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没什么是不可以的。_妾宝
笔趣阁 > 妾宝 > 第54章 没什么是不可以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4章 没什么是不可以的。

  第五十四章

  月皊猛地停下脚步,一下子抽回被江厌辞握着的手,双手交叠着紧紧捂住自己的嘴。

  她心跳怦怦快两声,从未像这一刻责怪起自己的迟钝呆笨。

  她该说这个话。

  她能害三郎。

  她连这个念头都该有。

  月皊只是盼着江厌辞没有听见。

  她笨拙地开口胡『乱』地搪塞着想要敷衍过去刚刚的胡言:“什、什么时候去?白家愿意碰这个麻、麻烦事吗……”

  江厌辞这才侧转过身来,望向月皊。

  本是望着他的月皊却鬼使差地低下头,用兜帽遮住视线,也遮住她难堪的脸。

  她因为自己的失言而悔得眼角慢慢泛红。

  “廿廿。”

  月皊听见江厌辞唤她的小名,她心轻颤一下,怀疑是是自己听错。三郎前会这样唤她。

  被兜帽遮大半的视线,她看见江厌辞的靴子朝她迈过来一步。他停她身前,很近的距离。

  她很想向后退,很想很想。可是一双腿像是闹小脾气有它们自己的主意,肯听她的话,胶原地肯往后退。

  “也是行。”他说。

  月皊觉得自己的耳朵坏掉。是听错三郎唤她的小名,又罢工肯将听来的话传到脑子。

  三郎说什么?

  月皊脑子懵懵的,明白。

  江厌辞瞥着月皊宽大的兜帽仿佛将她的视线都遮。他重牵起月皊的手,牵着她往回走。

  江厌辞眼,很多事情都没有那么麻烦。

  也是行,果——

  是因为想借着留他身边的机会侍奉母亲,是因为待他身边才安全,这些江厌辞看来可到荒唐的理由。而是真心欢喜地想留他身边。

  那就,没什么是可的。

  许久,月皊重抬起眼睛,望向身侧的江厌辞。目光缓柔地望着他,带着几分舍。

  ·

  月皊跟着江厌辞回到江府,没想到恰遇见前来贺岁的孔承泽和孔兮倩兄妹,他们已经拜贺过,正要离开。

  月皊微微惊讶,孔承泽和江云蓉的婚事闹得两家彻底僵。孔家兄妹怎么还来登门贺岁?

  看见月皊,孔承泽也略显惊讶。他脸『色』变又变,终究是错身而过各行一段距离后,又折回江府,追上去。

  有些话说,折磨得他夜夜得安眠。

  “姨娘。”他有些艰难地用这样的称呼唤月皊。

  月皊停下脚步,转过身去,她看着孔承泽朝她走过来,微微蹙起眉,她朝一侧挪一小步,靠近江厌辞一些。

  孔承泽是朝江厌辞深揖行过见礼,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望向月皊。

  江厌辞瞥孔承泽一眼,对月皊说:“我前面等你。”

  “要……”

  可还没等江厌辞抬步,月皊就攥住他的袖子,让他走。

  江厌辞微微侧首望月皊一眼,没有走开。他眼,自己走开留下想说话的人单独说话是再正常过的事情。然而这门府邸却行。想来,也是因为他月皊身边,孔承泽才能追上来说话。

  “我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跟你赔罪。”孔承泽面『色』憔悴,暗沉的眼底聚着痛苦,“当日端王府,我没有勇气站来帮你,是我最后悔的事情,这事折磨着我的良心。我得过来跟你赔罪,为我的袖手旁观和懦弱赔罪……”

  他将腰深深的弯下去,声音也带着几许哽咽。

  “我没有怪过你。”月皊说。

  孔承泽惊讶地抬起眼深深望着月皊,眸的惊讶很快散去,重浮上痛苦和悔意。他说:“管你怪怪我,我今日都要为自己当初的懦弱来赔罪……”

  “。”月皊轻轻点头。然后她用很认真的语气说:“果你真的想赔罪,那就永远都要来见我,要寻我说话,要和我有半分瓜葛。”

  月皊顿顿,再颇为硬气地补一句:“果你做到我就怪你,果你做到我就恨死你。”

  孔承泽愣住,又踉跄着向后退两步,脸『色』惨白地望着月皊。

  “你答应吗?”月皊问。

  孔承泽双唇颤颤,良久,才艰难地『逼』着自己点头。

  “那就再见。”月皊福福身,转身离去。

  江厌辞跟着月皊转身,听她小声嘀咕一句。他仔细辨辨才明白月皊蚊子声呢喃的那句话是——“有病。”

  江厌辞略扯唇角,脸上『露』丝容来。他抬手,搭月皊的肩上。

  又觉得深闺小姑娘似乎大喜欢这样的姿势。

  他隔着她的兜帽,轻轻怕下她的后脑,将手放下。

  ·

  江云蓉穿着正红『色』的衣,云鬓间戴满最爱的首饰,站远处。她看着孔承泽赶到月皊面前说话,她垂一侧的手紧紧握着,指甲嵌进肉。

  她听说孔家来人拜岁,心升希望来。是是她和孔承泽还能重归于?她穿上衣,戴上漂亮首饰,又仔细妆容,满怀希望的等待着。

  可是她等来等去,并没有等到孔承泽来见她,而是等到孔家兄妹告辞离去的消息。

  她白脸,慌张地追过来,就看见她心心念念的心上人正月皊面前,点头哈欠一副讨又卑微的情。

  东篱从远处一路小跑着赶过来,打量一番江云蓉的情,才低声禀告:“问过老夫人身边的碧溪,娘子您猜的错。”

  江云蓉全身发冷,坠冰窟。

  最近孔家人几次上门,想要缓解两家关系的用意十分明显。江云蓉心升起与孔承泽破镜重圆的希望来。

  原来这只是她痴人瞎想。孔家是想缓解两家的关系,却并非是通过重修她与孔承泽的关系,而是想促成另一桩姻亲关系……

  “我连被当成两家重归于的棋子都行吗?”江云蓉问。

  东篱低着头,敢答话。心却明镜似的清楚她家娘子和孔承泽是可能,否则孔承泽当初也会那么决绝地下休书……

  只是这些话,东篱哪敢说啊。

  江云蓉忽然用力握住东篱的双肩,力气那样重握得东篱肩膀生疼,也让她从思绪回过来。

  “那个小贱人已经成那样,他为什么还想着她?我究竟哪她?”江云蓉瞪圆眼睛,眸迸激烈的恨。

  东篱瞧着江云蓉这般情,心也生几分惧来。她觉得再这么下去,她们娘子早晚要为一个男人发疯。

  ·

  江厌辞送月皊回荣春堂,刚迈进方厅,就听见华阳公主抱怨——

  “把两家关系搞僵,现想拿厌辞的婚姻大事来修复两家关系?我看老太太是老糊涂。那孔兮倩哪配?孔家配!”

  看着江厌辞和月皊迈步进来,华阳公主立刻住口,再提老太太想撮合江厌辞和孔兮倩的事情。

  这事儿必说给孩子听,让孩子心烦。她这就过去。

  江厌辞将人送回来,回他自己的观岚斋。

  待江厌辞走,华阳公主拉着月皊的手,让女儿挨着自己坐下。她仔细打量一番月皊的『色』,小心翼翼地开口:“廿廿,你想清楚吗?”

  月皊垂着眼睛,长长的眼睫蓄下两道月牙弯影。她也去看母亲,始终低着头,望着自己的裙角,低声说:“想……”

  华阳公主的心情忽地紧张起来。

  月皊勉强扯起唇角来,扯一个温顺柔和的浅。她软声说:“我留这,阿娘瞧着我的处境会心酸。日后三郎娶妻,迎正妻前纳妾是给三郎未来的夫人添堵。”

  “三郎应该有一段举案齐眉的姻缘,就像阿娘和阿耶那样没有旁的人。我也应该勇敢一点,能……”月皊抿抿唇才能继续说下去,“能那么依赖着三郎。”

  她努力去。

  “我今天去看望一个友人。我们说啦,要一起开香粉铺子呢。阿娘,我也能照顾自己、养活自己。一定能的。”

  眼泪掉下来,她赶忙擦掉,再着说:“我都长大啦,能天天赖阿娘身边啦。过我会经常来看望阿娘。或者阿娘去看望我也呀。”

  她去拉华阳公主的手,双手将阿娘的手攥两只手之间,用力攥紧,给自己勇气。

  华阳公主亦跟着落泪。她颤着手,将月皊搂怀,紧紧地拥着,一下又一下轻拍着月皊的脊背。

  “,……!”她颤声,却除一个“”字,再说其他的话。

  女儿终究是走她觉得正确的路,可是到这一步,她心又万分的舍得。果有选择,她也希望女儿永远长大。可是命运就是这么残忍,那些苦难的经历伴着月皊,终究是会影响她一生。她再也能像前那样无忧无虑。

  月皊安静地偎母亲的怀,对未知的未来有着茫然的畏惧。可是母亲温暖的抚慰像一种鼓励,让她得微起来坚强地往前走。

  ·

  翌日,华阳公主带着女儿去寺上香。

  她每今日都会去寺祈愿,每次都带着江月慢。只是今多两个人,仅格外带月皊,还多个江厌辞。

  清安寺坐落一处山脊,被群山环绕着,占地小。寺庙人来人往,仅是大富大贵之户,也有许多寻常百姓。

  偶尔能遇见些认识的人,每个人都要会自觉将目光落月皊身上。

  华阳公主一直牵着月皊的手,并没有让月皊故意避开见熟人。

  江厌辞对拜佛这种事并没有什么兴趣。他将目光落月皊的面颊,看见一张乖巧的脸。

  他再抬眼,望向立月皊对面的人,那『妇』人明明与华阳公主说话,目光却一次次悄悄打量着月皊。

  江厌辞皱皱眉,再看向月皊脸上的容,心下生些厌烦来。

  月皊跟华阳公主身边见过几波熟人,终于略空闲下来,跟着母亲和姐姐去茶室暂歇。

  月皊奇地打量着墙壁上的经文,又从开着的窗户朝外望去,看见一大片红灯笼。

  远处有一棵很的古树,树上悬着一道道红绸。树下坐个僧人,僧人的面前摆着木案,正有人僧人面前求解签文。

  通往那棵挂满红绸的古树的必经之路两侧挂满一盏盏红灯笼,每个红灯笼上隐约有字迹。

  华阳公主瞧着月皊看得,声道:“那可求平安符,你想过去转转吗?”

  华阳公主环顾茶室,见江厌辞并没有跟进来,道:“若你想去,让冯嬷嬷跟着你。我和你阿姐还要等慧悟大师过来,能陪着你。”

  月皊犹豫一下,才点头说。

  倒也是因为想凑热闹。而是因为这是她第一次来寺庙。前都是阿娘和姐姐给她求平安符,她这次容易来寺,想给阿娘、姐姐,还有三郎,各求一道平安符。

  有人正往那边的古树去,有人已经从那边回来。两旁悬满红灯笼的小路,人来人往。

  月皊靠边往前走,默默望着悬挂得并的红灯笼。原来每一个红灯笼上都被人愿望。因为下心愿后要悬挂起来,所才故意设得这样矮。

  月皊一边往前走,一边瞧着每一个灯笼上的心愿。

  灯笼之上的心愿大多是许愿、姻缘,家人安康,也有些让月皊忍俊禁的小心愿。

  比——

  “希望阿娘包的包子能多放点肉。”

  “隔壁孙家的那狗赶紧拴上行行。”

  “下次见到她,一定会再脸红结巴。”

  月皊专注地瞧着灯笼上每一个或大或小皆真挚的心愿,唇角弯又弯。

  一阵风吹来,悬路两旁的灯笼霎时挤挤撞撞地跳起舞来。月皊面前刚瞧过的那盏灯笼忽然就被风吹落。

  月皊弯腰,去捡灯笼。

  她的手还没碰到灯笼,视线现一个男子修长莹白的手。食指上套着一枚很细的翠玉扳指,很是眼熟。

  月皊缓慢地颤颤眼睫,垂眼静默片息,待落地面的灯笼被对面的人捡起来,她才迟缓地站起来。

  李淙将那盏灯笼挂起来,望着上面那句笔画『乱』飞的——“下次见到她,一定会再脸红结巴。”

  良久,他徐徐将目光收回来,沉静的视线落月皊的身上。

  月皊抬起脸来,唇畔挂着得体的浅,她望向李淙,略弯膝福福,平静开口:“殿下。”

  李淙喉间微动,终是压下言词,轻轻颔首。

  李淙没有想到会寺遇见月皊,她前从来寺庙。他远远看见她。她穿着红『色』的斗篷,兜帽上雪『色』的茸『毛』温柔地时时蹭着她的脸颊。宽松的斗篷裹她身上,显臃肿,反倒衬得她人纤细,小小的一点。

  她贴着路边往前走,专注地瞧着身侧的一盏盏红灯笼上的心愿。

  他一步步往前走,她也一步步朝着他的方向走来。李淙凝望着一步步逐渐缩减距离的月皊,目光瞬息舍移。

  两个人之间遥远的距离终于被拉短,风起时,他们相遇。

  可是为什么,要这个时候见到她?他还没有考虑清楚的时候,见到一个情绪低落过分清瘦的她。

  她是是过得?

  这个疑『惑』李淙心升起,又被他自己觉得可极。她怎么可能过得。

  而她过得的元凶,是他啊。

  月皊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经过李淙。

  风止,仅将这条小路两侧的红灯笼吹得东摇西晃,也将月皊的斗篷衣角向一侧吹起,碰过李淙垂身侧的手。

  李淙的手颤一下。

  他一动动静默地立那,待月皊经过他的身边继续往前走去,他才转身,望向月皊离去的背影。

  想要追上去的心是那样的强烈,强烈得让他的整颗心都变得开始剧烈疼痛。

  胸腹间的难受,让他想咳。

  可是月皊还没有走远,他想让月皊听见。他脸『色』苍白地憋着,待月皊走得远些,他才弯腰一阵阵地咳。

  鲜血染红他没有血『色』的唇。

  “殿下!”小春子急得眉『毛』是眉『毛』,眼睛是眼睛。

  半晌,李淙才将心悸缓过来。他缓缓舒一口气,才抬起被月皊衣角碰过的手。

  他摊开手掌,掌握着一枚平安符。

  那是他刚刚给月皊求的平安符。

  他抬眼,再朝前方望去。人来人往热热闹闹,早已看见月皊的身影。

  远处,江厌辞目睹两个人相见的场景。

  他『色』淡淡,脸上看什么表情。

  ·

  清安寺有些远,来这一趟,几乎折腾大半日。等回到江府时,已是傍晚时分。

  月皊本就身子弱,华阳公主和江月慢最近又染风寒,坐这么久的车,三个女人都有些疲惫。

  江厌辞没跟去荣春堂,到江府回他的观岚斋。

  月皊沐浴衣刚收拾,孙福过来请她去观岚斋一趟。

  刚,月皊也想要将给江厌辞求的平安符拿给他。

  江厌辞亦是刚沐浴过,他坐房窗下。天『色』已经暗下来,他的寝屋却还没有掌灯,屋子有些暗,只凭着从他身后的窗纸漏进来些微薄的光。

  月皊握着手的平安符刚要开口,江厌辞却开口。

  他说:“把你的身契拿来,明日拿去改户籍走章程。”

  “。”月皊点头,朝江厌辞走过去。

  江厌辞看着她走近,又问:“月皊,你想吗?”

  月皊江厌辞身前三四步的距离停下来,她微微用力地攥紧手的平安符,点头说:“想。三郎,我、我……搬去白家吧!”

  江厌辞没有回话。

  月皊抬起眼睛来,小心翼翼地望着江厌辞。可是屋内光线晦暗,她有些看清江厌辞的表情。

  屋内长久的沉默让月皊心生几分安,她忐忑地再次小声开口:“这段时日多谢三郎的照拂。我……我仔细想过,三郎说的对,我适合留江家。多、多谢三郎帮我寻的人家……”

  月皊声音越来越低,说到最后,她慢吞吞地垂下眼睛,心有些酸涩,还有多对未来的茫然和惧意。

  又是一阵很长时间的沉默。月皊握着平安符的手指尖微微颤颤,微微用力地握紧。

  她本是来送平安符的,可她又忽然之间迟疑。是是她应该送江厌辞这东西?

  “所……”江厌辞终于开口。

  月皊立刻抬起眼睛望向他。

  江厌辞眸『色』深深,他说:“你见过他一次,就想通决定要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