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骨头_野狗骨头
笔趣阁 > 野狗骨头 > 第27章 骨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章 骨头

  苗靖嫣然含笑,秋水盈盈,自然放松站在他面前,扯下发带,一头蓬松长发披散而开,随着她的动作撩过肩头,再抬头觑他,高领针织衫随着手臂上展的动作缓缓褪出妖媚躯壳,质感柔滑的长裙沉甸甸坠在地面,她踢开单鞋,光脚随意踩在衣物上,少少布料的黑色绸质内衣光泽精致,包裹雪白纤细肢体,有温香软玉的甜白釉瓷的质感。

  宽松衣物掩盖下的身体出乎意料的娇美。

  陈异坐在沙发纹丝不动,只觉浑身血液冷然缓缓流动,无动于衷看着眼前人,漆黑双眸格外淡薄,目光却牢牢黏在她身上。

  那视线有如实质,像透明的蛛丝,游走在她的头发、眉眼、嘴唇、脖颈,回味昔年施予的温度和力道,那些兴致勃勃又隐秘疯狂探索中甜蜜下,流的记忆,深井般的目光像深埋的冰雪,隐隐绰绰埋着青色冷焰,在厚厚的冰层下无声跳跃。

  她走近,他大腿有重量下陷,纤纤玉指停留在他冷峻的脸颊。

  迎面见一片欺霜赛雪,陈异滚了下喉结,漠然阖眼,手却自觉环住她的纤细腰肢。

  良久之后,嗓音嘶哑:“夏天的时候,你身上冰冰凉凉的,等天冷一点,又是温热的,抱起来特别舒服。”

  “天天穿得严严实实,其实皮肤很娇嫩,随意亲一亲,就能亲出吻痕来。”

  “撞在这里,红痕一大片,第二天早上才能消退。”

  修长手指若有若无轻轻摩挲。

  苗靖极力屏住紊乱呼吸,身体绷紧,搭在他肩头的玉臂轻轻颤抖,眼波潋滟晃动,贝齿咬着唇瓣。

  不知道是妒火中烧还是醋意弥天,他的语气反而格外克制冷静。

  “他们有我厉害吗?”

  她颤声问:“哪方面?”

  他语气温柔亲昵:“你说呢?”

  “当然……”她半阖着眼,艰难咽喉咙。

  深邃漆黑的眼眸倏然睁开,熠亮乍绽,定定落在她身上,细细打量,唇角慢慢勾起,浮起个冷艳浪荡的浅笑:“为什么不对呢?”

  苗靖微微愣怔。

  “在酒店没做吗?洗完澡之后,你身上会清凉,也有水汽和沐浴露的香气。”大掌肆意揉捏她无暇肌肤,“七个小时,做什么都足够,怎么没亲没摸,一点痕迹都没有?”

  苗靖闷闷惊呼了声,咬唇止住自己的声音。

  他太阳穴血管暴涨,全身紧绷如铁,气质冰冷又戾气弥散,手臂肌肉过于用力而贲张:“会特别湿软,随便摸摸就能滴水。”

  乍然粗暴动作,苗靖眼尾泛红:“陈异。”她娇软无力喊他的名字。

  陈异眉头紧锁,硬硬咬后槽牙:“不是为了我回来。谁他妈稀罕你回来,给你脸了?回来还勾引我、闹腾我,你当我是什么人,老子混社会的,你跟老子玩?你他妈找死?”

  他全身坚硬如石,滚烫炙热,心思却冷冰冰,粗糙指尖恶劣,苗靖连声难耐喊他的名字,她断断续续说疼,挣扎着蹭动逃脱他的禁锢,面色绯红跌在他手臂急喘气。

  这会有什么心思风花雪月,臂弯里的人妖精似的妖冶带刺,从她回来起,他本来快活逍遥的日子翻了个底朝天,哪天不是煎熬,她要是乖顺,这日子还能这么过,偏偏要搞事,这儿那儿折腾他,那张樱唇怎么能说出那么多戳肺管子的话,把他一颗心翻来覆去在油锅里炸,以前也就知道给他添堵给他惹事,他这辈子又什么时候欠过她什么。

  大掌毫不留情,他抬手揍她,表情狠戾:“我他妈是你哥,你敢这样对我?老子混了十几年,还栽在你手里?”

  一下下的清脆掌声打破旖旎气氛,她翘臀又痛又麻,羞恼又难堪,在他身上手蹬脚踢挣扎,脸红得要滴出艳色。

  “陈异!陈异!!啊……痛啊……”

  巴掌声不停,他爆粗口。

  “记不记得小时候是怎么揍你,你他妈敢对我说那些话,活腻了是不是,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吊我?故意吊老子玩,出去几年出息了,想回来度个假,显摆什么?男人手段都使我身上,是不是特爽特刺激?啊?”

  苗靖眼里噙泪咬牙:“你不也是很爽?趁着我不在,让涂莉穿我的裙子跟你上床,事后还偷偷把裙子洗了,你玩的不是也挺刺激。”

  “没做,刹车了。”又拿这事怼他,他勃然大吼,最后一巴掌狠狠揍她,“我他妈说话算话,从你回来起,什么时候不是在迁就你!”

  她软软倔倔趴在沙发上,只觉得屁股火辣辣的疼,又觉得羞耻难当,樱唇跟秀眉一块噘着拧着,眼里的泪意隐隐滚着,陈异被气得脸色铁青,头脑和身体感觉被割裂,不知道戳出多少破洞,冰冷和炙烫在身体里交汇汹涌,他身上颤抖得厉害,灼急翻烟盒,颤颤叼着过滤嘴点烟,火星亮起,连着猛吸几口,瘫倒仰头,心底才觉得好受了些。

  冷厉眼睛藏在浓重强烈烟雾里,苗靖的半边身子蹭着他,一张脸却埋在凌乱发丝里,他端着手臂,半支烟后,把烟叼在嘴角,推她一把,语气轻浮:“老子没兴趣,你不是要做么?自己上来,让我看看你多能耐。”

  苗靖被他推着拧起身,略抬了抬头,眉眼丧丧的却也没精力,只是顺势随着他的动作把头颅蹭在他腿畔,偶尔轻轻眨眨睫毛,抿着唇,沉默冷清蜷着身体。

  陈异连着抽了两根烟,烟雾搅得客厅昏沉幽暗,他这一天过得不知多少煎熬,晚上又喝了酒,也实在懒得动弹,大手大脚往沙发横着一躺,手臂触到她冰冷薄薄的肩膀,小小一团蜷在身边,沉着气,阖着眼,也没说话,狠狠心把人一拖,拖到怀里,塞在沙发和身体缝隙里,胸膛抵着她的后背,随手拖过一条沙发巾,抖开盖住,闭眼睡觉。

  不算宽敞的沙发,挤得密不透风也勉强能塞下两个侧躺的成年人,苗靖身体被身后体温熨得回暖,醇烈烟酒的气息围裹着光洁肌肤,遥远又熟悉,分外有安定感,不知不觉,竟然也就这样闭眼睡了。

  做了相似的梦。

  那个炎炎夏日,在窗帘紧闭、光线晦暗的房间,嗡嗡的电扇吹出凉意,两人相拥而眠,耳鬓厮磨,窃窃私语。

  这个依偎入眠的睡姿维续不了整夜,约莫凌晨两三点,两人从熟睡中辗转翻身,模模糊糊感知身边人,都在半梦半醒之间,意识模糊游离,不知道谁先开始,是耳畔一个轻吻,而后游离到脸颊,最后觅至柔唇,极尽缠绵的亲吻吮吸。

  半睡未醒,交缠的呼吸迷蒙醺离,清甜微香的气息和淡淡烟草味混搅在一起,身体有本能的喜欢、舒畅、微悸,身心防线全然迷失在亲吻的愉悦里,这是介于过去和现今的一个模糊时段,无人想要追究到底是过去,还是现在,黑漆漆的客厅回荡着暧昧声响,一切又重归静谧。

  两人都闭着眼,细细轻轻喘息,他埋头在她长发里汲取她的气味,她枕在他的臂弯,在他怀里休息,手指来回抚摸他的光滑肌肉,梦呓般的低语。

  “我不在的这几年,你都在做什么?”

  “混日子,赚钱。”

  “还有呢?”

  “玩。”

  “想过我吗?”

  “偶尔。”

  “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

  “没有。”

  “波仔的腿为什么瘸了,那个夜总会后来怎么了?你后来去哪儿了……”

  “这种事有什么好提的,我现在是正当身份,从良了。”

  他搂紧她,又陷入了沉沉睡眠,苗靖阖着眼,安安静静蜷着,伴着安静呼吸再一次陷入梦乡。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