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骨头_野狗骨头
笔趣阁 > 野狗骨头 > 第40章 骨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0章 骨头

  这话语从他喉腔里拖曳出来,喑沉如低音炮,迷离性感,撩拨心弦。

  尾音未落,苗靖脸色微寒,抬手干脆利落给了他一个巴掌。

  耳光清脆且重,迅速且疾,带了狠重的力道和怨气,她巴掌连带着手臂都麻了,冷不丁这么一出,陈异的脸被狠狠抽偏,鲜红的掌印浮在脸颊,配上水果刀划出的血迹……毫无性感暧昧可言,反而狼狈尴尬。

  ……

  这出其不意的巴掌的确很痛,陈异龇牙,情不自禁想摸自己的臭脸,又缓慢得抬不起手臂,整个人都显然呆呆的,钝钝的。

  被她……扇懵了?

  心头那点旖旎心思瞬间灰飞烟灭,英俊脸庞微微扭曲,脸色迅速发青发黑,胸膛恼得冒火,眼神黑沉幽暗,不自觉带着丝狠戾。

  他妈的!!!

  能不能按常理出牌?

  看着面前那张倔强冰雪的脸庞和冷淡尖锐的明眸,还有苗靖眼里突然浮现的一抹潮红,陈异眼里的火又嗤一声灭了,半阖着眼,沉沉磨后槽牙。

  磨牙声嚯嚯。

  这辈子只有这一个人敢这么对他。

  苗靖脸色冷到的极致,举起尖利的刀锋,对准他的眉心,冷声挑衅:“既然这么想我,六年都没联系我?想了这么多年,也没耽误你跟人浓情蜜意,我回来,也没少见你跟女人眉来眼去。”

  陈异咬牙,再咬牙,英俊面庞绷得死紧,绷出了青筋血管,很有弄死她的冲动。

  他重重冷哼,忽略眉心的锋利,睁开眼冷淡直视她:“我想什么?想跟你睡觉?我脑子只想着那档事?对,也不是没想过,那后来呢,日子不过了?人不活了?我还指望什么?逢年过节的时候,想想每天等我吃饭的人不行?看见路上的高中生,想想当初那个穿校服的小白眼狼也不行?就算不是亲的,好歹一起生活过那么多年,我他妈养条狗等它死了清明节也要烧点纸,亲手养大一个人,就不能想想别的?”

  语气很轻佻很无所谓,但偏偏就有那么点若有若无的酸意。

  他在万家灯火的夜晚,也会点一支烟,想起那个倔强的女孩,想起他们一起度过的日子,和她捡破烂,带她飙车,一起居家过日子,过最后的疯狂,而后把烟头扔下,重重碾一脚,迈向远处的人影。

  陈异拗着脸不看她,喉结重重滑动,脖子上的血还没止住,蜿蜒留下一道狼狈的血痂。

  苗靖闭了闭眼睛,默然半晌,把刀尖挪下,又回到他的腰际,轻轻挑开长裤抽绳。

  陈异没那心思,不干了,动动腿,轰她下去。

  她眼里含着绵绵光芒,幽幽问他:“在你眼里,我是妹妹?是家人?还是睡过觉的女人?”

  他良久不说话,最后低声道:“谁知道呢,我们两个人在家里过的乱七八糟的,要是亲兄妹,也干不出那种事来,你又把我当什么?总不会是亲哥吧。”

  是一段畸形又放纵成长的关系,情绪太过复杂,年少的他们都很难定义彼此的在各自心里的地位。

  苗靖的心态又慢慢平和下来,绵密的睫低垂,望着自己手中的刀,轻声呢喃:“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过的?”

  “怎么过的?”

  “大二那年,我妈联系我了,过来见了我一面,在我面前哭了很久,没消息的那几年,她其实过的也好,那笔保险金被男人骗走了,她身上没有钱,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苦日子,她说不是有意扔下我不管,只是她也没有办法,其实她偷偷打听过我一次,我那时候已经在读高中,上着学,成绩好,还住在家里,比跟着她强多了,后来她日子好一点,又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回老家之前来见我一面,跟我聊了很多,跟我说对不起,很欣慰我有今天,后来我跟她断断续续联系,偶尔打个电话。”

  “在学校的日子也不错,大学念的工科,系里男生多女生少,宿舍相处很融洽,老师同学都很照顾,学校很漂亮很热闹,各种活动和社团都很充实,学习也不算难,我上课之外,还出去实习兼职,学会化妆和穿衣打扮,参加一些大大小小的活动,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人和事情,我和朋友半夜爬山看日出,在国际会展中心当志愿者,和老师一起喝咖啡讨论问题,那种生活跟以前……真的天差地别,完全不一样……我像一条从水沟里的小鱼,突然游入了大海,很广阔绚烂的世界……没有人知道我从哪里来,没有人知道我过去的生活,很轻松,很自由……我真的特别喜欢……”

  她回忆着以前的日子,看着他,唇角带着笑意,眸里浮动着喜悦的光芒,这种绚烂光芒也感染了他,他怔怔看着,心头微酸微甜,也禁不住咧嘴笑笑。

  “我看你每年还拿奖学金,拿过什么科技比赛奖。”

  “你怎么知道?”她勾唇反问。

  “学校网站不都有公示么……什么名单表格,还有新闻资讯,还拍过什么大学生活动照片,你站在人群里,露着个侧脸,白白瘦瘦的,下面有人说你是系花,又漂亮又清高,很难追啊。”他闲闲感叹,语气带点酸溜溜的,“我看你过的也的确不错。”

  苗靖笑靥甜美:“我第一个男朋友追了我两年,他人特别好,很阳光开朗,也很会照顾人,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男生也可以这样,很干净礼貌,不说脏话,很有教养,也懂得退让迁就,从来不跟人吵架,做什么都特别让人舒服。”

  陈异脸上的淡笑隐隐挂不住,急需一根烟缓解情绪:“这样不挺好么……”

  他喉结滚着,话没说下去。

  苗靖身体往后挪了挪,刀尖继续往下,挑开了他的长裤,眨眨媚眼,薄薄的刀刃斜斜贴着他的身体,露出个神秘莫测的浅笑。

  陈异眼睛一瞪,心尖一凉,脸色青白交加,她这打算在他那里骟一刀?报复他?

  “苗靖……老子可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啊……”

  “你现在有多少钱?”苗靖偏头,很认真问他,“除掉那些固定资产,扣掉台球厅出事要花的钱,有多少流动资产?”

  他皱眉,不知道她心底打的什么主意,心惊胆战盘算:“十七八万块钱。”

  “没打算攒点钱结婚?”

  “结什么婚,变成陈礼彬,再养一个陈异出来?还不如杀了我痛快。”他嗤笑,“老子还年轻,十年以后再说。”

  苗靖打量着手中的匕首:“那张银行卡我已经还给你了,里面有我存的二十万,算我连本带息还给你的,银行卡的密码没变,你自己把钱取出来花吧。”

  “你才毕业几年,哪来那么多钱?”他神色愣怔,语气不乐意,“谁让你把钱存进去的?”

  “你都说我大学拿奖学金,我还自己打工兼职,工作后也我也攒了些,把我所有的积蓄全都给你。”苗靖语气顿了顿,思忖片刻,又平静开口,“陈异,你记得吗?我以前说过,总有一天,我会把欠你的钱都还给你,谢谢你收留我,养我,给我钱上大学,从这以后,我再也不欠你什么,扯平了,两清了。”

  他胸膛起伏,气息烦躁:“这么说,你还专程回来还债的?”

  “对,我好不容易才把攒了这么多,正好因为岑晔的事情,也有机会回来一趟。”苗靖语气微讽,冷淡微笑,“真的不用你口口声声不耐烦赶我走,你好好把钱收着,我有自己的安排,等到要走的时候,我自然就走了,这次走之后,我保证这辈子再也不会回藤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再也不会跟你有任何关系。”

  “行!!你真行!真好!!”

  陈异眼睛狠狠一闭,再不说话,身体摊着,心灰意冷躺在病床,心头泛起绵延酸痛,针刺一般。

  每一下,她都能精准戳在他痛点上。

  单人病房安静了那么一会。

  “陈异。”唤他的嗓音突然温柔又轻飘。

  他脸色灰败,装死不说话。

  她直接捅死他算了。

  身上有窸窸窣窣的动静,柔软无骨的手轻轻抚摸,他身体重重僵了一下,对这突如起来的欢愉提不起兴致,但身体自发自觉在相应。

  “最后一次?”她俯身,柔软幽香的身躯贴近他,“陈异?我也时常会想起以前的日子……”

  很温柔缓慢,灵与欲,爱与怨,都好像消融在这一瞬,她主导着,他睁着幽暗的眼,病床的空间有限,身上衣服未解开,但掣肘才是绝佳的状态。

  两人衣裳凌乱纠缠在一处,她伏卧在他胸膛,他吻她汗湿的额头:“就这么点力气?”

  苗靖眼神空濛疲倦,在他怀里休息,细细地喘气,最后懒懒起身,整理自己的衣裙,去洗手间清理身体。

  从洗手间出来,她又是那个冷静的苗靖,走到病床前,在他沉默不语的目光中拉开一个抽屉,取出烟盒,慢悠悠点燃一根烟,塞进陈异嘴里。

  出事后的第一根烟,陈异笨拙捏着,慢悠悠抽一口。

  很久不抽烟,再抽起来,烟是苦的,涩的,呛烈的。

  他皱着眉头,沉默寡言抽着这支烟。

  苗靖手指梳着自己的长发,突然想起点什么,回头看他:“对了,我手机里还有点东西,想让你听一听。”

  “什么东西?”

  她把手机搁在椅子上,点开了那段录音。

  略带沙沙模糊的声音回荡在病房里——是之前周康安和他的对话,两人聊台球厅的那场火,聊翟丰茂的潜逃和陈异打算再去一次云南的计划。

  陈异叼着烟,身体久久僵住,一截烟灰掉在身上也浑然不觉。

  他妈的……

  苗靖。

  好手段!

  窈窕纤细的身影倚在窗边,抱着双手,眼神平静深邃,神情淡定看着他。

  “这就是你消失的原因吗?陈异?”她站在窗前柔声问他,温婉一笑,“在我走后不久,藤城一次冲突里,波仔腿瘸了,你跟我失联了,那家夜总会查封了,你彻底消失过两年零四个月,在云南?跟那个什么藏匿的翟老板有关系?你们怀疑台球厅失火是在报复你?云南,缅甸,金三角,这些地方肯定跟毒品和枪支有关系。我那年报警举报过你吸毒,听见你打电话,周康安联系过我,他后来还帮过我的忙,你消失后,他还安慰过我,他是刑警,你跟他有关系,他却不抓你……陈异,你是不是帮警方做过一些事情?”

  陈异眉头紧蹙,表情讪讪没说话。

  “我并不想再去了解什么细节,也不想彻底清楚前因后果,一切都没有意义。但是我如果把这段录音放出去,你是不是就死定了?”

  她目光柔柔望向她,蕴藏深意。

  “苗靖,你他妈……”他怔住,“你他妈也太……疯了吧。”

  她耸耸肩膀,过来收拾东西,语气很淡定:“我打个电话,让波仔过来陪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