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野狗_野狗骨头
笔趣阁 > 野狗骨头 > 第12章 野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章 野狗

  男人跑了,苗靖被陈异和波仔拦下来。

  那时候陈异的手段还是太嫩,心还是太软,怕魏明珍卷款逃跑,暗地里找人盯梢母女俩——魏明珍再不省心他也无所谓,只要盯紧苗靖就行,她整天都在学校,周围那么多双眼睛,一旦有点小动作,要逮她太容易了。

  魏明珍弯弯绕绕溜去火车站,陈异知道不对劲立马赶到学校,正好看见接苗靖的男人逃之夭夭,他装纯良,和气搭着苗靖的肩膀,按捺着脸色和学校保安过招,对苗靖的班级学号、成绩和班主任,家庭住址和家庭关系了如指掌,就这么把神魂恍惚的苗靖领走。

  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一辆黑色的重型摩托车,陈异铁青着脸把苗靖轰上去,苗靖畏缩惊惶,愣怔看着他阴沉至极的面孔,不知他要带她去哪儿。

  头盔撞在她脑袋,痛得她龇牙咧嘴。

  “老实点,走!”

  苗靖被挟持着上车,摩托车轰隆隆飚出去,她颤抖的手揪着他的衣角,耳膜轰鸣,感觉摩托车在玩命窜行,最后停在火车站——陈异带她去火车站找魏明珍、追那个男人,一边拽着苗靖的校服,检票厅、候车室、站台来回寻找,一边给魏明珍打电话。

  她女儿在他手里。

  电话关机,到处寻不到人影,也许魏明珍真如那男人所说,已经坐最早的火车走了,男人也不见了,陈异脸色越来越冷戾,跟她说话的语气也越来越凶狠:“你妈呢?去哪儿了?”

  “我不知道……”

  “去哪儿你不知道?!”他眼神暴戾,捏着她细弱的肩膀吼她,“不知道她怎么来接你?说,去哪儿了?”

  不管陈异怎么恐吓威胁,苗靖只会摇头说不知道,巴掌大的脸苍白如纸,唇色也是枯槁的,幽暗的眼睛不知所措,跌跌撞撞跟着他,害怕之外又有茫然。

  她是真的不知道。

  火车站找不到人,两人回家,陈异铁钳似的手把她拎上楼,苗靖摔倒在沙发里,颤栗着看着陈异暴躁得如同发怒的狮子,面色已经阴冷到完全不能看,似乎下一瞬扑上来,就要在苗靖喉管上狠咬一口。

  陈异寒着脸,耐着性子,一遍遍诘问苗靖——

  魏明珍到底卷走多少钱?

  那个男人都做了些什么?

  母女怎么商量?怎么联络接洽?

  苗靖脸色麻木,缩成一团,嘴唇颤颤,只有四个字,我不知道。

  “你他妈再说一句不知道!”陈异眼睛发红,太阳穴青筋爆出,攥着拳头挥出去,苗靖尖叫一声,肩膀缩紧,猛然闭眼,长长漆黑的睫毛垂在面颊抖动,楚楚可怜又脆弱不已。

  “你不知道?”他咧嘴冷笑,把手机砸在她身上,“把你妈喊回来,她要是不回来,你——”

  陈异倏然凑近,锐利五官放大在她面前,眼神如刀,泛着嗜血寒光,语气阴森刻薄:“我就弄死你!”

  她颤颤咬着唇,垂着头,盈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迟迟没有滚下来。

  陈异虎视眈眈在旁边守着,苗靖不敢忤逆,连续拨了几十个电话,魏明珍已经关机,陈异让她发短信,短信发到苗靖手指酸痛,依然杳杳无声。

  陈异翻箱倒柜,把魏明珍房间所有东西都仔细翻出来,家庭所有的存折、银行卡、文件全都没有,魏明珍的各种证件信息也完全没有,只给陈异留了一堆关于陈礼彬的毫无用处的废纸。

  毫无征兆的离开,预谋性的准备,不知道是魏明珍的主意,还是受人指点。

  他坐在椅子上,长长吐了口气,深俯着身体,手肘撑在腿上,双手插进自己发间,麻木捋着毛绒绒的脑袋,苗靖坐在客厅,木愣愣看着,眼眶里的眼泪已经干涸,浅浅留一点在眼底,在最后一抹夕阳残照里折射着微渺光亮,归于幽幽无望的晦暗。

  魏明珍不回消息,不接电话,第二天陈异给苗靖换了一部手机,陌生号码,打给魏明珍,电话依然关机,苗靖给魏明珍发短信,说自己是苗靖,真的是苗靖,说小时候家乡的事情,让魏明珍接电话。

  最后的最后……手机亮起一个座机号码。

  等了实在太久,苗靖和陈异凝固的眼神都动了动,他示意她接电话,开着免提。

  是魏明珍的电话,用公用电话亭打过来的。

  “妈。”苗靖嗓音隐隐压抑着哭腔。

  “你怎么不愿意跟着来?”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其他原因,魏明珍没有察觉苗靖的状态,语气很焦躁不安,“都事先给你打过电话关照过,让你跟着人走就行了么?你为什么不肯上出租车?还说要打110报警,苗靖,你到底怎么回事?你想留在藤城?你一个人,你怎么留在那?”

  不知道那个男人是怎么跟魏明珍解释的。

  苗靖愣怔,陈异眼睛直勾勾盯着她,做了个掐脖子的动作,嘴唇无声翕张,让她顺着他的意思说话。

  “妈,我……我没有……”她声如蚊蚋,“妈,你在哪?”

  “你又在哪里?”魏明珍问她,语气慎重,“你在学校还是在哪?陈异,陈异他有没有为难你?”

  “我在家,陈异,他出去了,买东西去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家……他没有难为我……我跟他关系不错……妈,你在哪?你什么时候回来接我?”

  魏明珍只说自己不在藤城。

  “妈……你回来吧,你快点回来吧,陈异没有难为我,你早点回家吧……”苗靖小心翼翼看着眼前人,快速添补了一句,“哥哥对我很好,你别担心我……”

  陈异蓦然皱眉。

  “我办点事,办完事就回来,苗靖,你先好好照顾自己,回学校上课,我想想……过两天我再联系你。”

  电话来得突然,挂得也突然。

  苗靖恍惚失神,陈异绷着脸,似乎想说点什么,最后摊开手脚往沙发一靠,阖上了眼,眼珠子在薄薄眼皮下慢慢转动。

  在家缓了这么两天,两人都接受了这个现状——魏明珍已经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两人都不出门,陈异肆无忌惮在家抽烟玩游戏,吃的都是外卖,主要是陈异吃,扔一点给苗靖填肚子,让她不饿死,除了洗手间,不许她走动到他视线之外,苗靖只能睡在沙发上,睡了几个晚上,不知道是被浓烈的烟味熏着,还是被惊吓打击得心力交瘁,发起烧来。

  她从小体质就好,极少生病,这次发烧来得突然,浑身热烫烫的,恹恹无力闭着眼睡觉,陈异吃东西她也一动不动,蜷在沙发里背对着他,偶尔起来喝两口水,又躺下睡着,就这么熬着,陈异偶尔瞟她一眼,看她缩着藏在沙发里,黑发蓬乱,眼眶深陷,不像是假装,的确是有些不舒服,只是苗靖一声不吭,他自己心情烂透,也不管她,只顾自己吃喝玩乐。

  苗靖一整天没吃东西,陈异路过客厅,看她挪了个睡觉的地方,纤细的手脚摊开,垂在沙发边缘,脸颊贴在沙发上,清丽五官皱得紧紧的。

  他走过去看两眼,看她没动静,又走开,在茶几上敲出点声音,苗靖毫无反应,只是微微吐了口气,无意识圈起胳膊挡住自己滚烫的脸庞,陈异一只手不耐烦探过来,在她额头碰了碰,犹豫缩回去。

  “苗靖。”

  苗靖睁开眼,迷迷糊糊看了他一眼,蠕动身体蜷成一团,往沙发角落里挤,闭上眼继续睡。

  瘦弱肩膀轻轻起伏,虚弱呼吸沉重急促,长长短短。

  “真他妈麻烦。”陈异嫌弃皱眉,去附近药店买了点退烧药,扔在茶几上,踢沙发:“苗靖。”

  苗靖微弱哼了声,嘴唇干裂黏住,动一动,也没把嘴皮子分开。

  他叉腰站着,看她毫无动静,粗暴把苗靖从沙发上拽起来:“起来!哑巴了是不是,不会说话?”

  人昏昏沉沉被他拎着,她手指柔软冰冷,脸颊却是滚烫如火,苗靖软绵绵没有一丝力气,皱着细眉,半睁着眼睛不说话,任凭他把她推搡扔在沙发,陈异递过来一瓶矿泉水,一把药丸,阴沉着脸:“吃药,别装死。”

  她把药丸全都咽下,又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瓶水,唇色鲜润了点,苍白虚弱的脸色也有了点精神气,陈异看着她,冷冷嗤笑一声:“装什么可怜,装可怜有用?魏明珍要是不回来,你就算死了也没人管。”

  苗靖眼眶被体热烧红了,眼睛里也都是血丝,迟钝眨了下眼。

  药效发挥,她又睡了一觉,睡醒好了些,只是仍半死不活趴在沙发上,陈异面色沉沉走过来,扔了个外卖粥盒在她面前,没头没脑来了一句,声音冷淡:“算是扯平了。”

  他说的是好几年前,他被陈礼彬揍得躺在床上,苗靖半夜给他的那杯水和那碗鸡蛋羹,今天……扯平了。

  两人在家整整呆了一周,魏明珍的电话依然关机,不是关机,而是已经彻底打不通,号码被注销,也没有电话再主动联系苗靖——陈异当着苗靖的面打电话给各种的小混混式朋友,满城找魏明珍,找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以前是做生意的,后来赚些旁门左道的快钱,这回真的是跑了,男人家里的家底全都卖空了,找他的父母亲戚去问下落,都没有联系上。

  两人早就约好,拿着陈礼彬的那笔钱跑了。

  苗靖听着消息,脸色早就麻木僵硬,一滴眼泪,一句哭声都没有。

  她什么都没想,只想回学校上课,她初三了,课业很吃紧,她不想留在家里,看着陈异狠戾阴鸷的目光一遍遍在她身上滚过。

  陈异讥笑:“回学校?你做什么梦?”

  苗靖抱着膝盖,幽静的眼睛默默注视着他,轻轻吐出几个字:“李老师,是我的数学老师,他还说起过你……”

  他初中三年的班主任,为他收拾过不少烂摊子的李老师,一直留任初三,这年也兼任苗靖班上的数学老师,苗靖听他在讲台上提过陈异,说他以前教过一个聪明过人的学生,上一天课抵过他们上一周,可惜因为家庭原因,最后还是没有走到正路上来。

  陈异瞳孔猛然一缩,也怔了许久,最后僵着肩膀站在她面前,神色冷淡,让她滚。

  他找人专门在学校盯着她,他不信魏明珍就这么扔下苗靖不管了,每周末把苗靖拎出来,盘问她魏明珍的消息——整整一个月,苗靖呆在学校寸步未离,没有找过任何人,也没有人接近她,没有过任何消息。

  两个月后,陈异的耐心告罄。

  钱当然是好东西,能挥霍陈礼彬的钱固然痛快,但陈礼彬不死,他也没指望这些,没有就没有,这辈子他跟陈礼彬也再没关系了。

  “你也真是遇上一个好妈,就这么把你扔下了?连问都不问一句?”陈异看着越发削瘦冷清的苗靖,面带残酷微笑,“一个拖油瓶,拖来拖去随便乱扔,也是,哪有钱来得重要,跟野男人跑出去快活多爽快……你千万记清楚了,是魏明珍不要你,跟我陈异可没关系。”

  苗靖紧紧抿着唇,扭头不看他,眼睛瞪得大大的,幽幽的、深深的。

  “滚吧,以后你爱去哪去哪,爱怎么样怎么样。”陈异耸耸肩膀,一锤定音,“我跟你,不认识。”

  他也不管了,这对母女,跟他彻底没关系。

  陈异不管苗靖,学校里那些盯梢她的人也没有了,苗靖偷偷给魏明珍打电话,电话的确已经注销,她完全联系不上,不知道魏明珍在哪里,现在情况怎么样。

  幸好学校开学的时候,魏明珍给苗靖多留了三千块钱,当初魏明珍留钱的时候,怕是以防万一,指不定苗靖哪天要花上。

  苗靖靠着这笔钱,应付学校各种缴费,管自己的伙食费和生活开支,日子一直拖到十二月份,手上剩的已经不多了。

  魏明珍终于联系过她一回,还是通过苗靖的班主任,给苗靖留了个座机号码,让苗靖回拨过去。

  苗靖打通那个电话,听见魏明珍的声音,眼泪从眼眶滚滚而下。

  “妈……你为什么一直没找我?”

  “我这边也有些事,忙得应付不过来。”魏明珍声音模糊,“而且你手上有钱,生活又能自理,陈异也不会拿你怎么样,我还是放心的……”

  魏明珍觉得苗靖和陈异的关系不会太差,两人从小住一个房间,也没闹出什么矛盾来,也还记得那年苗靖为陈异讨要生活费,陈异虽然面对苗靖不做声,但态度也不会太差,再说,苗靖性子那么柔顺懦弱,她什么也不知道,什么错处也没有。

  丝毫没有想过,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在这种局面下要如何自处脱身——也许想过,只是这些忧虑被下意识的忽略、被稀释,正如苗靖这么多年的生活处境,轻描淡写,随波逐流。

  苗靖涩涩咽了咽喉咙,咬着唇壁,摁住了眼角的泪花。

  魏明珍问苗靖,陈异那边情况怎么样?她这几个月担惊受怕,就怕陈异报复或者报警,所以行踪藏匿得也很深,丝毫没敢往外泄,苗靖把知道的都说了,她一直在学校,后来再也没有见过陈异,也没有听过关于他的只言片语,魏明珍彻底松了口气。

  “手里还有没有钱?”

  “还有八百块……”

  魏明珍报了一个沿海小城市的名字,说自己在那边和男人在一个小镇上做生意,让苗靖买火车票,坐某列车过来。

  “那我念书怎么办?我能上学吗?妈……我还有半年要中考了。”苗靖声音渺渺,“有地方让我念书吗?”

  这个倒是把魏明珍问住了,她所处的位置在一个工业小镇,都是小作坊和小工厂,居民主要也是务工者,镇上好像没有初中学校,也没有打听过怎么转学到本地学校。

  “这里没有学校,你要不然先过来再说?”魏明珍皱眉,想了想,又改了主意,“或者你回老家念书?镇上不是有初中么?你住姨妈家,我记得你姨夫有个亲戚就是老师,念书肯定没问题,我跟你姨妈打个招呼……”

  来藤城这么多年,母女俩再也没有回过老家小镇,魏明珍偶尔打个电话回去,联系一下亲戚。

  苗靖目光空洞,已经彻底沉静下来——拖油瓶就是拖油瓶,小时候就是,长大了依旧是。

  去哪里?

  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跟两个拿钱逃跑的成年人生活?还是回老家再忍受寄人篱下的日子?

  她完全可以念藤城最好的高中,她只想过最普通的中学生生活,而不是孤身一人在学校,为了躲避同学师长的询问,找尽各种各样的借口。

  “我知道。”苗靖平静对着话筒,“等期末结束吧,快期末考试了……”

  这学期结束,学校放寒假封闭校园,所有人都要离校——苗靖没想好要去哪,又实在无处可去,在校外游荡了几日,第一次战战兢兢在网吧过夜。

  网吧网管看她抱着个书包,安静乖巧坐在角落,不像是叛逆学生,像离家出走的乖乖女,特意过来问了好几回,问她怎么回事,让她早点回家去,苗靖背着书包在街上漫无目的走着,最后在漆黑夜幕里回了家——她一直有家里的钥匙。

  她仰头站在楼下,看了很久很久,窗户黑着灯,家里没有人,静悄悄上去,打开家门,没有一丝丝声音,苗靖摁开一盏灯——屋里乱得一塌糊涂,魏明珍和陈礼彬房间的杂物都堆在客厅的角落里,餐桌上蒙了一层灰,冰箱里冻着还是魏明珍走之前买的肉菜,客厅茶几一堆烟蒂,没喝完的矿泉水瓶,沙发上的毯子……陈异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回家。

  苗靖回了自己房间,她的房间还没有被陈异清空,不知道是陈异没来得及,还是他根本就懒得动手。

  厨房还有米面和各种调味料,都是魏明珍走之前留下的,不管有没有过期,苗靖都擦干净摆好——她这学期在学校过得很清苦,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已经很久没好好吃过一顿丰盛饭菜了。

  苗靖提心吊胆,在家悄无声息住了四五日,陈异一直都没回来。

  陈异回家的时候少,有时候在学校,有时候和朋友在外面玩,有时候在网吧打游戏,难得一次回来,正好撞见苗靖在扫地。

  她听见身后的动静,僵硬着身体,捏着扫把完全不敢动作,陈异盯着那个瘦弱背影,以为自己眼花。

  “你,转过脸来。”

  苗靖慢慢扭过身体,慌张眼神撞上陈异那张真他妈难以置信,操蛋见鬼的神情。

  “你他妈怎么在这?”他叉着腰朝她吼,怒火中烧,“我x他妈的,你有病是不是?”

  苗靖紧紧握着手里的扫帚,把身体缩得窄窄的,抿着唇不说话,陈异怒气腾腾迈过来,拽着她的袖子甩到门外:“滚,滚远点。”

  她幽黑眸眼里泪水在打转,眼圈泛着红丝,倔强又柔弱地看着他,陈异面色铁青,咬着牙,震天咚的把门甩上。

  铁门在她面前重重关上,门框落了苗靖满头灰尘,飘在翘卷长睫,跟着气流吹进眼里,她强忍着痒意,紧紧咬着唇瓣,豆大的泪珠啪嗒啪嗒往下砸,没进衣服,砸在手背,初瞬滚烫,而后冰冰凉凉,如同冬日的温度。

  苗靖在门外坐了一个晚上,冻得手脚发麻,全身冰冷。

  第二天陈异出门,看见门口台阶上坐的那个人,脑子一嗡,眼前一黑,火冒三丈,气得嗓音粗嘎:“你他妈怎么还不走?你来这儿干吗?这地方跟你有关系?人也跑了,钱也没了,你有脸再回来?”

  她被他扔出来,脚上还穿着拖鞋,身上什么都没有,她能去哪儿?

  苗靖睁着肿胀发红的眼,抬手抹面上的泪痕,喉咙哽咽得说不出话来,陈异脸色阴沉,迈步下楼,又伸手拎她往外扔,听见苗靖凄声尖叫一声,踉踉跄跄揪着陈异的衣摆,最后软弱无力磕在台阶上。

  “我的腿……麻了。”她嗓音干涸嘶哑,趴在台阶上抽气,“好痛。”

  陈异紧皱眉头把她拎起来,轻飘飘的没一点重量,冷言冷语:“坐一晚上都不滚?你他妈犯贱是不是?”他回屋把她的书包扔出来,恶狠开口,“滚远点,知不知道我对你算客气的。”

  苗靖把头埋在胸前,抱着书包,换了自己的帆布鞋,一瘸一拐扶着楼梯走下楼,铁栏杆生锈肮脏,她那双纤细白皙的手尽是黑灰蛛网,能瞥见的手指宽的面颊也是蜡黄焦干的,只有那截细弱宛若天鹅的脖颈,显露一点少女的天真文静。

  陈异冷眼盯着她下楼,最后只能从楼梯缝隙里看见她倔倔抓住栏杆的那只手——抽完一支烟,最后他迈步下楼,拎住那个孑孓独行的纤细身形,看见她惊慌眼里的盈盈泪光,恨恨咬牙骂了声脏话,最后把人扔到摩托车上,带她去了火车站。

  苗靖揪着他冷风中翻飞的衣角。

  “身上有没有钱?”陈异往她脏兮兮的手里塞了五百块钱,冷声凶她,“回你老家,找你妈,你走吧。”

  她怔怔站着,看他转身离去,戴上头盔,长腿一跨,发动摩托车,黑色的身影和机车融为一体,棱角分明,猎猎生风。

  苗靖在火车站徘徊了很久,电视屏幕上滚动着新闻和各地天气,提示旅客旅途状况,她仰头站着,看见她家乡又在下雪,冷空气南下,连日低温雨雪天气,树上结了冰棱,很冷很冷,想起久未谋面的姨妈一家,小时候那些零星却深刻的记忆。她从大屏幕前转身,去附近找便利店给魏明珍打电话,电话拨了一遍又一遍,不知道为什么打不通,在火车站等了很久,每隔几小时去拨一次号码,从今天等到明天,依旧没人捡起话筒。

  她离开了火车站,坐公交逛这个城市,藤城,八岁时惴惴不安跟着母亲,穿着漂亮的裙子,抱着对未来美好期待的新城市,以为一切都会不一样,她可以换一种方式成长,最后却仍是默默的、苦涩无声的煎熬。

  苗靖在某一站下车,去菜市场买了点食材,拎着这些食材进了一个老式小区,上二楼,先敲门,敲了三遍,有人过来开门,嘴里懒洋洋叼着烟,看见她,漆黑的瞳孔缩了一下,面色诧异又厌烦,活见鬼一样。

  “哥。”没等他说话,她双手圈住手里食材,澄静漂亮的眼睛大胆迎着他,嗓音柔和,“快中午了,我给你做饭,行吗?”

  陈异简直破天荒愣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被她气笑了,还是被她逗笑了,拦着门框不让她进来,苗靖身形一缩,从他胳膊下像鱼一样滑进来,抱着东西去了厨房。

  “苗靖。”他扭头跟着她,“你他妈真有病是不是?”

  “我没地方去。开学我就走。”她手脚麻利收拾厨房,柔弱直韧的背影对着他,“等我初中毕业,还有几个月,等我初中毕业我再滚,我可以帮你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

  他倚在厨房门旁,觉得她可怜又可笑,他需要一个拖油瓶干这点杂活?

  苗靖自顾自洗菜做饭,陈异盯着她,驱赶她走的心思突然淡了,冷声道:“我可不会管你,指望我养你?门都没有。”

  “不用。”苗靖嗓音闷闷的。

  她就这么在家里住下。

  有苗靖在,这家里当然整洁干净,但陈异也不太回家,他一般都在外头,偶尔回来住两天,撕破脸到这份上,两人在一起也没什么话,苗靖通常在自己房间看书写作业,春节除夕夜那天,陈异倒是早早回来,两人吃了一顿年夜饭,陈异又出门去打牌,晃到大年初三才回来。

  陈异说不管她,那就真的不管,年后学校开学,苗靖去报名,缴了学杂费,手里还剩280块钱,连住宿费和伙食费都不够——苗靖选了走读,把寝室的东西都搬回了家,每天走读上学——家里还有一些米面和生活日用品,她用得很省,可以撑一段时间。

  开学后,陈异回家的次数就更少,他不喜欢待在家里,一个月能回家一趟就不错,有苗靖在家,他更不回来,回来干吗?看见那倔强又糟心的玩意,难道不是更糟心。

  就这么撑了两三个月,也不知道苗靖怎么撑下来了,家里能吃的东西全都吃完了,冰箱里彻底空了,苗靖开始打家里的主意,把魏明珍留下的东西全都送去了废品站,把自己以前的书本和家里空的瓶瓶罐罐都卖了,每天吃清水煮面条。

  后来有一次,陈异从网吧出来,不经意瞥见路边有个人影,穿着空荡荡的衣服,帽子压得低低的,背着个大大的书包,沿路走着,顺手捡起身边的矿泉水瓶,捏扁扔进书包里,那是一条娱乐街,吃喝玩乐的人不少,捡矿泉水瓶的老头老太太也不少。

  他盯着那人看,大步迈上前,掀开她的帽子,果然看见苗靖汗湿又诧异的脸,那张脸都不如他巴掌大,猛然看见陈异,苗靖窘迫得不行,面皮从微红涨到赤红,抢过他手里的帽子,扭头快步走。

  那时候智能手机还没有大众普及,电脑也是存在网吧和少数人家里,苗靖也没有学会别的赚钱方法,她性格安静脸皮薄,在学校又是被男生仰慕成冰山美女的存在,实在抹不开脸说自己的处境,有时候去批发市场贩点漂亮的发卡文具,打着帮忙的旗号转卖给班上的女生,平时没事的时候,攒点矿泉水瓶送去废品站,矿泉水瓶一角钱一个,她一天可以赚好几块钱——这是最轻松省力的赚钱方法。

  陈异紧跟着她的步伐回家,到家一看,厨房和冰箱空荡荡的,只有一把散装面条和几颗青菜,桌上支着半根蜡烛,他皱皱眉,摁壁灯。

  “电呢?”

  “没电了。”苗靖声如蚊蚋,“停电了。”

  没钱缴电费,她只交了水费。

  “你这是原始人生活啊?”陈异嘲讽看着她,“你妈呢?揣着几十万跑了,没给你打点钱?”

  苗靖抿唇,慢慢摇头,那个电话号码不知道怎么回事,已经打不通了,她跟魏明珍,已经彻底失去了联系。

  陈异长长嗤笑了一声。

  她瘦得厉害,身上已经没几两肉,皮肤也黯淡无光泽,陈异看着她那伶仃模样,抱着手问她:“靠捡矿泉水瓶赚钱?饿不饿?”

  苗靖把头藏进衣领,他只看见她乱发里一只雪白的耳朵,耳垂圆圆的,红得滴血。

  “一个人的日子不好过吧,是不是等着救济?别指望我,你饿死都不关我的事。”

  “我没有。”她咬唇。

  陈异似笑非笑的目光在她身上扫来扫去,最后徐徐吐了口气,扯扯她的袖子:“走啊,我教你赚钱去。”

  陈异带苗靖去了一家小超市,大大咧咧把她推进去,推到食品货架前,高大声响罩在她身后:“喜欢吃哪个?自己拿。”

  她诧异抬头。

  他脸上咧出个大大的坏笑,凑近她的耳朵:“我帮你挡着监控,你动作轻点,顺手藏进衣服里,趁着柜台有人结账,大摇大摆走出去就行了,学会这招,这辈子都饿不着。”

  一包饼干不知从什么地方摸过来的,男生嗓音幽坏:“奶油夹心饼干,起码要捡一百个矿泉水瓶呢,你想不想吃?”

  饼干悄无声息从下面塞进她衣摆,苗靖心头狂颤,汗意从额头冒出来,眼睛都羞红了,僵硬着手推开饼干,再僵硬着摇摇晃晃走出去,手脚冰冷走在烈日下。

  身后有脚步追上来:“这么有骨气,饿死都不吃?”

  “饿死都不吃!”她咬着牙,声音平静,“饿死我也不偷东西。”

  他仰头哈哈大笑,紧实手臂搭在她肩膀,闲闲调侃:“行啊,不错啊,那我就看着你饿死,看你能撑过几天。”

  再拧着她去了个地方,灯红酒绿的地段和花里胡哨的招牌,陈异扬手一指:“看见没有,那是个酒吧,里面有很多啤酒小妹,你进去能卖出一杯酒,也就够你吃喝不愁,买漂亮衣服。”

  苗靖甩开他的手,咬着唇,扭头就往外跑。

  “苗靖,苗靖。”

  她两条小细腿跑得飞快,就要离他远远的,离这个混蛋远远的。

  身后有动静,陈异快步追上来,三步跨两步,揽臂一捞,健壮手臂拦着她的腰往后拖,苗靖浑身激灵,尖叫了声,掐他的手嚎啕大哭:“我不去,我不去,我死都不去!”

  “哭什么?还不到你哭的时候呢?”他一脸坏笑,拖着她走,“走,带你去个好地方,我的秘密基地。”

  陈异把她架在摩托车上,摁在身前,载她去了一个很荒凉的地方——一个倒闭的工厂。

  荒凉破败的工厂,高高的烟囱下是杂草丛生,陈异扣着苗靖脆弱的手腕,把她顶上一个高台,自己也攀上去,带着她穿行在空旷废弃、灰尘厚重的厂房,最后钻进一个隐蔽破洞,高高垂直的铁梯子通向未知的黑暗。

  “爬上去。”陈异催她。

  苗靖发抖,脸上毫无血色,直直扭头。

  “放心,我害不了你。”他顽皮嬉笑,“你不上去,我就搂着你上去了啊。”

  “我害怕……”

  “怕什么,慢点爬。”陈异哐哐哐敲梯子,清脆的金属声响回荡在空旷灰暗的空间,“我在你后面,你摔下来也是砸我脸上。”

  苗靖被他逼着往上拱,手脚并用往上爬,最后头晕目眩到达顶点——还是一个空旷的厂房,地上堆着凌乱的、看不出原色的机械。

  陈异跟着上来,面对着空荡荡的厂区,嚎叫了一声——回音晃荡在至远处,又慢慢回传到耳边。

  “高不高兴?”他一脸兴奋,“好几年没来了。”

  苗靖神色木然,完全不知道眼前是什么意思。

  “捡矿泉水瓶有什么意思?”他拖动地上的线缆,“这里的东西才值钱,都是报废的机器,厂子倒闭,这些也没人管了,已经被人拿了一批,这地方还剩一点……这些大铁球,还有拆下来的铜丝,铝合金,你要是能拿得动,也能卖个一百块钱……”

  她心脏砰砰的跳,额头都是冷汗和黑灰,木着脸问他:“你带我来偷这个?”

  “这是捡,捡破烂。”陈异义正严词纠正她,“不比你那矿泉水瓶强?”

  苗靖松了一口气,捂着脑袋,一屁股坐在地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