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骨头_野狗骨头
笔趣阁 > 野狗骨头 > 第11章 骨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章 骨头

  手机在手里摸了十二遍。

  陈异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叼着烟,拧着浓眉,态度当然不可一世,也许电话接通后可以给个台阶——他去接她下班,搬家的事也可以再商量,他可以搬出去住,把这套房子腾给她……

  嘟嘟两声,苗靖直接摁了电话,稍后有微信消息,说自己和同事在开会,自我安排,让他不用在意她,忙自己的。

  大晚上的开会。

  他盯着手机屏幕上那一行字,神情略冷淡,不以为意睨着眼,舌尖刮着腮帮子,最后颌关咬住,沉沉磨牙。

  挺好。

  舒舒服服往沙发上一靠,长腿懒散架在茶几,烟在胸腔里闷得饱胀胀的,最后生出一点痛意才缓缓放出来,醇烈雾气缭绕模糊了面容。

  九月的藤城,天还是炎热闷窒,陈异起身,去了台球厅,自己闷头打了一晚上的台球,第二天波仔过来,看陈异躺在沙发上,整个人懒懒的,他最近也总是这个状态,波仔跟他说话,陈异似是而非唔了声,两手插在裤兜里,心不在焉往外走。

  回到家,家里自然没人,茶几上烟蒂堆成山。苗靖回来这么久,兄妹俩关系不亲近,聊天界面对话寥寥,一整天下来,苗靖就给他发了个消息,冰箱里的牛奶马上要过期,让他处理一下。

  陈异打电话喊人,要找点乐子,去酒楼或者ktv,邀牌局搓麻将,一呼百应,涂莉也来了,弄了一桌子好酒好菜,席间各人聊得红光满面,唾沫横飞,陈异一根一根抽着烟,在ktv也是没个正形,涂莉跟呆毛一伙人打麻将,瞟见他捏着啤酒窝进沙发看mv,彩色光束流淌在他深邃面容,消沉又风流的性感。

  闹完散场,陈异喊了个代驾回家,涂莉搂着他胳膊,看他懒散微醺,扭头望向窗外,侧脸英挺,手里捏着只打火机,涂莉把他手指掰开,银质打火机被他体温熨得滚烫,她也烫得哆嗦了下,身上软绵绵的,把打火机放进他裤兜,手指在兜里挑逗他。

  没反应?

  陈异回过神来,扭头看她,眉棱皱着,漆黑的目光在她面上滚过,有点不耐烦,把涂莉的手拽出来。

  “你回自己家。”

  “你怎么了?”涂莉笑盈盈贴在他耳边吐气,“吃素了?”

  他目光冷了一瞬,眼皮微耷,嗓音沉哑,却也不是生气,只是不耐烦,毫不怜香惜玉:“滚边去。”

  “到底怎么了?”她耐着性子讨好,嗲声嗲气,“有什么心事?我帮你开解开解?”

  “闭你的嘴。”

  涂莉媚眼默默一甩,低头抠自己的美甲。

  就最近这阵子,陈异总是不耐烦,似乎有心事,虽然以前也没对她热络成怎么样,但多少有浪荡爱玩的时候,也没见他沉闷过,天塌下来他都能懒洋洋顶着,肩膀一撑,背挺得直直的。

  她有那么点直觉,却琢磨来琢磨去,琢磨不出点头绪。

  两人各回各家,涂莉也是暗搓搓一肚子火,最后发消息问苗靖,苗靖说她不在家,出差了,不清楚情况。

  第二天一早,陈异去了趟苗靖单位,想着见一面,有些事当面说清楚痛快,再说家里她那些东西,难道就放着不要了?她要真住公司,他帮忙送过来。

  一连打了几个电话,苗靖都没接。

  厂区不随便放访客,门卫接过陈异的一包烟,帮他打内线电话问问,苗靖的内线没人接,应该不在工位,门卫问了一圈,说是苗工不在公司,出差去了。

  “出差去了?”陈异叉腰敛眉,“什么走的?”

  “这几天都不在。”

  陈异愣了下,脸色惘然莫名,很不好看:“行,谢您帮忙。”

  白跑一趟,开车回去,开发区好长一段路都没见半个车影,道路空荡荡的,人骨子里总有那么点野劲,车速突然轻盈起来,车窗飘出一句恨恨骂语:“死丫头!”

  叫她走就走,那就不是苗靖。

  这丫头,骨子里就有股焉坏劲——趁他不在家,自己撬门住进来,懂不懂鸠占鹊巢这几个字怎么写。

  苗靖真出差去了,跟主管去供应商处验收设备,随身还带了几个车身冲压件,三十斤的航空箱她拎着吃力,于是这次出差把卢正思也喊上了。

  出差地点是北方一个重工业城市,行程安排得很紧,主管有心历练手下新人,把项目放手交给苗靖,她白天跟着项目经理和供方工程师进车间上操作台,北方盛行酒桌文化,晚上还有吃饭应酬,回酒店之后还要写报告,卢正思资质比苗靖浅,辅助她工作,两人基本忙到半夜一两点才休息。

  就这么出差几天,接触的工程师但凡单身的,都主动加苗靖微信——很少见的女性工程师,容貌柔美,专业过硬,完美到不像话——酒桌上也就苗靖一个女生,怎么看怎么赏心悦目,项目经理在苗靖面前隆重推销自家工程师,说是项目交付后可以驻场技术支援,去藤城扎根也不是不行,苗靖领导姓谭,帮苗靖挡酒,急赤白脸说肥水不流外人田,部门就这么一个女工程师,要当宝贝供着,谁眼红也不好使。

  苗靖入行的原因是她喜欢这种工作氛围,倒不是喜欢特殊照顾,身边人都是工科男生,全技术工种,大部分聊的都是工作和项目,没有商务场合那么多花花肠子和明争暗斗。

  应酬结束,回酒店继续工作,进房间后先给陈异打电话——看见他早上的来电。

  “喂。”话筒那边的声音电磁似的哑。

  苗靖手指敲着电脑键盘,手机开着免提搁在一旁,嗓音冷清:“找我有事?”

  “没什么事。”

  “嗯。”

  电话似乎即将挂断,一片空白后又响起男人懒洋洋的声线。

  “去哪出差了?”

  “锦城。”

  “什么时候回来?”

  “周五就回家了。”

  她说回家。

  陈异沉默了会,嗓音缥缈:“不是说……这辈子再也不回来,你回来干吗?”

  苗靖语气淡若云烟:“你不也说让我滚,滚得干干净净,怎么还去公司找我?”

  他嗤笑一声,语气闲闲:“你房间那些东西不搬走?我早晚也要扔了。”

  “我读大学的时候你也这么说。扔了吗?”

  “……”

  陈异搓了把脸,抿唇没说话。

  时间又静了静,苗靖问他:“你在哪?”

  “台球厅,今晚我守店。”

  “是么?你那边挺安静的。”苗靖勾了勾唇角。

  陈异反问她:“你以为多热闹?”

  没等听见回答,酒店房门响起敲门声,苗靖起身穿外套:“你挂电话吧,我同事来找我,我们有点事。”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话题里的声音微泄不满,“男的女的?”

  “卢正思。聊工作。”

  敲门的正是卢正思,手里拎着电脑包,站在酒店门口微笑:“苗工,邮件看到了吗?”

  “看到了,图纸我也找到了,有几个定位孔要修改一下,咱们抓紧时间改图纸,发给供应商让他们修模。”苗靖转身收拾东西,“你等我一下,我拿电脑,酒店楼下有个小招待室,我们去那里吧。”

  “好。”卢正思晃晃手里的手机,“我看你晚上也就吃了几口菜,锦城的烧烤很有名,羊肉串烤羊排评价都很高,我点个宵夜送到酒店?”

  “可以呀。”苗靖笑笑,“我们想法不谋而合,我也想着弄点宵夜,你喝咖啡吗?我买两杯咖啡如何?”

  “也许啤酒配烧烤更好?”卢正思浓眉舒展,笑道,“咖啡我也可以,苗工你爱喝什么咖啡?”

  “那你应该喜欢啤酒冰咖啡……”

  卢正思站在酒店门口和苗靖聊着天,苗靖抓桌上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手机的通话时间还在一秒秒往上跳,秀眉一挑,摁掉电话,把手机塞进电脑包,关上房门,和卢正思一起往外走。

  陈异不以为意,把手机塞回兜里,皱眉坐在吧台。

  苗靖近来和卢正思走得最近。

  两人被分在同一小组,负责同一车身部件设计,工作上苗靖会关照卢正思,两人共事加班,接触时间很多,闲时也会聊几句。

  卢正思知道苗靖也是z省人,两人老家相隔不远,后来才知道她很多年没有回过老家,对家乡的记忆很模糊,时不时会送点家乡零食给她,偶尔也能唤醒苗靖儿时的记忆,苗靖也跟他聊藤城的一些风俗饮食,有时候他出门办事,帮着参谋出主意。

  两人相处轻松惬意,聊天也很契合,卢正思对她殷勤周到,一直以“关系不错”的同事正常相处,没有越界。苗靖的选择其实很多,公司单身男青年数量极多,一挑一大把,楼下新入职的车灯设计女工程师,部门还包给她找男朋友,苗靖的出色容貌加上工作能力,一大批有志青年虎视眈眈。

  奈何她是冰雪冷清的漂亮,工作又是公事公办,一丝不苟,从不跟人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不熟悉的人不敢轻易上前,卢正思对她有好感也没敢挑明。

  借着这次出差,旅途上两人偶尔也会聊些私事,苗靖问他有没有谈过恋爱,卢正思略有惆怅:“大学时候谈过一个女朋友,她工作签了别的城市,也因为别的一些原因,和平分手了。”

  “和我以前的一段感情有点像。”苗靖笑笑。

  经历相似,有新话题可聊,卢正思借机问起她的感情故事,苗靖爽快分享,寥寥数语,简单明快,洒脱大气。

  “苗工,你看着不像谈恋爱的女生。”

  “是么?”苗靖含笑,“我看着像尼姑庵的女生?”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你……很特别……”他绞尽脑汁组织词汇。

  卢正思其实想说,她看着像那种追求者死缠烂打,她走在前面不屑一顾的高傲。

  苗靖换了个话题:“那你现在有喜欢或者在追的女孩子吗?”

  “没有追别的女生,喜欢……”卢正思看着她笑,不好意思挠挠头,欲言又止,“苗工你呢?”

  气氛微妙有变,苗靖粲然一笑,叹口气:“我也没有,我可能不会再谈恋爱。”

  卢正思心底惆怅了那么一瞬。

  “不过……”她想了想,清澈幽静的眼睛注视着卢正思,“你能帮我个忙吗?”

  “什么忙?苗工你尽管开口。”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当我新一任的男朋友?”苗靖脸色温婉,柔柔开口,“当然不一定是真的,时间也不会很长,两三个月就好。”

  “?”卢正思心猛然跳动,重重眨了下眼睛,神情呆愣,“苗工……你……”

  苗靖悠悠解释:“家里人生了重病,有个好消息让他高兴高兴。”

  “……”

  她歉意一笑:“这个请求有点唐突,如果我让你觉得不舒服,那我跟你道歉,当我没说过。”

  苗靖和卢正思周五回到藤城,他把她送回家,两人拎着行李箱上楼,没等苗靖掏钥匙,门从内被打开——陈异倚在门口,嚼着口香糖,长长的腿挡着路,不声不响打量着两人。

  苗靖极轻微皱眉,瞟他一眼,大方把卢正思邀请进来:“正思,你进来坐会吧。”

  “我哥,陈异。”苗靖介绍,“公司同事,卢正思。”

  “你好。”

  “你好。”

  两个男人的手礼仪性/交握在一起,卢正思觉得力道有点沉,有点紧,攥得让人吃力。

  走了一周,家里又是乱糟糟的,苗靖请卢正思在椅子上坐,找水杯给他倒水,含笑说见笑,自己回房间换身衣服,留陈异和卢正思在客厅等。

  卢正思的目光悄悄打量陈异,有那么点探究又意味不明的意思。

  “出差还顺利吧?”陈异姿势不太客气,语气萧疏,“你俩一个部门的?”

  “很顺利。”卢正思这才介绍自己,和苗靖是z省老乡,大学也是同专业,在同一部门同一组,负责同一车身部件。

  陈异英俊面庞上笑意满满:“怪不得你俩一起加班。”

  “抽烟吗?”

  “谢谢哥,我不抽。”

  没说两句,苗靖从屋里出来,换了身淡雅裙装,嘴唇口红颜色有点艳丽,迎上卢正思的眼神,星眸微亮,低头微笑着把长发撩到耳后,邀请卢正思出去吃饭。

  “我们吃火锅好吗?”

  卢正思当然说好,苗靖拎起包包要往外走,卢正思跟着她,犹犹豫豫看着陈异。

  “陈异哥不去吗?”

  “我哥朋友很多,应酬也多,他不和我一块吃饭。”苗靖没回头,声音带着笑,“我们俩去就好了。”

  “你俩去吃就行了,我晚上还有事。”陈异无所谓耸耸肩膀。

  两人把陈异撇在身后。

  他打开电视机,眼睛盯着不知所云的连续剧,优哉游哉窝进沙发抽烟,这烟却没抽下去,一点星火在指尖明明灭灭。

  一个半小时后,苗靖吃完饭独自回来,闻到满屋子烟味,皱皱眉,问陈异怎么还在。

  “今天不去台球厅吗?”

  陈异淡淡嗯了声,关了电视,捏着烟去了阳台,苗靖回了房间,没多久也出来,换了松松垮垮的t恤长裤,抱着脏衣服扔进阳台洗衣机里。

  两人各自占据了阳台的某个角落。

  苗靖背身问他:“有外衣要洗吗?深色的,我这两件衣服有点少。”

  “有啊。”他懒洋洋说话,而后伸手掀身上t恤,两手交叉抓住衣角,往上一拽一拉,滑出一截灰色抽绳运动裤勒着的窄腰,而后是平坦坚硬的小腹,鼓囊囊的小串肌肉,斜坡往上攀爬的健美胸肌,男人的凸出蜜色肌肤的锁骨和喉结脖颈。

  黑色t恤隔空扔过来,呼的砸在苗靖脑袋上,她眼前一片黑,带着腾腾体温的t恤,浓郁的汗水和烟草味,皮肤呼吸和香皂的淡香。

  苗靖心里晃了晃,端着洗衣液桶的手也晃了晃,明显察觉洗衣液洒出来,倾在自己手指。

  “陈异!!”她语气晃动,像波澜动荡的湖水。

  那衣服完全罩在她头顶,把她脑袋和肩膀都裹住,苗靖听见他一声低低哑哑的轻浮笑声,而后是脚步迈过来,在她身后一点距离站定,后背有沉重压迫感,炙烫的体温隔着微小距离传递在身上。

  他伸出一只手,擦过她的肩膀,粗暴拽她脑袋上的t恤,衣服跟着他的力道往下滑,把她发丝弄乱,全撒在面上,他的手肘撞在她肩膀,硬邦邦的骨头硌着,她默默无言,等最后一点布料从她面颊滑落,最后视线亮着,衣服扯在他手里,骨节分明的手指撒开,衣服掉进了洗衣机。

  苗靖脸上滚烫,全身僵硬,察觉他在身后咧嘴笑,耀眼放肆的坏笑无声绽放在微暗夜晚,跟秋日绵绵不绝的余热混搅在一起,生气勃勃又热气腾腾。

  “好了,你洗吧。”

  他转身进屋,轻轻吹起了口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