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骨头_野狗骨头
笔趣阁 > 野狗骨头 > 第26章 骨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章 骨头

  苗靖高二开学,十七岁没有多愁善感和少女情怀,进了理科班,忙着学习,开始触碰高考的一点衣角,陈异职高毕业,起初当了夜总会内保,说白了就是午夜看场子,摆平找茬的客人,两人的生活轨迹这时候开始明朗分化,苗靖不住校,白天在学校,早晚骑自行车上学回家,陈异晚上六点上班到次日凌晨四点,其他时间跟人打球吹水吃喝玩乐,十天半月,两人在家都难得看见对方。

  苗靖每天早上六点半出家门上学,偶尔能遇见陈异回家睡觉,有时候他穿衬衫西裤皮鞋,有时候换回t恤牛仔裤,旁边邻居对他早已避之不及,他刚熬夜回来,皱着眉,吊儿郎当叼着烟,看见苗靖坐在桌边喝牛奶吃鸡蛋,扔几百块钱给她,她摇头说不要,他进浴室洗澡,说是打台球赢的,让她留着充饭卡。

  现在倒真是不缺钱,苗靖再也不用担心生活费或者学校的各种补课费,陈异夜场工资够他吃喝,他闲时跟人赌球,一盘斯诺克三五百,赢多输少,能拿回家的钱也绰绰有余,一个月零零碎碎给苗靖一两千,完全够她吃穿,再也不需要去买地摊货,可以穿漂亮的衣服和同学出去娱乐聚会。

  苗靖拿着这些钱,给两人买衣服买鞋子,淘汰破旧的生活用品,更换家里坏掉的器物,她踮脚踩在架子上给家里的旧灯管统一换节能灯,陈异站在下面伸手。

  “给我。”

  “你敢吗?”她低头看着他,“我没关电闸。”

  “我现在还怕吗?”他叉腰站着,仰头看她,笑意稍浓,“你换灯泡不关电闸,想死啊?”

  “我物理电学很好。”

  “能有多好?能好过专业电工?说大话小心装雷劈。”陈异扯她裤腿,“下来,去把我房间的床单铺下。”

  “好。”她拍拍手,瞳眸带笑着从架子上爬下来,“餐桌腿有点晃了,也需要钉一下。”

  “家里还有什么要换要修?”

  “电饭煲也坏了,能修吗?”

  “买个新的,也没多少钱。”

  “我们现在都不太在家吃饭……”

  “既然有钱了,当然要出去吃。”

  “我做饭难吃吗?”

  “难不难吃你心底没数?这两年吃了多少顿面条?啧……怪不得你长得跟面条一样。”

  长得像面条吗?清汤寡水很难看?

  苗靖觉得又酸涩又好笑,她现在中饭和晚饭都在学校解决,陈异的一日三餐更是外头应付,她每周只有一天休息,正好和陈异的休息时间错开,一个像太阳,一个像月亮,两人难得能凑到一起,给家里修修补补添点东西。

  陈异十八岁生日,也是平安夜,日子照常过,他早上五点才下班,跟同伴吃完宵夜回来,开始习惯熬夜,早上这阵都是靠着抽烟打精神,和苗靖在楼下匆匆打了个照面,那校服套在她身上就是空荡荡的,毛线围巾裹住半张脸,露出秀气的眉毛和眼睛,推着自行车跟他说早上好。

  声音像瓦片上的青霜,不怎么有情绪,但好听。

  “冷不冷?”

  “不冷。”她反问他,“你冷不冷?”

  他一身烟味,黑色连帽衫里是白衬衫,帽子拉在头顶,挺浪荡厮混的模样。

  “不冷,快上课去。”

  苗靖点头,闷头赶路。

  中午她没留在学校,上完课匆匆买了个生日蛋糕,拎着蛋糕回家去,陈异刚刚起床,撑在房间地板地上做俯卧撑,薄薄的肩背斜方肌随着动作扯动漂亮线条,在夜总会他不报真实年龄,总之为了不让人看出他只有十八岁,需要更精壮的体魄和老成的状态,家里到处搁着哑铃和健腹轮各种健身器材。

  门一开,两人都愣了。

  陈异只穿着条内裤,光着膀子撑在地上,大汗淋漓抬头,苗靖不确定他在不在家,拎着蛋糕盒扭头望过来,正好看见他后背绷到脚背的笔直线条和翘挺浑圆的臀,脸突然微红,强装镇定把蛋糕盒放在桌子上。

  他从地上弹跳起来,从容不迫的动作微泄急促,退到她视线之外,套上长衣长裤:“你怎么回来了?”

  “我买了蛋糕,还有一点吃的。”苗靖拆开围巾,“你吃午饭了吗?”

  “还没。”嗓音闷闷的,“刚起床。”

  “我做饭可以吗?”

  “随便吃点,你怎么回来了?下午不上课?”

  “下午第一节体育课,我请假不上,可以晚点去学校。”她手上还拎着个袋子,“今天平安夜,大家都送苹果。”

  他知道,这两天夜总会有party和狂欢节,演出挺精彩的,一股纸醉金迷的味儿,也有女的送他巧克力和苹果,他没带回来,都分给了别人。

  穿好衣服,陈异面不改色出来,看见蛋糕盒,启唇怔愣了下,但没说话,转身进了洗手间洗漱。

  苗靖顺手买了两样熟食,半个小时煮饭,炒两个菜很快就能端上桌吃午饭。

  两人坐在餐桌边,苗靖端起碗筷,又拿不定主意问陈异:“那个……应该是先吃蛋糕吗?还是吃完饭再吃蛋糕?”

  “我哪知道。”他大大咧咧把蛋糕拆开,“反正都是放进肚子里的,跟菜一起吃。”

  奶油蛋糕只有六寸,不大,刚好够两人吃,还送了数字蜡烛和生日帽,陈异看着苗靖把十八岁的蜡烛插上,生日帽他觉得太蠢,扔进了垃圾桶,打火机呲一声闪出火苗,两簇火光倒映在四只眼睛里,苗靖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活跃气氛,陈异面色淡定也丝毫没有一点喜庆,呼一口吹灭了蜡烛,挖了两块蛋糕出来。

  “吃。”

  “谢谢。”

  两人都埋头吃了蛋糕,苗靖突然含着勺子:“十八岁成年,挺重要的。”

  “嗯。”

  “我没给你买生日礼物,因为花的都是你的钱。”她小小声,“买贵了买便宜了,都不太合适。”

  “有空去帮我买双鞋,要皮靴,好一点,踢人、耐操一点。”

  “……”苗靖瞪圆了眼,“不要打架,不要说脏话……”

  “……”陈异抽抽唇角,埋头吃蛋糕。

  两人又吃了菜,陈异问苗靖生日是什么时候,她说4月19号,家里似乎没有过生日的气氛,陈异从来没有过生日,但苗靖的生日,魏明珍要是能记得,会给她一点钱,给苗靖买几块糕点。

  苗靖下午三点去学校,陈异也差不多那时要出门,吃完饭还有点时间,窝在沙发打开电视,把没吃完的蛋糕拿过来,左右插两个勺子,就这么你一口我一口,也就吃完了。

  两人一起搭公交,两只手扶着同一个站杆,并肩站着,陈异比苗靖高一个脑袋,低头瞟了身边人两眼,伸出手指头在她鬓角一擦,苗靖茫然抬头。

  他扯唇角,吮了下甜腻的指尖,笑谑:“吃个东西,也能把奶油吃到头发上?女的出门前不是都照镜子?随身都还带着镜子梳子。”

  每一个女生天生都会抓重点。

  “哪个女生会这样?”

  “哪个都会这样。”陈异闲闲道,“学校那群女的,夜总会……”

  后面的话他没说,极快抿了下唇,夜场鱼龙混杂,环境跟重点高中的学生不一样。

  苗靖神色微动,眨了眨睫毛,也没说话。

  陈异上班的那家夜总会在当地有些名气,是一个翟姓老板的产业,阔气如城堡,格外气派又辉煌金碧,演艺大厅、ktv、酒、雪茄红酒屋应有尽有,招待人群三教九流,内保一般都是退伍军人,五大三粗有气势,陈异身高187,宽肩修腰穿西装格外撑场面,面相眼神都有股桀骜不好惹的气势,谎报年龄二十一,口舌不多但机灵,跟人打球喝酒,先看人眼色背景,凭着从小野惯了的那股劲,也丝毫没有一点怯意,还把波仔一帮不念书的人带进去,泊车小弟,监控室,赌场茶水室,以赚小费为生。

  苗靖知道他除去每天晚上看场子,白天学散打和拳击,家里有一套从夜总会带回来的钢管这样的器械,他开始定制自己的台球杆,应该是陪人练球,夜总会有台球厅,往那扎堆的人很多,虽然说台球是绅士运动,但在城市中低档娱乐场所,台球厅聚集的大部分都是混混式人物,陈异在球桌上认识不少人,赌球下押也是常事,而且他烟酒都沾而且厉害,身上也会有香水味。

  她会觉得心慌。

  半夜四点他帮人挡酒醉醺醺回来,把苗靖吵醒,看见他发白的脸和布满血丝的眼睛,完全没办法把他拖到床上去睡,或者彻夜不归,连着好几天都不见他换下的衣服或者半点回家的痕迹,很难得打电话给他,他那边要么是吆喝玩笑声,要么是沸反盈天的音乐和尖叫声,只有休息日遇见陈异在家,懒洋洋躺着,懒洋洋抽烟。

  “抽烟有害健康。”苗靖难得正色对他说话,“吸烟导致的肺癌率在80,而且会慢性咳嗽,血管硬化,冠状动脉,肝脏、骨骼、生殖功能受损,身上会臭,容貌早衰。”

  “早衰好啊,越老越有魅力,而且我一天两三次澡,哪里臭?”他驾着胳膊挡着眼,“你给我弄块干净点香皂,每天洗完澡,滑溜溜还一股子花香,臭死了。”

  苗靖挠挠脸颊:“架子上不是有香皂?”

  “那是香皂还是香水皂?人家都贴到我身上闻,说我娘炮。”

  “没有味啊。”苗靖抬手闻闻自己,“谁能贴到你身上闻?”

  “女人呗,鼻子比狗还灵,自己身上的香水味闻不着,闻我倒是挺灵的。”陈异皱着眉,慢悠悠吐口烟圈,“谢天谢地,你好歹没给我弄块牛奶皂。”

  苗靖眉头微皱,抿了下嘴唇,眼波一邈,斜斜飞甩:“哦,每天早上给你打电话?上门来接你上班的女人?”

  他打了个弹舌,想了想:“找个女朋友怎么样?”

  苗靖手上动作顿了顿,语气不知怎的稍重:“可以啊,随你的便。”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