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廿_妾宝
笔趣阁 > 妾宝 > 第70章 廿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0章 廿

  第七十章

  树干的晃动,让月皊急急抱紧树干。她僵着身坐在树上,抿着唇下望去,目光追随着江厌辞大步离去的背影。

  她安静地望着江厌辞的背影逐渐远去,一直抿着唇不吭声,忍下喊三郎来的冲动。

  直到江厌辞的身影消失在郁郁树林里看不见,月皊才收目光。她先蹙眉望一眼悬空的高度,心中难免瞬间生出惧。

  跳下去?她断然是不敢的。

  她转头打量着棵树的主干。似乎能抱住大树的主干爬下去……

  想法刚一冒出来,月皊不由视线沿着树干徐徐往下望去。

  怎么能越看越高呢?

  月皊明白,不是她在树上坐一会就变得胆大,而是因江厌辞在她身边她才不怕。

  可是三郎不能一直陪着她,她也不能一直坐在树上。

  眼泪簌簌落下来,月皊腾出一来飞快地擦。背上沾满泪水,她才后后觉三郎已经走远看不见,她哭也没么的。

  她不再忍着眼泪,任由一颗颗委屈的、心酸的、不舍的、畏惧的泪珠一颗接着一颗落下来。

  她小声地哭好一会,慢慢止泪。

  “不能再哭……”她低低地喃喃语,抱着树干的越发力。她朝着大树主干的方挪去,一直到腿侧紧贴着主干。

  她要下去。她能行的。

  可是抱着树干好半天,仍是不敢动作。从么高的树上爬下去,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难……

  月皊见脚步声。

  她以错,反应一会,才转头望去。

  江厌辞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她泪水弄花的视线里。她望着他的眉宇,看见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她看不出江厌辞的心情。

  江厌辞沉默地走来,立在树下仰头望着月皊好一阵,才开口:“再说一次,你要么东西?”

  月皊将脸偏到一侧去,不去看他,狠狠心,执拗地说:“放妾书。”

  江厌辞紧紧抿着唇,腮线亦跟着紧绷。

  又是一阵沉默,他再开口:“再给你一个改口的机会。”

  月皊闭上眼睛,力掐一下己的背,让己不许哭,不许服软。她提高音量,语气坚决:“三郎重诺,不可以说话不算数。你说我想走随时都可以走的!”

  月皊咬唇,再狠狠心:“说话不算数是小人之举!”

  江厌辞抬脚,踹树。

  高大的古树剧烈晃动起来。月皊惊呼一声,双肩惧怕地缩起来,双臂紧紧抱住树干,眼睛也死死闭上。

  枯叶一片又一片从树上落下来,其中一片枯叶打着卷翩翩落在江厌辞的靴边。

  江厌辞脸『色』微青。他深吸一口气,望着缩在树上的娇小身影,沉声:“跳下来。”

  月皊没动。

  江厌辞便又抬脚,在树干上更加力地踹一脚。一脚的力道属实不轻,整棵树都剧烈摇晃起来,尤其是树端晃得厉害。

  月皊颠一下,屁股离坐靠的枝干。她十分有志气地咬住唇,不让己惊呼丢脸。可是裙料柔滑,屁股从所坐的枝干滑下去,朝树下去跌去。她使劲双臂去抱摇晃的树干,可是她哪有那么大的臂力?整个人终是风筝似的从树端掉下去。

  摇晃的枝杈在月皊的视线里不断后退着。

  月皊愣愣睁着眼睛,本能地伸出去『乱』抓,企图能抓到些么救命。

  明明是短的时间,可是月皊睁大眼睛,却觉得掉下去的失重时刻是那么漫长。

  她有着摔下去的恐惧,心里又隐隐埋着一颗种,那颗种碧绿的『色』泽,生机盎然地在她心头挠痒痒,预示着她还在期盼着么。

  她的后背终于落到实处,不是坚硬的地面,而是江厌辞的胸膛。

  月皊在他怀里抬起眼睛,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

  当真的他接在怀里,月皊才恍然原来她在心里一直坚信会他接住。

  江厌辞面无表情,并没有看月皊一眼。他目视前方地往前走去。

  月皊抿抿,终是先颤声开口:“放下去,会、会压到三郎臂上的伤……”

  江厌辞好似没见一样,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脚步更是没有半分停滞。

  月皊心里想着他今日拉弓时还扯到伤口,如今小臂又在她膝窝下压着……

  她犹豫一会,抬起来去攥江厌辞的衣襟,轻轻地摇摇:“三郎……”

  “你最好不要说话。”江厌辞道。

  月皊捏着他衣襟的指尖颤颤,怯生生地抬眼去看他。

  江厌辞才低头望怀里的人,冷声:“你爱走就走爱留不留。”

  好半晌,月皊慢吞吞地点头。她想说好,可是记得他不让她说话,慢慢抿起唇,医生也不吭。

  江厌辞不想看她。简直是越看越生气。

  江厌辞抱着月皊走去,羽剑门的几个人仍聚在一起说说笑笑。见江厌辞抱着月皊来,余愉赶忙站起身,笑着说:“廿廿,你怎么累得己走不动道吗?”

  “没、没有……”月皊小小声地应句,立刻去瞧江厌辞的脸『色』,立刻又抿起唇。

  几个人也都看出来江厌辞的脸『色』不太好。

  独眼十四硬着头皮站起身,诚恳道:“门主,『乱』编瞎话是我的错。我再不……”

  独眼十四没有再说下去。因他和旁的几个人都发现江厌辞脚步毫不停留,甚至连眼角的余光也没有给他们几个,抱着月皊直接下山。

  几个人面面相觑。

  “吵架吗?”白衣书生问。

  阿梅皱着眉,没接话。

  浮离径倒一杯酒,语气随意地说道:“门主和十四当初阿梅抛弃时的表情有些相似。”

  独眼十四骂骂咧咧地抱着胳膊倚靠在一侧的山石上。

  十一抬头,若有所思地望着江厌辞离去的背影。

  江厌辞一路沉默地抱着月皊下山。

  两人本是骑马上山,可是上山之后,那匹马竟己跑到山下,去寻马车的另一匹马。

  江厌辞不是执意想抱着月皊,而是嫌弃她走得太慢,他急于立刻府。至于月皊腿弯压到的伤口,反正他没有痛觉,也无所谓。

  到山脚下,他将月皊扔进马车里,冷着脸吩咐车夫快马加鞭赶去。

  月皊坐在车厢角落里,抬起眼睛来端详着江厌辞。他垂着眼,脸上没有么表情。

  那些话压在月皊心里犹豫那样久,如今说出来也是那样坚决,毫无转的余地。

  既然已经决定,又何必再样频频望去。

  月皊默默收视线,望着己的足尖,强迫己不去看三郎,不去关心他的喜怒。

  两人一路沉默地到洛北郡王府。又沉默地先后下车舆,继续沉默地往观岚斋去。

  眼看着快要走到观岚斋,月皊终于故意勇气小声说:“那、那我去荣春……”

  “不是要放妾书?”江厌辞沉声。

  月皊怔怔,才低低地“哦”一声,继续默默跟在江厌辞的身后,跟着他进观岚斋。

  江厌辞没有去书房,而是直接进寝屋。

  月皊亦跟进去。

  她咬咬唇,小声:“我帮三郎研磨?”

  江厌辞闭眼睛,再睁开,平静的语气开口:“来。”

  月皊走去。

  江厌辞忽然转身,单握住月皊的腰,将人转身去,又力一堆,让月皊趴在桌上。

  江厌辞蜷起的指握握再展开,他抬,在月皊的屁故上打一巴掌,冷声:“你要么东西?”

  月皊眼睛红红的。她咬着唇不让己哭,缓缓情绪,才尽量平缓的语气,坚定地说:“放妾书……”

  软软说么一句,她深吸一口气,又提高音量更重的语气:“我要放妾书!我要离开你!你打死我我也要走!”

  月皊最后一句话属实有点扎人,好似把江厌辞看成打骂虐待她的人。

  江厌辞修长的指蜷起再展开,展开又握紧,几次之后,终是没忍得再打她一下。

  他松开摁着月皊肩头的,后退一步,冷声道:“好。我就去给你写。”

  江厌辞再看月皊一眼,转身大步往外走,往书房去给她写放妾书。

  月皊默默着江厌辞的脚步声远去,她的身无力地滑下去,整个人丢魂一样跌坐在地上,脊背靠着桌腿。

  她呆怔好一会,才抬起双,双捂住己的脸,无声地开始哭。泪水快弄湿她的心。

  “娘!娘!江二爷案结!”花彤气喘吁吁小跑着进来,见到月皊坐在地上哭,吓一跳,赶忙跑去扶月皊。

  月皊抓着花彤的,问:“怎么判的?”

  “江二爷夫『妇』打进天牢秋后问斩,当年直接参与的人同罪。几位少爷们倒是放来。”花彤说,“押送江二爷夫『妇』的囚车正经前街。”

  月皊呆怔一会,立刻爬起来,快速往外跑。

  “娘你干么去呀?”花彤急急追上去。

  月皊从未跑得样快。她一口气跑出江府,又跑进前街的闹市,去追那辆囚车。

  囚车故意走得不快,围观的百姓幸灾乐祸朝囚车砸东西。

  “等一等!”月皊顾不得旁人的眼光,拼命地往前跑。

  砖路湿滑,她跌倒在地,顾不得疼痛,快爬起来继续去追囚车。

  围观的百姓瞧见她,认出她,立刻议论纷纷。

  处的事情惊动押送囚车的官员,官员喊停囚车,坐在马背上诧异望。

  月皊终于追上去。她死死握住囚车的铁栏杆,睁大眼睛望着里面的江二夫人。

  “二婶娘,我的生母是么人?她现在在哪?”

  囚车里的憔悴狼狈的江二夫人抬起头,盯着月皊看一会,忽地笑。

  “在哪?当然是死。”

  月皊双唇颤颤。分明她心里早就有心理准备,可是如今话,她心里仍旧一阵抑制不住的剧痛。

  “你以你么天生体弱?”江二夫人沙哑开口,“准备的孩都不合适。你才八个多月就剖腹取,然体弱。”

  月皊眼前一黑,好似么都看不见。

  廿是她的生日。

  那一日,是她与个人世间相识的日。

  同一日,她的生母剖腹取,流干身体里的血,甚至无人收尸。

  月皊以前喜欢喜欢己的小名。

  她握着囚车铁栏杆的松开,整个人无力滑下去,抽去所有神魄似的跌坐在地。

  花彤不怎么办好,求助地望走来的江厌辞。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