看着她的眼睛,他忍不住想抽烟,“把我烟盒拿来。”

  “先回答我的问题。”她语气波澜不起,沉冷得像冰,“陈异,你看着我说话。”

  他压根无视这把匕首,不耐烦啧了一声,舌头在唇腔划过半圈,摆出个正经模样,半阖着眼,斜斜睨着她“苗靖,老子是你老子,你敢这么对我,谁给你的胆子?”

  她眉尾压着明眸,朝他冷峭一睇,眸光雪雪又勾魂摄魄,陈异还没从她潋滟眼波里回过神来,猛然觉得颈上吃痛,冰冷冷又火辣辣的,似乎有血悄悄冒出来,伤口不深,湿漉漉渗进病号服衣领,知道又被她狠心剌了一刀,蹙着剑眉,倒抽了一口凉气,脸色顷刻不爽“你他妈的来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她圆眸直瞪,柳眉倒竖,神情隐隐埋着长久的怨恨和不甘,染着血色的刀尖沿着喉管继续往下,像一条附骨的冰锥,她冷漠直视着他,纤细白皙的手掂着刀,刀锋轻轻挑开他病号服的第一个纽扣,妖艳刀刃停在他的胸膛,玫瑰色的唇似乎往上勾了勾,清澈瞳眸蕴藏冰霜,“你猜我敢不敢动手?你和周警官那么熟,不如直接报警,说我……持械杀人……”

  宽坦胸膛敞露一片蜜色肌肤在她眼前,男人的皮肤温热柔韧,触感细腻,和银色利器十分映衬,陈异黑黢黢的眸子凝视着苗靖,于袅娜纤弱,洁白无瑕中隐藏的冷戾瑰丽和妖冶眩目——他丝毫没在怕,只是觉得这时的苗靖,有股森冷又惊艳的性感,像带刺带毒的冰川玫瑰。

  “报警?”他舒舒服服躺着,要不是手臂缠着绷带不方便,甚至还想将双臂搁在后脑勺枕着,浓眉高挑,好整以暇,“老子养你那么多年,你凭什么弄死我?我记得也不欠你什么,你这个小白眼狼,念过几年书,都学了什么玩意?再说了,你打算怎么弄死我?把我手脚捆着,让我躺在床上,一刀刀把我捅死?”

  这话提醒了她,苗靖秀眉舒展,手指温柔抚摸着他整条手臂,微微一笑“当然不是喽。”

  她坐在病床边缘,踢掉单鞋,身上穿的是条长裙,裙摆下一双柔软光洁的腿,再抬头睇他,眼神含羞带怯又意味深长,身体贴近他的胸膛,幽香突然扑面,陈异以为她要挨着他躺着,还自觉往旁挪了挪,哪想苗靖纤腰一拧,裙摆一撩,转眼已经跪坐在他腿上。

  不像凶案现场,像情趣现场。

  陈异……

  苗靖又玩闹似地拎着那把小巧沾血的水果刀,继续戳在他胸膛,浓睫垂着,尖细的刀锋冷冷贴着胸膛下滑,有点凉,有点尖锐的疼,还有点别样的刺激,她的面色也是冷的艳的,专心致志挑开病号服下一个纽扣,松垮的蓝白色条纹衣被拨开,露出大半胸膛,流畅利落的胸肌,零星浅疤,紧实的肌肉群。

  ……

  肾上激素继续飙升。

  陈异双眸漆黑又兴味,甚至暗含兴奋,她了然,清凌凌睇他一眼,慢条斯理开口。

  “周警官找你,是不是你犯了什么事?是什么案件的嫌疑人,要抓你归案?”

  他脱口而出“当然不是。”

  “那就是你们俩勾结一起,你犯了事,他包庇你?”

  狗男人斩钉截铁,面色不悦“没有!”

  答案令人满意,苗靖抡着水果刀往下滑,力道没控制好,戳破一点油皮,针扎似的疼得有点暗爽。

  刀尖继续挑开下一个纽扣。

  “你这几年,有没有做过还没被人发现的坏事?偷盗抢劫,黄赌毒,杀人放火,走私诈骗?”

  陈异目光隐隐滚动,语气却啼笑皆非“你不是不让么?”

  “不让你做,你就真没做?”

  “没做!”

  苗靖唇角藏着一抹淡笑,连续挑开一颗纽扣,抬头撞见陈异的目光,亮得惊人,亮得诡异。

  “有没有随便跟女人鬼混瞎搞?”

  “没有。”

  “真没有?”

  他骂骂咧咧“没有,你他妈天天咒我得病,走的时候说泪汪汪让我正经谈恋爱过日子么,鬼混个屁,我在你心里是不是就知道鬼混?”

  “我走之后,交过几个女朋友?”

  陈异蹙眉,对这个问题似乎不满,水果刀的刀尖猛然施力,又是火辣辣的痛感,再抽一口气。

  “两个!”

  “哪两个?涂莉,还有谁?”

  “赌球认识一个女的。”

  “你撒谎。”苗靖眸光冷冷,又开始拧刀尖,“我刚念大学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你说你身边有别的女人了!让我少找你!”

  “没有。”他脸色一黑,眉毛耷拉着,“我……那时候没有,天天忙得要命……哪有心情找女人。”

  “为什么要骗我?”

  “你不好好念书上课,老想着找我干什么?老子天天忙成什么样,还得应付你。”他撇嘴,“够烦。”

  苗靖默默看了他一会,挑开衣服最后一颗纽扣,衣襟拨开,健美胸肌和平坦小腹坦荡露在她面前,陈异也低头,颇为自豪瞄了眼,比起六年前的毛躁小青年,他更健硕精壮,资本更雄厚。

  刀尖沿着平坦小腹往下游走,停顿在条纹长裤,犹豫了两秒,轻轻挑起白色系绳,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

  陈异眼神阒黑,身上那些零零碎碎的小伤口也麻木无感,更刺激的体感弥漫起来。

  苗靖心平气和问他“有没有想过我?”

  “有……”

  “有多想?”

  他呼吸有点急促,眼尾泛着淡红“很想……”

  “很想是有多想?想了多久?”

  男人的嗓音喑哑低沉,萦绕如点燃的香烟,不知是被生理驱使的有意挑逗还是深埋的心声“想了很久,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