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如果你想的话。”_妾宝
笔趣阁 > 妾宝 > 第29章 “如果你想的话。”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章 “如果你想的话。”

  第二九章

  余愉坐在马车前面,搓着冻僵的手,时时望向春楼的向。黎明时,她终于看见师兄抱着月皊从春楼里出来,她赶忙跳下马车,下意识地想要迎上去,可刚迈出步又生生停下脚步,甚至向后退了两步,立在侧等着。

  待江厌辞抱着月皊走过来,余愉立刻将车厢的打。

  江厌辞将月皊放车厢,余愉伸长了脖子朝里面的月皊望去,可桃花面具遮了月皊的脸。她有想问月皊怎么样了,但偷偷瞟眼师兄的神『色』,并敢问。

  江厌辞查看了车厢内的灯盏,时熄了,才为月皊将车关上,并未去,而是和余愉起坐在了车前。

  也许她更希望个人待会儿,他想。

  余愉赶忙绕到另边跳上去,“驾”的声赶马,调转马头往赶。

  路上,她几次三番想向身边的江厌辞询问月皊的情况,可直到马车抵达万福客栈,她还是没敢问出口。

  江厌辞将车拉,往里望去,由皱了眉。

  月皊安静地缩在角落,低着头。他将她放去时是什么姿势,现在仍是什么姿势,这路就没动过。

  江厌辞朝她伸出手:“到了。”

  月皊这才有所动作。她缓慢地抬起脸,似才知车被打了样。她朝江厌辞伸出手,指尖刚碰到他的手,她的指端忽然像被细针扎了下,蛰得她迅速收手。

  她局促安地将手放在腿上,反复又快速地下下抓着腿上的裙子,来掩饰指上的颤。她躲在面具后面悄悄舒出口,再次伸出手,这次却没有将手递给江厌辞,而是扶着车壁,艰难地自己走出去。

  江厌辞望着她。

  月皊自己下车,脚尖刚碰到地面,双腿发软,根本站稳。她身子虚软地踉跄了下,朝侧跌去,撞江厌辞的胸膛。

  对于她的虚弱,江厌辞并意外。他未言,直接弯腰,探手去抱她。

  月皊下意识地伸手,抵在他胸口想要推他。可是推却的动作还没做出来,她已反应过来。那抵在江厌辞胸口的纤指慢慢软下来。

  余愉跑着去叩,店小二打着哈欠来。虽困顿,他仍旧笑脸寒暄:“这是昨晚出去了?外头冷着呢,快来。需要什么知会声……”

  江厌辞脚步有没停顿,抱着月皊上楼到房间。他直接将人放在床榻。月皊刚脱离他的怀抱,立刻朝床里侧的角落缩去。

  江厌辞转身往外走。

  余愉跟来:“师兄……”

  江厌辞并没有理她,直接去了隔壁叩喊醒令松,吩咐他去做事。

  余愉站在口,朝床榻望去。她咬咬牙,转身往外走,跑得楼梯蹬蹬响。

  过了会儿,江厌辞重新来,手里端着早膳,简单的清粥小菜,还有甜点。他将东西放在桌上,:“吃东西。”

  月皊摇头,她双手捂住自己戴着面具的脸。然后又屈起膝来,双手抱着自己的腿,偏过脸来枕着自己的膝。

  江厌辞立在原地看了她会儿,转身又出去了趟。再来时,他拿了个床桌,放在床榻上,再依次将早膳摆在床桌上。他走到床头去解床幔,:“把东西吃了,会儿我来收。”

  言罢,他望了月皊眼,走到床尾去解另边的床幔。竹绿的厚床幔将床榻里面庇无人打扰的小角落。

  很久之后,江厌辞掀床幔条缝往里望去,第眼看见月皊面朝床里侧侧躺着。

  床桌上的早膳被吃了点点。

  江厌辞没『逼』她吃完,将东西撤下去,重新将床幔给她遮好。

  多时,月皊听见了杂『乱』的脚步声,伴着店小二和令松的交谈声——

  “慢点、慢点。”

  “对,就放这里。”

  她忍住好奇坐起身,从两扇床幔间扯出条小小的缝儿,往外望去,便看见令松正指挥几个店里伙计将个崭新的浴桶放在屋内。

  江厌辞转头的刹那,月皊火速地放下床幔。

  之后店里伙计又送上来热水。

  江厌辞慢条斯理地调试着水温,口:“你泡个澡。”

  月皊抿着唇,她偏过脸,隔着面具在胳膊上闻了闻。

  临出去前,江厌辞忽想到月皊买的那袋子胭脂水粉,他打纸袋,在个个瓶瓶罐罐间研究了片刻,也看太懂,索『性』拉了张椅子贴浴桶而放,再将装满瓶瓶罐罐的纸袋放在椅子上。

  “我就在外,有事喊我。”

  紧接着,月皊就听见了和关声。

  她坐床榻上抱膝又呆坐了会儿,才慢吞吞地下了床。

  坐在热腾腾的热水里,月皊忽然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泡过澡了。如此想,再瞧着这崭新的浴桶,她忽然就委屈地簌簌落下泪来。

  眼泪颗接着颗,让贴脸的面具也黏黏糊糊。她这才将面具摘了,捧把热水温温乌糟糟的面颊。

  立在外的江厌辞侧耳,听着屋内微弱的哭声。还好她只是哭了会儿便再哭。

  他听见月皊出了水,紧接着是渐远的脚步声,想来又躲了角落。江厌辞没急着去,在外立了大半个时辰才去,扫眼安静的床榻,他暂且没有打扰月皊,将屋子收拾了。

  而后,他便沉默地坐在窗下。

  乃至后来小厮送午膳上来,江厌辞仍是如早上那般,将东西递床榻里,待她吃了,再将东西收拾了。

  她仍旧只是吃了丁点,胃口佳。

  半下午,余愉急匆匆来。

  月皊蜷缩着躺在床里侧将要睡着,被余愉翻窗来的声响弄醒。

  “砰”的声响后,余愉说:“师兄,我把他们都给宰了,颗颗脑袋都剁了陷儿!”

  月皊听得愕然,她坐起身来,将床幔掀条缝往外望去,眼看见鱼鱼姑娘将把血迹斑斑的斧子撂在桌上。刚刚的砰声,正是这把斧子发出的。斧刃仅有血迹,还有块块红红白白的小碎块。

  月皊视线上移,望向余愉,她脸上身上沾了好血。在昨晚和余愉的交谈里,月皊已知晓余愉还到六岁,长得眼睛圆圆、梨涡圆圆,还有对可爱的小虎牙。这样满身是血,拿着把染血斧头的模样,怎么瞧怎么怪异。

  月皊的目光由移到江厌辞身上,他背对她而坐。她的目光落在的背影上,眸『色』莫名粘柔起来。

  余愉低着头:“我真的知错了。师兄你也知我酒瘾犯喝口窝烧得疼。你就饶我这……”

  “出去。”江厌辞声音很冷。

  “要怪鱼鱼姑娘……”月皊忽然口。自来这大半日,她终于口说了第句话。

  江厌辞立刻转过身,望向床榻。两扇竹绿床幔间,月皊那张桃花面具若隐若现。可江厌辞还是眼望她的眸中。

  “鱼鱼姑娘在也好,要然起被抓走了……”月皊望着满身是血的余愉,立刻住了口。她反应过来鱼鱼姑娘才会像她这样没用……

  余愉立刻朝床榻走过去,手抬着扇床幔,边喋喋问:“你怎么样啦?瞧你躲起来的样子我都敢跟你说话了。你为什么戴着面具,是是谁打你脸,把你的脸打肿了?”

  她想去瞧月皊的脸,却能去摘她的面具,急地直皱眉。

  “出去。”江厌辞再次口。

  余愉缩了下脖子。她语速极快地丢下句“等我再来看你”,人直接从窗户翻了出去。

  那被余愉掀起的床幔又重新降落,将屋内的两个人隔。

  多时,床幔内的月皊听见江厌辞朝她走过来,又在床边坐下。

  昨晚同样床幔相隔时所发生的事情下子浮现在月皊眼前,她口怦怦快跳了两声,人已经由自主向后退了退。

  “把右手给我。”江厌辞口。

  片刻的安静之后,月皊的手从两扇床幔间的缝隙探出,落在江厌辞的掌中。

  丝丝凉意在月皊的手蔓延,手上伤口的疼痛得到了片刻的缓解。

  江厌辞给她的手上了外伤『药』,再用纱布包扎。

  月皊的手躺在他的掌,掌裹着层层白纱,纤细发白的指尖微微翘着。

  江厌辞多看了会儿,才将她的手放在床榻上,看着她的手慢慢缩床幔里。

  月皊忐忑地攥着裙子,面具下的眉直拧着。

  她觉得自己这样躲起来的举动很好,可她还是这样做了。好半晌,她才主动口,声音低低柔柔:“昨、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我们都忘记吧……”

  江厌辞微微侧首,望向月皊在的向。他并没有应。没有应代表赞同。

  已经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说忘就忘。

  江厌辞正这样想着,床榻里又传来月皊懊恼地呢喃:“又没得失忆症,怎么可能忘记……”

  隐隐还能听见她尾音里藏着委屈的哼音。

  江厌辞垂目,想象着她此时的眉眼,唇角勾出丝笑来。他说:“再提及。”

  床榻里安静了片刻,紧接着是月皊朝前挪的声音。她主动掀床幔,望向江厌辞。

  江厌辞抬眸,对上她的目光。

  月皊伸出小手指来,嗡声:“拉钩。”

  江厌辞瞥向她翘起了的小手指,将小指递过去,与之勾缠。

  月皊刚刚微扬起唇角,视线落在江厌辞修长的指上,忽地脸上红,迅速将手收来。

  令松风尘仆仆地来,立在外叩了叩才禀话:“三郎,宅子已经选妥。”

  “去备马车。”江厌辞。

  令松也来及喝口水,转身又往楼下跑。

  江厌辞这才对月皊解释:“临时买了个小宅子。在宜丰县的这段日子,我们搬过去暂住。”

  他起身,月皊忽然拉住他的衣角,江厌辞首,将目光落过来。

  月皊犹豫了好半晌,才低声口:“三郎说,将来我有了上人随时送我走?”

  “是。”江厌辞答得没有犹豫。

  “那我暂时留在三郎身边,是三郎的小妾,是是?”

  江厌辞没立刻答,默了默,才模棱两可地说:“算是吧。”

  月皊困扰极了。

  她硬着头皮问出来:“是真小妾还是假小妾呢?就、就是……我们要……要、同、同房吗?”

  她结巴得自己都听下去了,懊恼地咬住舌尖。

  江厌辞抬抬眼,望向她。隔着春意盎然的粉嫩面具想象着她此刻的眉眼。

  至于她的问题?

  江厌辞思索片刻,坦然:“如果你想的话。”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