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番·洛北生活与仗剑(主角...)_妾宝
笔趣阁 > 妾宝 > 125(番·洛北生活与仗剑(主角...)
字体:      护眼 关灯

125(番·洛北生活与仗剑(主角...)

  【番外·洛北日常与仗剑(二)】

  江厌辞弯腰,直接将月皊抱了起来。他的动作可算不上温柔,趴在月皊怀里的小奶猫一下子滚落下去。

  “猫猫!”月皊赶忙转头望过去,担心小家伙摔到了。可是猫就是猫,这样的高度根本摔不到它。它半空中翻了个跟头,稳稳地落了地,抬着小脑袋瓜望着月皊,朝她喵喵喵。

  江厌辞很不高兴。他调整了姿势,单手抱着月皊,让她坐在他的臂弯里。他空出另一只手捏住月皊的下巴,将她的脸转过来,沉声:“看我。”

  月皊缓慢地眨了眨眼睛,茫然又无辜地望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不过江厌辞生气的原因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他生气了。月皊稍微挪蹭了下身,手臂勾住江厌辞的脖子,她凑过去,用软软的唇亲一亲江厌辞的脸颊,再软着声音开口,唤一声“三郎”,本就是娇滴滴的嗓音,再故意拿出撒娇的调调,更是柔得能掐出水来。

  果然,这一招对江厌辞很是好用。月皊眼睁睁看着江厌辞近在咫尺的这张脸,面色逐渐柔缓下来。

  她双眸弯了弯,再去亲一亲他的唇角,软着嗓音甜声寻问:“三郎怎么啦?为什么心情不好呀?”

  江厌辞瞥了一眼自己跟自己的尾巴玩的小奶猫,有些说不出口不高兴的原因。他抱着月皊转身,大步往卧房去。

  月皊还在想着是不是该给小猫猫喂羊奶了,江厌辞已经将她扔到了锦被中。月皊急忙坐起身,说:“我得去喂喂小猫吃羊奶。花彤粗心,我得……呜呜……”

  月皊被江厌辞堵了嘴,余下的话再也说不出来。起先的时候,她还轻推了两下江厌辞,不久之后也不再推他,反而勾着江厌辞的脖子,去回应他的亲吻。

  一个绵长的拥吻结束,两个人分开时,月皊微微喘息着,颇有几分意乱情迷。这份意乱,将那只小奶猫也暂时从她脑海中赶了出去。

  江厌辞生怕她又要跳下床榻去找那只该死的破猫。他俯下身来,双臂禁锢在月皊的身子两侧,靠近着她,低语:“廿廿,我们该有一个孩子了。”

  月皊一下子回过神来,对上江厌辞的目光。

  孩子,他们该要孩子了。

  她亮着眼睛去攥江厌辞的袖角,甜声问:“我们要女儿还是儿子呀?”

  江厌辞不由失笑,拍怕她的头,笑话她:“你能选?”

  “是哦,选不了……”月皊抱住江厌辞的腰身,在他怀里仰起一张带笑的小脸来望着他。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她都喜欢。

  三个月后,那个还不知道是儿子还是女儿的小生命开始在月皊的肚子里孕育生长。

  因为月皊从小体弱,她有了身孕,全家上上下下万分仔细。尤其是华阳公主,恨不得眼珠子都掉在她身上,把人绑在身边看着。当然了,她并没有能这样做,因为月皊大多数时候还在和江厌辞在一起。

  江厌辞自小在江湖上生活,那自然是糙惯了。他不太清楚孕期要有的注意事项。瞧着华阳公主如此郑重,亦谨慎对待,每日都守着月皊。恨不得就连月皊要去个茅房,都想抱她去。

  月皊哼哼唧唧,有点不大高兴。实在是被关在屋子里闷坏了。

  直到孕期三个半月了,月皊才被华阳公主允许出门。也快到了七夕的时候,月皊对于终于能出门逛逛这件事万分期待,几次三番拉着江厌辞的袖角,去确定:“阿娘不会又不准我出去了吧?”

  江厌辞瞧着月皊眉眼间对于出去逛逛的期待,忽然觉得有点心疼。她本该自由自在,想去哪就去哪,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可是因为这个孩子的出现,她必须委屈自己。就连她最喜欢的那只小猫,也不能整日都陪在她身边。

  “不会。”江厌辞向她保证,“你想去哪里都可以,我都陪着你。”

  月皊弯起眼睛来,很开心地笑了。三郎这样说,她心里踏实许多。反正三郎答应她的事情总是可以做到,她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小白猫似乎也能感受到月皊的喜悦。它卧在窗台上,悠闲地扫着尾巴,回过头看向月皊。不过是过去三个多月,这只被月皊带回来的小奶猫已经长大了一大圈。

  因为是在一个雨天捡到它,月皊给它起名“小雨滴”。只不过瞧着它这个生长的架势,恐怕以后要改名叫“胖雨滴”。

  ·

  月皊自小在洛北长大,虽然她体弱不怎么出门,却在洛北交到了很多朋友。她性子温柔家世好,对待朋友也真心,所以在洛北的朋友和她关系都很好。

  她被关在家里三个多月,忽然在七夕这一日出了门,遇到了不少旧相识。洛北人不像长安人那样讲究规矩,在这样的日子,姑娘家都穿着漂亮的新衣裳,结伴出来玩。

  几个差不多年纪的姑娘家远远瞧见了月皊,立刻迎上来。

  “廿廿,好些日子没有见到你了!”

  “还想约你一起出来,瞧你好些时日不出门,还以为你又生病了,也没约你。没想到在这儿瞧见了你!早知道一定约你啦!”

  另一个已经出嫁的女郎挽着妇人髻,她笑着摇头,打趣:“原来你们还都不知道啊?廿廿是有喜了!”

  “哇,原来是有好消息了!也不告诉我们一声!”

  “就是就是,还把不把我们当好姐妹啦?”

  几个姑娘家娇笑着,佯装生气来指责月皊。

  月皊眉眼弯弯,赶忙解释:“日子还浅,阿娘说要先安胎几个月才能往外说呢。”

  她还没有显怀,其他人都看见了。自然都知道月份还浅时不宜张扬的说话。如此指责不过是跟她开玩笑。

  几个人围在一起说说笑笑。因月皊有了身孕,大家的话题都绕在她身上,有的出嫁妇人叮嘱着月皊注意事项,还有几个未出嫁的姑娘家不好多说,只在一旁安静听着,偶尔笑一笑。

  江厌辞早已走到了一旁,躲开了月皊和那些女子们谈笑。他立在不远处的一棵梧桐树下,抱臂斜倚着枝干,凝望着被偎在中间的月皊。

  她一直眉眼弯弯翘着唇角,娇靥之上漾着惬意开心的笑容。

  江厌辞忽然想到了好些年前,他刚认识月皊的时候,那个时候她总是掉眼泪,任何响动都会让她下意识地发抖。她那双望过来的泪眼,藏着受惊后的恐惧。

  时间终于抹平了她所经历的痛,将她从那个噩梦里拽出来,又变回以前的模样。

  这也是江厌辞执意离开长安回到洛北的原因,他希望月皊彻底离开那个给她带来苦难的地方,让她彻底从那段日夜惊恐的过往解脱出来。

  如今看着月皊每日眉眼间的笑意,他确定自己的选择没有。

  月皊已经说完话,转身走到了江厌辞面前,她抬起一张笑靥,伸出一只手来在江厌辞面前晃一晃。

  “三郎,你想什么想得出神呀?”

  明晃晃的光芒罩下来,落在她的眉梢肩头,让站在光影里的她整个人都在发光一样。

  “想你。”江厌辞道。

  月皊微怔,继而眼睫颤扇,簌簌带着光芒。她弯眸去拉江厌辞的手,拽着他往前走。

  “走啦。我有好些地方想去呢。咱们快些逛,回去晚了阿娘又要训我啦。”她拽着江厌辞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回眸而望。

  七夕佳节有很多小节目。

  沿水而徐徐铺展开的长街上,琳琅满目,热热闹闹。摊贩叫卖着、行人笑闹着,各种地方美食的香气从各个方向传来。

  月皊吃到了这几个月阿娘并不让她碰的各种小食。她也不敢乱吃东西,已经好生忍耐了。甚至有些东西不适合孕妇吃,她便可怜巴巴地买一份,让递给江厌辞,软声:“喏,你帮我吃,就当我吃了。”

  “好。”江厌辞接过来,顿了顿,“以后会带你再来吃。”

  “嗯。”月皊没怎么在意,已经开始去看别的东西了。很多小食不能吃,她就买各种小玩意儿。

  小风车、鲁班锁、七巧声、解谜板、手鞠……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给还未出世的小孩子买玩具呢。实则是她要买来给自己玩。

  傍晚时分,月皊该回家了。她心里明白再不回去,阿娘说不定要派人来接她。

  她回头望着热闹的灯火,有一点舍不得。

  江厌辞握住了她的手,道:“母亲说只是前三个月要多注意,之后你再想出门闲逛都可以,我都陪着你。”

  “好。”月皊乖乖应着。其实她心里有一点不确定。她也不是任性的人。他觉得她也好,三郎也好,都是第一次当父母,很多事情都不弄。虽然待在家里无聊,可是她愿意听母亲的话。母亲总是为了她好。

  她转过脸,望向潋滟的水面。一盏盏千奇百怪的河灯飘在水面上。往前走,不多远就会有人在卖河灯。

  “我们也买一个。”月皊拽一拽江厌辞的袖角,让他去买了一个。她被江厌辞扶着,小心翼翼地走到河边,两个一起将河灯放在水面上。

  月皊望着飘满水面的河灯,软声说着:“希望所有人都好好的。嗯,都要好好的!”

  江厌辞侧过脸来凝望着她的侧脸。白日时,他觉得月皊站在阳光下微笑整个人都在发光。如今天色黑下来,他又觉得月光也不敌他的廿廿柔情。

  他忽然很想立刻去亲吻她,不去顾虑是不是周围有很多人。想要去亲吻月皊的冲动在江厌辞的心里叫嚣着。可是江厌辞还是忍住了。他知道自己不拘小节,可是月皊会害羞。

  只是这样看着她也好。

  月皊忽然转过脸来,柔和的目光对上他的视线。

  “三郎。”她软软地唤一声,便让江厌辞的心头一阵荡漾。他怕自己忍不住要去亲吻她,所以他先将目光移开,去看一望不见尽头的水面。

  可是江厌辞没有想到月皊会主动凑过来吻他。

  她娇软的唇贴在江厌辞的脸颊时,江厌辞怔住。他下意识地环顾周围热闹的人群,才用不敢置信的目光望向月皊。

  月皊已经移开了视线,脸颊微红地望着飘在水面上的河灯。

  江厌辞问:“你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吗?”

  人很多,大家三三两两的说话,本是没几个人注意到月皊刚刚的举动,江厌辞没有压低的声音忽然开口,反倒让周围的人好奇望过来。

  月皊顿时有点尴尬,瞪了江厌辞一眼。

  周围的人也没看出什么来,很快又都移开了视线,各干各的事情。

  江厌辞却不罢休,又问了一遍。还好,这一回他知道压低了声音。

  “你怎么那么烦……”月皊小声嘀咕了一声,不愿意搭理他。她站起身,打算往前面去了。

  江厌辞也跟着站起身,然后拉住了月皊的手腕,竟是定要问出个答案来的偏执模样。

  月皊有点懊恼。她垮了脸,轻哼了一声,小声嘀咕:“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反正就是没忍住亲了你一口呗。不行吗?”

  江厌辞微顿,才开口:“行。”

  他又说:“所以,我现在可以亲你吗?”

  “不可以!”月皊一字一顿。她转身往前走,唇角弯弯。

  江厌辞不太理解为什么她可以,而他不可以。不过这也不重要。她说不可以,那就是不可以。他往前走,两步追上月皊,手臂搭在月皊的后腰,将人揽在怀里,也是护在怀里。

  夏夜的暖风拂面,带着些节日的欢快气息。

  月皊侧首望着一侧的水面,她说:“忽然想到玉澜畔。想到姐姐了。姐姐总是喜欢折河灯放在水中。”

  江厌辞便说:“等你生下孩子,我们去姚族看望你姐姐。”

  “可是刚出生的小孩子好娇气,是不是不能长途跋涉?”月皊蹙了眉,“姚族离得可不近呢,比长安还要远!”

  “那就等孩子能走了。”江厌辞顿了顿,补充,“我的孩子应该不会太娇气。”

  月皊忍俊不禁:“那要是像我呢!”

  “你体弱又不是天生,而是早产。”江厌辞道。

  月皊想想也是。不过江厌辞这话让她想到自己的生母了。一想到她的生母,她便更想去姚族。父亲寻了母亲这么多年,二十年后得到她的死讯,才立衣冠冢。月皊也想去姚族祭拜母亲。

  ·

  转眼到了一月初。一月,一年伊始,是江厌辞最喜欢的一个月份。

  月皊和江厌辞的孩子在伊始的一月出生,是个女儿。

  女儿出生那一日,整日喊着要抱孙子的华阳公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看都没有看那孩子一眼,一直红着眼睛守在月皊的身边。

  就连江厌辞只是去看了一眼孩子,也被华阳公主狠狠责备,责备他只看孩子不顾女子娘。不仅是月皊生产那日责备江厌辞,在之后的好些年,也时常拿出这事儿来指责他。

  天地良心,江厌辞一直守着月皊,他真的只看了一眼孩子,就一眼。

  幸好,月皊虚弱伸出手臂要看孩子没有被华阳公主责备。

  当然了,华阳公主也就在月皊生产这一日没去看乖孙女。从第二日开始,便将乖孙女宝贝得不行。

  月皊小的时候,她就宠得不像话。月皊的女儿落到她手里,宠得更是变本加厉,恨不得摘星星摘月亮。

  女儿一天天长大,蹒跚学步咿呀学语。正如江厌辞所想,女儿的确身体很好。竟是自打她出生,一次也不曾生病,很省心。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