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双影_妾宝
笔趣阁 > 妾宝 > 第44章 双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4章 双影

  四十四章

  月皊和离娘并肩立在画舫上,静静望着夜幕里升又绽放的烟花。待巨大的烟花消弭于夜幕,离娘才收回目光含笑望着月皊,请她进去。

  月皊跟着离娘进了舫内,才发现离娘显然并没有为守岁做任何准备,舫内的茶水和糕点和平时一般无二。

  月皊下识开口:“是来得太突然,也没提前支会一声。让令松和花彤去买些吃的过来。”

  话说完了,月皊才识到不对劲。若是往常,她让令松去买些什么再寻常不过。可如今……她身无分文。

  离娘笑着接话:“瞧你这话说的,你来这里是客人,那一口吃的东西哪能让你买,打的脸不是?不过的确需要你的侍卫帮忙跑一趟腿,红儿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月皊抿唇笑了笑。

  离娘说着,走进里间去拿钱银,交到令松手中,嘱咐他去哪几家铺子买东西。她对玉澜畔很熟悉,哪家铺子的东西吃了如指掌。

  不过今日是除夕,大多数商铺都提前收了工,赶到家中一家子人团聚守岁。往日通宵达旦的九环街也异常冷清。离娘嘱咐令松去的几家,已经是她能想到的可能仍营业的方。

  月皊挨着离娘坐下,望见放在一旁的琵琶,询问:“你刚刚唱的歌谣未听过,也完全听不懂。是你家乡的土话吗?”

  “是。”离娘点头,“原来没有告诉过你吗?是姚族人。刚刚那支曲子也是姚族的语言。”

  月皊愣了一下。这事儿她还的确不知道。姚族以前也是个小国家,可惜方小,风雨飘摇多年,后不得不俯首称臣,由国变成族。

  姚族可太远了,月皊以前未接触过那里的人。她琢磨了一会儿,说:“隐约记得不知是谁说过姚族美人特别多。像还有一种风俗,姚族有一些贵女一生只以牛『乳』、羊『乳』为食,为了肤?不过应该是胡说的吧,哪能一生都吃『乳』类?”

  月皊一想到一辈子只吃一种食,旁的美食都不能碰,就觉得很可怕。

  离娘笑笑,道:“不是胡说,的确有这样的贵女。却不是一出生就如,而是要到六七岁,看出了模样,挑着看的培养成贵女。”

  月皊惊讶睁大了眼睛。原来那些传言是真的?

  离娘一边给月皊倒茶水,一边柔声说:“然后将这样的贵女送到周边的国家,祈求和平。”

  离娘放下茶壶,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母亲就是这样自小被挑中的贵女。”

  那些幼时听来的,带着些传奇『色』彩的故事,忽然变得残忍来。月皊蹙眉询问:“那、那伯母现在在哪呢?”

  “早就不在了。”

  “是不,不该提到这些……”月皊心里顿时攀上了歉。

  离娘却只是笑笑,手指头点了点月皊的额头,软声道:“不必这样。在很小的时候母亲就不在了,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她又温柔问:“刚刚的歌谣听吗?”

  月皊点头。

  离娘便抱琵琶,轻拨琴弦,重新唱故土的歌谣。她很小就离开了姚族,来到中原。为数不多会的几支姚族歌谣都是小时候跟母亲学来的。

  月皊安静听着。虽然听不懂,却也觉得姚族的语言很是柔情。

  窗牖开着,河面飘着一盏盏红『色』的河灯。潋滟的水面上,映出天上的弦月和繁星,还有时不时绽开的烟花。

  月皊忽然觉得自己的日子也没那么难过,阿娘和姐姐都还在,虽然今时今刻不能聚在一,可她们都在同一轮月下。

  又过了一会儿,令松终于回来了。不过离娘让他去买的东西,他也只是买回来一半而已,其他几家都提前歇了业。

  月皊让令松和花彤也过来一坐下吃东西,勉强也算热热闹闹。

  红儿捧着一支红梅跑进来的时候,看见这么多人懵了一下。

  “怎么这么早回来了?”离娘询问。

  红儿撇撇嘴,将怀里捧着的红梅放进青瓷细口花瓶里,然后才走过来挨着离娘坐下,嘟囔着:“怕你一个人孤零零呗,没想到这么多人。”

  红儿亮晶晶的眸子转了一圈,望向月皊,她忽然身跑到月皊耳边低声说:“三娘子,你帮忙劝劝,让们娘子别这么拧巴,有高枝不攀,傻得要死!”

  离娘隐约听了个大概,叹了口气,板脸来:“红儿。”

  “什么都没说!”红儿吐了吐舌头,立刻退开。她桌上盘子里拿了鸡腿,说:“既然有客人陪着娘子,那自己出去玩啦!”

  说着,红儿哼着小曲儿跑下了画舫。

  离娘刚想开口说话,外面忽响一阵阵烟花爆竹之音。月皊扭头朝窗外望,又忍不住走出舫内,立在舫头,抬脸来,邀望着夜幕里一朵朵的烟花。

  过去十七年,锦衣玉食。多漂亮多盛大的烟花都见过,不过尔尔。没想到今朝躲在这里来,再看于黑暗中绽放的绚丽『色』彩,竟是另一番心情。

  离娘亦跟着走出舫内,立在月皊身侧,与她一仰望着绚灿的夜幕。

  待长一阵的烟花结束,夜幕暂时归于平静。月皊才侧转过脸,望向离娘,说:“红儿刚刚让劝你。”

  离娘含笑摇头:“什么高枝不高枝的,别听她胡说。”

  这些过于私密的事情,似乎不该过问。月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出来:“红儿说的……是大殿下吗?”

  “四年前,得大殿下救。后来他突然出事被陷害赶去边。再见时,已经成了玉澜畔迎来送往的笑脸人。他于是救命恩人,可他却觉得年匆匆离京前没有将安排妥,待多了丝不该有的愧。”离娘顿了顿,“仅而已。”

  离娘望着河面一盏盏飘摇的河灯,说得云淡风轻。

  听了离娘的过去,月皊听得唏嘘。人这一生的命数,说不定何时会有变数。她为离娘遇的挫折心酸,又辗转想到自己。

  她有时可以安慰自己如今也不算很差,可更多时候还是忍不住酸楚。尤其是这样热闹的除夕夜。远处断断续续的烟花爆竹声,越发衬得她影单影只。

  明明只能听见烟花爆竹声,可她像能听见家家户户传出的欢声笑语。

  “廿廿,你怎么哭了?”离娘拿着帕子给月皊擦眼泪,“今天可不许哭哦。”

  月皊有些不思笑来,嗡声辩解:“没哭呢……”

  一阵凉风吹来,吹拂月皊的裙角,让她的身影显得越发单薄。

  风了,离娘瞧着月皊穿得不多,说了句“去给你拿件外衣”,便快步钻进了舫内。

  月皊低下头,失神望着舫下河面。一颗眼泪坠下去,惊扰水面的平静。她落在水面上的纤细影子也跟着飘摇破碎来。

  她望着水面上孤零零的影子,眼眶里蓄着的泪弄花了视线。她觉得让离娘瞧见了不。她急忙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压了压情绪,将眼泪生生压回去。良久,她松开手。

  她映在水面上的身影重新出现在视线里。可又不止她一个人的影子。

  望着水面上挨在她旁边的身影,月皊愣了一会儿,才惊愕转眸望过去,仍是不敢置信的模样,软声:“三郎……”

  不见她身影,江厌辞以为她又被谁掳走。结果她躲在这里哭。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真想将月皊踢下水,洗洗脑子。

  他冷着脸,沉声开口:“回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