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糖_妾宝
笔趣阁 > 妾宝 > 第93章 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3章 糖

  第七十三章

  “你!”李秀雅往前迈出一步。

  “县主。”吴嬷嬷福了福身。她沉着声线口:“老奴不清楚县主是在哪里受了委屈,才会丢了体面,深半夜跑来这里闹事。县主如此行径实在不妥。长主知晓,亦当不悦。”

  吴嬷嬷抄着手,冷着脸拿腔作调。她身量虽非十高挑,却总是给人一种她居高临下斜眼睥人姿态。

  不管吴嬷嬷说了什么话,只要拿出那种深宫里腔调,听上去就让人发憷,也容易让人冷静下来。

  李秀雅侍女犹豫了好久,终于是忍不住小声地劝:“主子咱回去吧,长主应该也快要回府了……”

  阿凌也从月皊身后走出来,朝李秀雅做了个请手势,这是正大光地要赶走了。

  李秀雅咬着唇,不忿地瞪着月皊,满腹怨气地说道:“来日方长,你给我等着!”

  李秀雅恼怒地转身离去,因为太过气愤,走门口时候差被门槛绊了一下,幸好她侍女眼疾手快地扶了她一把。

  能不能嫁江家没有那么重要,她本来也只是对江厌辞有那么一好感,觉得嫁进洛北郡王府之后日子不错。在她心里,江厌辞不过是以嫁五六个人选中一个。如今事情发展成这样,她曾经对江厌辞那丁中意彻底烟消云散,这是将整个江家都给恨上。

  月皊望着李秀雅走远背影,她脸上灿烂笑容慢慢淡下去。

  月皊刚刚面对李秀雅时笑脸,四真六假。

  这真,是因为她真好烦李秀雅。

  这假,自然是因为交爵之事万般复杂思绪。也有几故意气李秀雅意思。

  月皊似乎已经习惯了江厌辞突然做出什么让她惊诧不已事情。江厌辞从来不会提前对她说什么。月皊慢吞吞地在椅子里坐下,垂下眼睛陷入沉思,神情慢慢低落下去。

  她原先怕她事情连累江厌辞,影响仕途,又让担上不好听名声。

  她没有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她不仅连累了三郎,还连累了整个江家……

  吴嬷嬷瞧着月皊这神『色』,忍不住尽量放缓了语气,劝:“娘子莫要多思。”

  月皊眼睫颤了颤,有难过得低声软语:“嬷嬷,我好像才是那个烦人精……”

  吴嬷嬷沉默了片刻,才再口:“这些年圣人削爵之举颇多,三郎主动将爵位交出去,也是顺了圣人意。天大地大,谁也大不过龙椅上九五之尊。”

  这还头一遭有人从这样角度宽慰月皊。江厌辞向来寡言,自然不会对她说这些话。

  月皊抬起眼睛来,惊讶地望向吴嬷嬷。她伸出手来,去拉吴嬷嬷衣角,软声道:“嬷嬷以再和我说说吗?”

  吴嬷嬷本不该妄加议论,是望着月皊这双噙着好奇湿润眸子,她微微动摇,终是又口:“京中之地,官职是一回事,实权是一回事,远近是一回事,三者有时互相影响,有时又毫不相干。”

  瞧着月皊蹙眉认真思量神情,吴嬷嬷顿了顿,说得简单了些:“归爵之举,利大于弊。”

  月皊头:“我好像懂了……”

  吴嬷嬷瞥一眼月皊似懂非懂模样,唇角几不见地轻勾。她让自己语气再缓柔一些,最后说:“就像当初江二爷事发,娘子陷在即降罪又无罪境地。三郎未正式娶妻,这‘扶妾’罪名也同样陷在有无境地。”

  月皊再头,心里郁郁逐渐缓解了不少。她抬起眼睛来,望着吴嬷嬷摆出一个乖巧笑脸来,软着声音认真道:“嬷嬷真很会安慰人!”

  吴嬷嬷重新板起脸来,又抄着手拿出深宫里腔调,沉声:“娘子此言差矣。老奴非安慰人,只是讲道。”

  “那嬷嬷真会讲道!”月皊急急说。

  吴嬷嬷嘴角扯了扯,终是没再接话。

  这个时候,花彤满脸喜『色』地小跑着进来。她笑脸对月皊说:“娘子,离娘子回来了!”

  “离娘姐姐回来啦!”月皊一下子站起来。她急急快步往走,提裙迈出门槛,远远看见离娘正朝这边来身影。

  “姐姐!”月皊几乎是小跑着朝离娘迎过去。

  离娘也远远看见了月皊,一双凤眸温柔地弯了起来,她亦是加快了步子,快步朝月皊走去。

  两个人在庭院里相遇,月皊拉住离娘手,赶忙关切又紧张地问:“怎么样呀?”

  她一双眼眸连眨都不眨一眼,盯着离娘脸上表情。她心里很紧张,生怕离娘这是一场空欢喜。

  离娘还没有口说话,月皊先在离娘眼睛里看见了喜讯。

  离娘用力回握着月皊手,缓缓头,柔声道:“我有家人了。”

  她温柔妩媚语气一如既往,声音里又渗着一丝情真意切哽咽。

  月皊一下子笑出来,下一瞬又顷刻间红了眼眶。她红着眼睛认真道:“真好,真好呀!”

  离娘望着月皊发红眼睛,心中很暖。当有一个无亲无故人真心实意地为自己好,这种感觉真很温暖,整颗心仿佛都泡进了一汪温水中。

  “走,咱进去细说!”月皊拉着离娘手往屋里走。她一边走一边欢喜地碎碎念着:“姐姐有了父亲,再也不是一个人啦。那个姚族人叫微、微什么来着?”

  “微生默。”离娘含笑提醒。

  “嗯嗯。”月皊笑着头,“那姐姐以后就要叫微离啦!”

  离娘笑着摇头,去纠正她话:“不是这样。微生是姓。”

  她顿了顿,心中升起一丝感慨来,柔声道:“微生黎。”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话,已经进了花厅。离娘拉过月皊手,在她手心里一笔一划地写下“黎”字。

  就像当初月皊拉着她手,在她手心写下“廿”字。

  黎字笔画多,月皊仔细去瞧,才认出来。她惊讶:“原来是这个黎呀!”

  离,是离娘给自己取名字。因她从有记忆始,一直在与身边人不断离。

  是她现在有父亲了。

  黎是微生默给她取名。不管再黑暗夜,总会走尽头,等充满希望黎。

  “快与我说说,怎么认亲呀?找那户人家啦?那户人家认识你父亲吗?”月皊很是好奇,问了一个又一个问题。

  微生黎微笑着,柔声与月皊解释着。

  她跟着微生默回那个小镇,曾经收养她人家已经搬走。她又跟着微生默寻了一个又一个地方,终于找了那户人家。

  在还没有找那户人家之前,微生黎与微生默心中已经默认这事情八九不离十。因那个时候微生黎年纪太小,很多记忆都不准确,是不能确时间。

  寻那户人家,弄清楚微生黎母亲带着她借住、离、再回来等几个时间,也问了微生黎生辰。

  所有时间都对上了。

  且最重要是,当年那户人家不会平白收留无亲无故微生黎母女。微生黎母亲是拿了些首饰给那户人家。

  那几件首饰,微生默认识。

  月皊认真听着微生黎解释,长长舒出一口气,感慨:“不管过程这样,终于父女相认了就是好事呀!”

  她瞧着微生黎脸『色』,又小心翼翼地询问:“那你母亲呢?是真失足跌进水里了吗?”

  微生黎蹙了眉,低声道:“那户人家是这样说。”

  微生黎虽然为母亲去世难过,毕竟是好多年以前事情了,她这些年早已消耗了丧母之痛。如今能与父亲团聚,成了眼下重要事情。

  月皊忽然“呀”了一声,问:“那你是不是要跟着你父亲回姚族了?”

  微生黎脸上笑容稍消,缓缓了头。

  “好舍不得……”月皊声音小小。姚族实在是太过遥远。月皊隐约觉得微生黎跟父亲回姚族,她许是再也见不了。

  微生黎望向月皊,心里也有些舍不得。

  她这些年身若浮萍,朋友不论富与贫都结交了一些。如今将要离中原,最舍不得却是月皊。

  当然,在这些朋友之,还有一个人让微生黎不舍。她只要一将要回姚族,今生再也不能见那个人,心里难受得连喘息都变得刺痛。

  微生黎垂下眼。

  这世间哪有什么两全。很多时候必然要做出取舍。离,于也好。

  月皊十白微生黎此刻心情,她太白了。她也白这个时候,所有劝说都是没有用。她只能拉着微生黎手,轻轻摇了摇。

  微生黎抬眸,给了她一个温柔浅笑。

  ·

  寿宴结束,参宴文武大臣和皇亲国戚陆续离宴殿。停在宫门车舆一辆又一辆陆续离去,越来越少。

  江厌辞亲手扶着母亲和姐姐登上马车。

  “厌辞,夜里风凉,你和元衡骑马了,进车里来。”华阳主道。

  江厌辞便登了车。

  一辆辆车舆从宫门口往不同方向离去。与一辆马车擦肩过时,那辆马车里议论声,被夜风吹进江家马车里。

  显然,那辆马车里坐臣子不知晓江家马车相擦过。

  “真是没有江家把爵位交出去了,这是什么未雨绸缪不成?”一个年轻声音询问。

  另一个稍年长嗓音带着醉意,冷哼了一声,道:“我看就是那个养在头孩子不争气,坐不住富贵。也不知道闯了什么祸,要拿祖上传来爵位补上。”

  “那也太败家子儿了吧……”

  两辆马车朝着相反方向走了。

  沈元衡偷偷看了眼江厌辞神『色』,琢磨着该怎么口说些话安慰人。还没琢磨个所以然来,江厌辞忽然了口。

  “祖上传下来爵位是虚富贵。日给母亲挣大尊荣。”江厌辞沉声道。

  “好啊。”华阳主笑着说,“江家祖上不过就是个郡王爵,我儿争气,以后给我挣个王爵回来。”

  “好。”江厌辞答应下来。

  沈元衡看看华阳主神『色』,再看看江厌辞神『色』。心里竟然一时『摸』不准母子两个对话是认真,还是玩笑话?

  不过就是个郡王?

  挣个王爵?

  这话认真?

  沈元衡皱着眉,用手指头挠了挠脸。苦思冥地琢磨了好一会儿,慢慢有了结论——恐怕华阳主说是玩笑话,江厌辞却是认真。

  沈元衡神『色』复杂地望向江厌辞。

  江厌辞这个表哥,不对,是小舅子!这个小舅子总是能干出让沈元衡又震惊又佩服事情。

  不得不承认,这个小舅子是真优秀啊!

  县主姐姐一个这么优秀弟弟,岂不是越发觉得没出息?沈元衡偷偷瞟了一眼江月慢,又飞快地收回视线,蔫头耷脑地低下头。

  江月慢瞥过来。很多时候,江月慢不是很解沈元衡,那脑子里好像总是能产生奇奇怪怪法。

  马车回江府,江厌辞得知月皊不在府中,是回了织云巷。犹豫了一下,连观岚斋也未入,转身牵了马,动作干净利落地翻身上马,马鞭一扬,身影消失在夜『色』里。

  “又走了。”华阳主笑着打趣,“走了也好,儿个府里人知道交爵之事,还不得烦死个人。避一避也好。”

  折腾了一整日,江月慢有些疲惫,与母亲没说几句话,便回了自己院子。

  府里下人知道今日进宫必然是件劳累活儿,早就将泡浴热水准备好了,江月慢回去立刻进了浴室,在热水里泡了很久,逐渐纾解了身体疲乏。

  待她泡浴完,已经快子时了。她慵懒地打着哈欠,取了件单薄寝衣裹在身上,款步回了房。她身上有出浴湿气,也有出浴妩媚。

  沈元衡看着她迈着慵懒婀娜步子缓步朝床榻来,睁着眼睛,喉结快速地滚动了两下,又在江月慢过来时,及时脸,规矩得不敢『乱』看。

  江月慢瞧着沈元衡浑身不自在模样,随手捏了捏红透了耳朵尖。她懒懒浅笑了一声,收了手,软绵绵打着哈欠躺在床榻上,准备睡了。

  不多时,沈元衡也躺了下来。背对着江月慢,听着身后她气息逐渐缓沉,知道江月慢睡着了。

  沈元衡轻叹。也只能在心里无声地轻叹,不敢发出声音来,免得吵醒了姐姐。

  姐姐睡着了,是这对于来说,注定又是个难眠长夜。

  难受啊。

  难受也没办法。忍一忍吧——沈元衡闭着眼睛,在心里坚定地告诉自己。

  ·

  因微生黎回来时辰已不早,月皊又和她说了好久话。所以江厌辞赶来时,月皊也只不过刚沐浴完。她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回寝屋。

  人已经走了屋子中央了,才看见江厌辞坐在床边。

  月皊立即停下脚步,因困倦眯起眼睛顷刻间睁大。她下意识地问出来:“三郎怎么过来了呀?”

  江厌辞很不喜欢她这个问题。

  不喜欢,便不回答。沉默地看着月皊。

  月皊困糊涂了脑子稍微清醒了些。她继续往前走,一直走江厌辞面前。她站在江厌辞身前,垂着眼睛望向,软声口:“我都知道了。”

  江厌辞抬抬眼,仔细去瞧月皊眼睛。问:“没哭?”

  月皊摇头。

  她了,说:“李秀雅过来告诉我。”

  江厌辞皱了皱眉,努力了一下,才起来李秀雅是谁。脸『色』瞬间冷了下去,担心李秀雅又在月皊面前说了难听话,惹得月皊心里难受,她心思敏感,总是爱自责。

  月皊脑子难得灵光了一下,竟然莫名其妙地懂了江厌辞此刻心中所虑,她急急说:“我把她赶跑了!”

  月皊柔软声音里,悄悄藏着一求夸小骄傲。

  江厌辞抿了抿唇,继扬起了一侧唇角,勾出一抹笑来。

  没有事先告诉月皊决定,正是因为担心她哭哭啼啼不愿意。如今看见一双没有哭肿眼睛,江厌辞稍微宽心了些。

  月皊忽然又叹了口气。

  江厌辞刚放松下来心弦立刻紧起,抬眼望向她。

  月皊一双细眉轻轻拢着,是当江厌辞望过来时候,她又立刻舒展了眉眼,重新摆出一张乖柔笑靥。

  江厌辞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才不确定地口询问:“月皊,你真不是在强颜欢笑?我不在时候,你会不会偷着哭?”

  月皊诧异地望着江厌辞,茫然问:“我为什么要强颜欢笑呀?”

  江厌辞沉默,不知如何作答。

  “你不是说过如果我离你,你会天天不心,你若天天不心就会短命。如果我不嫁给你就会害死你。如果我嫁给你,就是救你『性』命。”月皊认真道,“比起荣华富贵,那还是『性』命重要些!”

  江厌辞:……?说过这么没脑子幼稚鬼话?且她还真信了?

  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但是江厌辞还是问了出来:“你信了?”

  月皊眨眨眼,愕然望向江厌辞。她不言,是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她受了惊眸子好像在反问江厌辞她为什么不信?

  月皊睁大眼睛望着江厌辞好一会儿,白过来江厌辞当时是哄骗她话。月皊慢慢蹙起眉来,神情有低落。她慢吞吞地小声嘟囔:“如果我离三郎,日日见不三郎就是会天天不心啊……郁郁寡欢总会生病。生病自然就短寿了……”

  她声音低下去。

  江厌辞惊讶地猛地抬眼望向月皊,看着她情绪低落垂下眼睛,那双动人眉目慢慢泛了红。

  江厌辞心中忽然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奇怪感觉让本能地伸出手来,将立在面前月皊抱在怀里。

  动作那样突然,使得月皊吓了一跳。她愣了一会儿,感受着江厌辞紧箍着她有力手臂,那样重力道让她纤柔身子有一疼。她反应了一会儿,垂在身侧手慢慢抬起来,环过江厌辞身体,抱住肩背。

  她将下巴抵在江厌辞肩上,环过腰身素手,安慰似地轻轻拍着江厌辞后背。她竟是拿出以前哄云芽语气,柔声呢喃:“没有关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以后会越来越好!”

  随着她说话,她搭在江厌辞肩上下巴轻轻地动。有一柔软,还有一酥痒。

  江厌辞很难相信自己在被月皊哄着。笑了,抬起手来,宽大手掌顺着月皊纤柔脊背向上移去,温柔又沉稳地『摸』了『摸』她手。

  江厌辞忽然间意识,说些幼稚话作用是那么大。叹了口气,立刻感觉怀里柔软身子轻颤了一下。

  这是被在意、被关心着滋味。

  月皊在怀里抬起挪了挪,转过脸来,仔细去瞧神『色』。

  “难受。”江厌辞道。

  “那、那……”月皊眼睫颤了颤。她茫然地望着江厌辞,湿漉漉澄澈眸子里浮现了几许无助。除了抱抱,还要怎么安慰呢?

  月皊望着近在咫尺江厌辞,凑过去,动作轻柔地亲一亲低垂眼睛。先亲亲左眼,再去亲亲右眼。

  江厌辞忽然就笑了,甚至也将紧紧箍着月皊手臂松。底不是个时常撒谎玩笑人,江厌辞将目光也移了,不去看月皊。

  月皊愣了愣,后知后觉自己被骗了。

  “哼!”她闷闷软软地低哼了一声,一双手在江厌辞胸口用力推了推,又向后退了一步,彻底从怀里退。她从江厌辞身边上了榻,气呼呼地用被子将自己蒙起来——睡觉!

  江厌辞偎过来,刚喊了一声“月皊”,月皊就在被子里用力捂住了自己耳朵,不去听后面话。

  当然,后来江厌辞将她从被子里捞出来摁在自己怀里时候,月皊倒是没有去挣去推——反正每次她都挣不。

  她索『性』转过身去,面朝着江厌辞,在怀里寻了个舒服些姿势。

  没多久,月皊便睡着了。

  ·

  昨天晚上很晚才睡着,月皊第二天醒来时时辰已经不早了。她『揉』着眼睛睁眼,床榻侧地方已经空了,江厌辞早已起身。她抬起眼睛,望向窗牖方向。

  隔着一扇窗,春日光芒亦能温暖地照进来,清楚地告诉月皊时候不早了。

  月皊呆躺了一会儿,告诉自己得起来了。她今天有好些事情要做——嫁衣上刺绣花样有好几种选择,她挑了好久,今日就得定下来了。她还要挑出来合适首饰来搭嫁衣才行。

  她婚期很急,很动东西注定不能像姐姐出嫁那日准备得那么精美,也不有任何地方是凑合着,尽量做称心如意。

  她望着床榻顶部,心里还是有一没有站在实地上虚无感。

  ——她真要成亲了吗?和江厌辞?

  这个问题,她默默在心里问了自己好几遍,最后无意识地呢喃出口:“我真要和三郎成亲了吗?这是真吗?假吧……”

  “是真。”

  诶?

  月皊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眨眨眼,寻声望去,看见江厌辞身影。她居然没有注意江厌辞一直坐在屋中西北角。

  月皊立刻捂住了自己嘴,恨不得把刚刚发傻疑问塞回去。

  江厌辞放下笔,拿起桌上糖盒朝月皊走过去。立在床榻旁,江厌辞打糖盒,取出一颗浅粉『色』软糖,递过去:“张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