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番·姐姐和小姐夫(五)...)_妾宝
笔趣阁 > 妾宝 > 122(番·姐姐和小姐夫(五)...)
字体:      护眼 关灯

122(番·姐姐和小姐夫(五)...)

  【番外·姐姐和小姐夫(五)】

  一转眼,江月慢和沈元衡在沧康镇小住了五六日。脱下来的脏衣服攒起来,已是不少。看着带过来的新衣裳越来越少,倒也不是不能再去买新衣裳,可是也不知道是看不上小镇不知名店铺里的衣裳,还是想体验生活,江月慢生平第一次自己洗衣服。

  沈元衡去外面买菜,手里提着大包小包刚一回来,就看见江月慢坐在院子里洗衣服。

  他吓了一跳,赶忙将手里的东西放下,立马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喊:“月慢,你怎么在洗衣服!”

  江月慢正烦着,脸上也没个好脸色。沈元衡奔过来了,她也没搭理,仍旧和木盆里的衣裳做斗争。大场面见多了,却没想到被洗衣服这样的小事给难住。

  沈元衡低头望过去,看着木盆里的衣裳,心里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不再多话,转身去将买回来的东西送去厨房,然后搬了个小凳子,坐在江月慢旁边,单手托腮,傻呵呵地看着她洗衣服。

  果不其然,沈元衡没等多久,就看见江月慢黑着脸摔了手里的衣服。他赶忙站起来,连声说:“没事没事,我来!”

  江月慢也没接话,黑着脸站在一旁拧着袖子上的水。

  沈元衡屁颠屁颠地跑过去继续洗衣裳,嘴里还不忘念叨着:“你不擅长这些,我来就好!都交给我!”

  沈元衡心里有点美滋滋。在他眼中,姐姐就是天上的月亮,不仅高高在上,也无所不能。来到这小镇,她有许多事情做不了,这不正好体验了他的价值?

  她不会做饭,他来啊!她不会洗衣服,他来啊!

  虽然他以前也不会做饭,这几日煮出来的东西难以下咽,可洗衣服就太简单啦!

  沈元衡哼着欢快的小曲洗着衣裳。

  “衣服要这样洗才干净。”他将衣服翻过来,用力地搓揉,“两面都得搓一搓才能干净。而且……”

  沈元衡的话戛然而止,呆怔地看着被自己搓坏的地方。衣裳是上等的雪绸,特点是柔软细腻又纤薄。他搓使的力气太大,将柔软的丝料弄破了。

  他急忙抬起眼睛看向江月慢,见她仍旧皱着眉在整理衣服上沾的水。沈元衡赶忙将洗坏了的衣裳藏在木盆最“而且什么?”江月慢随口问着。

  “而且……而且要好好掌握力度……”沈元衡有些心虚地搓着手里的衣裳,脑子里还在想着给江月慢洗坏了一件衣裳怎么办。那件短上衫,是江月慢很喜欢的一件。他若是想出去买一件一样的,这沧康镇肯定是没有的。就算回了长安,也不一定能寻到一样的……

  沈元衡放轻了力道,只盼着可别再洗坏了。洗完衣服,匆匆挂在小院里的晾衣绳,他又急忙跑进厨房去做饭。

  江月慢已经先一步去了厨房,正皱着眉往锅里添水。

  “我来我来!”沈元衡急急忙忙抢过江月慢手里的水瓢,“你进屋等着就行!今天我做炖鸡给你吃!”

  江月慢回忆了一下昨日焦糊的排骨,问:“你确定能做出来?”

  “能啊,我跟卖小母鸡的大爷学了!”沈元衡拍着胸脯,十分有信心的模样。

  江月慢笑笑,也没回屋,站在一旁看着沈元衡是如果手忙脚乱地忙碌着。

  她不会做这些寻常家务,沈元衡何尝不也是娇惯长大没做过这些。可是他很认真地在学,事事亲力亲为。就因为她说想体验一下寻常人家的小日子,他便义无反顾,那双读书写字的手拿起了斧头和菜刀,就连衣裳也能去洗。

  江月慢望着他忙乱又专注的神情,眼尾逐渐勾出了笑。她朝沈元衡走过去,拉过他的手,将他的袖子向上挽一挽。

  江月慢的视线不由落在沈元衡腕上的一道碧绸。还不到小指宽的一道碧绿绸绳系在沈元衡的腕上。江月慢不记得他从什么时候起,腕上便有这东西。他似乎已经戴了很多年。

  初时还不知道姐姐为什么突然拉他的手,待江月慢为他挽袖,沈元衡慢慢裂开嘴,很开心地笑了。他抬起眼睛来望着江月慢,忽然说:“姐姐,我好喜欢你。”

  “哦不……”沈元衡改了口,“娰娰。”

  江月慢被他这笨拙孩子气的话逗笑了。可是她望着沈元衡的眼睛,却在他的眼里看见了一片赤城。江月慢忽然觉得有些可惜,可惜她在等另一个人时耗费了那么多光景,竟是忽略掉了身边人。

  她想了想,说:“元衡快过生辰了。”

  沈元衡立刻亮着眼睛问:“娰娰会有礼物赠我吗?”

  江月慢微笑着,没有立刻接话,她想了想,才问:“有什么特别想要的吗?”

  沈元衡摇头,又急忙点头。他用染了煤灰的手去握江月慢,认真道:“我想要姐姐开心,也想要姐姐永远不离开我!哦不……娰娰……”

  江月慢再一次被他逗笑了。她说:“你想叫姐姐便叫吧。不用故意改口。”

  沈元衡“哎呀”了一声,说:“忘了添水!”

  他转过身去继续忙碌,又催江月慢出去,别让油烟呛了她。可是江月慢一直没走,立在门口懒懒斜倚着门边,瞧着沈元衡忙碌。

  显然,沈元衡对于炖鸡需要的时辰没有个准确的预料。当两个人终于能吃上饭了,已经是下午,都饿得不行。

  沈元衡自己先尝了一口,脸上的笑立刻僵了僵。他看着江月慢要吃,立刻垮着脸急说:“我出去给你买烧□□!”

  江月慢没应,慢条斯理地夹了一块外表有点黑的鸡肉放进口中。

  是一种,江月慢从来没吃过的味道。

  沈元衡闷声:“吐出来吧……”

  江月慢细嚼慢咽地将这块外表黏糊内里有些咬不动,又混着各种奇怪味道的鸡肉吃了下去,她一本正经地点头:“还行。”

  “这可真是胡说了……”沈元衡嘀咕。

  江月慢抬起眼睛,狭长的眼尾勾着笑,慢声道:“元衡做的,姐姐都喜欢。”

  沈元衡一愣,继而脸上一红。他迅速低下头,藏起灿烂笑着的一张脸庞。

  柔软的风从开着的门窗吹进来,吹得人心情愉悦。江月慢抬眼望出去,视线不由落在小院里的晾衣绳。微风徐徐地吹,吹起晾晒的衣裳随风摇晃着。天暖衣衫薄,上午洗的时候这个时候已经干得差不多了。

  感觉到江月慢的视线,沈元衡回过头望去。只见挂着晾衣绳上的衣衫上一块一块白斑,显然是没有净去洗衣的皂沫子。更别说还有洗破了的衣裳,跑出来的丝线在摇晃的风中那么明显。

  沈元衡张了张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以为无所不能的姐姐终于遇到了难处,而他可以洗衣做饭,总算能做一些江月慢做不了的事情。原来……他也不行……

  沈元衡心里的那一点小骄傲顿时荡然无存,心下一片沮丧。

  江月慢哈哈笑着。她欠身,捏了一块买回来的软软白玉糕亲自喂给沈元衡吃。她柔声:“没事,咱们不洗了。一会儿去买新衣裳穿,姐姐有钱。”

  沈元衡心里的沮丧在江月慢这双潋滟媚眸中顷刻间荡然无存,坏心情不见,只余望着心上月傻傻地笑。

  两个人又在沧康镇住了十来日,这日子总算勉强过得去了,至少不至于再忍饥挨饿。当然了,这并非两个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金贵人在短短十来日时间学会了洗衣做饭。而是江月慢直接聘了厨子和丫鬟。

  她算是想明白了,何必折磨自己。她是来玩乐享受的,可不是为了让两个人遭罪的。

  尤其是当她瞧见沈元衡因为劈柴伤了细皮嫩肉的手,实在是有些心疼。江月慢更不愿意两个人亲力亲为了。他那双拿惯了纸笔,干净匀净又细腻,实在不该被这些粗活折磨。

  两个人相伴着去看了一场杂耍,踩着月色往回走。

  沈元衡偷偷看了一眼身侧的江月慢,垂在身侧的手抬起第三次的时候,才去牵江月慢的手。他将江月慢的手慢慢握在掌中,逐渐收拢力道。他喜欢这样牵着她,将她的整只手都裹在掌中,这样小小的动作好似可以证明——

  她属于他。

  “我们什么时候回长安?”沈元衡问。

  江月慢慢悠悠反问:“你想回去了?”

  “不是。只是昨天公主不是派人来问了?”沈元衡反驳。虽然在沧康镇的小日子过得实在狼狈,可是这些日子他是很开心的。因为没有别人,整个天地间好似只有他与姐姐两个人。从心底里生出的自在,实在是诱人。

  府中的确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只因以前都是江月慢在管,就算她想把事情都交给江厌辞和月皊,这一双弟弟妹妹倒是会躲闲,以不会为由,府里大大小小的账目都扔给了她,让她继续掌家。来这小镇短暂地躲闲还是可以的,时日久了却不行。

  江月慢想了想,说:“你不是快过生辰了?我们在这儿待到你过了生辰就回去。”

  “好。”沈元衡一口答应。纵使他喜欢这儿,可明白不能久待,得回长安去。因为江月慢提到他的生辰,愿意为了他的生辰多待几日,他心里美滋滋。

  两个人将启程回长安的日期定在沈元衡生辰的第二日。

  转眼到了沈元衡生辰这一日。一大清早,沈元衡睡得稀里糊涂,他翻了个身,习惯性地去抱江月慢。姐姐身上永远又香又软,他在睡梦中忍不住一边喊着姐姐,一边朝着江月慢挪蹭,将脸埋在江月慢的怀里,让姐姐的芬芳完全萦绕在他面前,他真想溺毙在姐姐的温柔乡。

  江月慢轻轻推了推他,说:“该起来了。昨晚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去琳琅庄?”

  琳琅庄是沧康镇的一方雅地,坐落在风景秀丽的山峦之上,山尖上的山庄里栽种着大片的合欢花,远远望去山尖尖一片迷幻的粉色,置身其中,若有风翩翩,常引得粉絮翩飞,仿若置身仙境。

  最妙的是,距离琳琅庄不远处就是有名的长宁寺,在仿若仙境的粉院能听见不远处悠长的山寺钟鸣,别有一番意境。

  两个人驱车到了山下,然后执手相携沿着盘转的山路往山上去。气候宜人,清风徐徐。两个人有说有笑,谈的不是什么在长安时的人情应酬,不是官场险恶,不是科举从仕。而是品一品沿路看见的美景,赞一赞今日尝过的美味小吃。

  终于到了琳琅庄。望着眼前风景秀美的小山庄,沈元衡笑着感慨:“还以为名不副实,没想到真真是处人间仙境。只是有些奇怪,怎么这么安静?不是说常有宾客过来?”

  江月慢笑笑,款款往里走,缓声:“当然是被姐姐包下来了。”

  沈元衡跟上去,笑着附和:“也是,姐姐可是有钱人。”

  江月慢回眸,嫣然一笑。一阵清凉的山风吹来,吹落许多合欢花。

  沈元衡望着江月慢,竟是再一次看呆了。

  轻柔的合欢花随着微风飘扬着,吹到江月慢鬓间一朵。娇嫩的粉色,是江月慢身上不常见的色彩。

  沈元衡朝她走过去,抬手捡起那朵合欢花。他再低下头时,满眼都是江月慢那仿佛能够夺人心魄的娇靥。他俯下身来去亲吻,自是情不自禁理所应当。

  可是浅浅的一个吻还没有来得及加深,江月慢便推开了他。她拉着他的衣襟,含笑道:“爬山上来不饿吗?山庄里准备了膳食,我们该去吃东西了。”

  “好。”沈元衡笑着应,实则心里有点沮丧。

  琳琅庄的吃食的确不错,是两个人自来了沧康镇以来吃过的最不错的东西。待两个人用过午膳,山庄的人又送来些瓜果,便都离开了山庄,将这坐落在山尖尖上的小山庄留给两位客人。

  沈元衡看着山庄的人都走了,疑惑地说:“他们都走了?我还以为今儿个能舒服当大爷,看来还是得自己动手。”

  他扯了扯身上的衣服,说:“从山下上来身上出了汗,正想洗个澡。姐姐你等我,我去烧水。”

  “不用。山庄里有温泉。”江月慢倒了一杯酒,小口地品着。她眼波横望着沈元衡,带笑的媚眸里藏着一抹意味深长的深意。

  琳琅庄的这处小小温泉,是山庄的主人花了大心思造的,尽量保持了山水自然的韵味,又在周围栽着密叠的合欢花。站在这一大片合欢花外,并看不清里面的温泉。而到了这处温泉,会惊奇地发现粉色的合欢花映在温泉水中,让这一小方氤氲的温泉成了粉色。

  沈元衡连连惊赞,夸:“姐姐你可真会挑一个好地方!”

  他转过头望向刚从合欢树林走进来的江月慢,喉间微动,生出了些别样心思。“姐姐,我们一起泡温泉吗?”沈元衡问出来,耳朵尖早已偷偷泛了红。

  “不。”江月慢拒绝了他。

  沈元衡还来不及失落,便听江月慢说:“姐姐跳舞给你看好不好?”

  她缓步走过来,将手搭在他的肩上,轻捻着他柔软的耳垂。沈元衡想灿烂地笑,又拼命地压一压唇角。当她将搭在沈元衡肩上的手放下来,开始解衣时,沈元衡愣了愣。

  江月慢勾笑的眸子媚色动人。

  粉色的合欢花吹落,落在江月慢的云鬓和肩头。起舞的姐姐让人着魔。沈元衡不想看了,他冲过去,只想抱着姐姐去闻与吻她的香。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