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番·平行之青梅竹马(完)……_妾宝
笔趣阁 > 妾宝 > 第117章 番·平行之青梅竹马(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7章 番·平行之青梅竹马(完)……

  【番外·平行世界之青梅竹马(终)】

  屋内的氛沉闷到诡异。沈元衡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最后也规矩来,不吭了。

  江月慢最先反应过来,她微笑着开口:“元衡和元湘舟车劳苦,累着了吧?快入座。”

  华阳公也反应过来了,她勉强笑了笑,和善道:“来了府里就成自己家,有什么缺的或是不习惯尽管说。”

  话题绕到欢迎沈家兄妹上,众人客套了几句之后,华阳公侧首望向江月慢,道:“弟妹刚过来,你带他们去住处安顿下来。也好让他们先歇一歇。”

  江月慢笑着身,目光复杂地望了一眼挨着坐在一的江厌辞和月皊,然后又笑盈盈地带着沈家兄妹往外。

  外人了,华阳公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李姝遥很识趣地站身,说:“我去陪沈家妹说说话。”

  她快步往外,去追沈家兄妹和江月慢。实则,李姝遥在心里悄悄松了口——看这架势,那天晚上的事情并非是江厌辞对月皊图谋不轨,是两个人……

  李姝遥心口跳了跳,简直不敢多想。她实在是想不到那么规矩的两个人居然、居然……

  屋里,冯嬷嬷很有眼力见地带着有下人退下去,轻轻将房门关上。

  月皊偷偷望了一眼华阳公的脸『色』,阿娘鲜少有这样脸『色』发沉的时候。她抿了抿唇,不由自去看身边的江厌辞。

  她满脑都在想果阿娘不允许怎么办?阿娘伤心了怎么办?阿娘……

  越想越害怕,越想越难受。月皊吸了吸鼻,瞬间红了眼睛,滚下泪来。

  “哭什么哭!”华阳公训斥了一。

  华阳公音不小,传到了外面。候在外面的冯嬷嬷立刻抬望过去。只不过接下来屋内再也传出能被听见的交谈。

  冯嬷嬷在庭院里来去,十分焦急地等待着。这两个孩都是她看着大的,今出了这样的丑闻,她怎么可能不担心着。她也担心华阳公伤身。各种杂七杂八的担忧堵满了她的脑……

  立在冯嬷嬷身边的几个侍女亦是心中忐忑等待着。

  许久之后,紧闭的房门终于被推开。冯嬷嬷和几个侍女急忙抬望过去,看着华阳公面无表情地从里面出来。

  冯嬷嬷视线越过华阳公,去看后面的两个孩,却也一时之间看出个什么来。

  冯嬷嬷一边细细琢磨着三个人的脸『色』,一边迎上华阳公。

  华阳公板着脸开口:“去请春娘。”

  冯嬷嬷愣了一下,立马笑着点称是。春娘,是安城里有名的媒人,挑良辰吉日最拿手!

  月皊低着,偷偷望了身侧的江厌辞一眼,不由自翘了唇角。

  感受到她的目光,江厌辞直接伸出手,将她的手握在掌中。

  月皊下意识地想要将手收回来,可是下一刻,她忽然意识到她也不用偷偷去牵阿兄的手,她悄悄用手指勾了勾江厌辞的掌心。

  华阳公忽然转过,月皊吓了一跳,像犯了错的小孩一样,赶忙将手缩回去,背在了身后。

  江厌辞再次伸出手,直接将月皊背在身后的手重新握在了掌中。

  月皊看了看江厌辞,再看了看阿娘。

  华阳公欲言又止,最后冷哼了一,转身大步往外。她着着,唇角不由自浮现了笑意。

  这样也好,她那个娇滴滴的小女儿就可继续养在她身边,不受别家尖酸的婆母苛待喽!

  ·

  婚期定了,五月三十。

  江厌辞和月皊的婚事在安城掀了好大一阵议论,毕竟这两个人是都养在华阳公膝下,平日里兄妹相称,这……是不是有点不合规矩?

  可是江家正大光明地摆喜宴,旁人再怎么议论也用,人人皆知两个人本就有血缘关系,今结成夫『妇』也不犯法。

  五月二十九,江府上上下下格外忙碌。

  江月慢有想到弟弟和妹妹能到一块,此,她着实了月皊好几日,月皊连她也瞒着。不过短暂的生之后,更多的是这桩婚事高兴。不管外人怎么议论,这两个人不能更知根知底。

  “歪了,不对,再往左一点。”江月慢指挥着侍女在墙上贴喜字。一连指挥了几遍还是不满意,她摇摇,让侍女下来,自己踩着凳去粘贴。

  刚将喜字粘好,江月慢将要下来,脚下踩的凳忽然一晃。一道人影飞快闪过来,急忙帮她扶。

  江月慢稳了稳身,回望去,看见是沈元衡过来帮她扶了椅。她的面上慢慢绽出笑靥,道:“是元衡啊。”

  沈元衡仰望着江月慢,心里噗通一,他赶忙将目光移开了。

  她扶着侍女递过来的手,从凳上下来,与沈元衡的距离拉近了,近得他可闻到她身上的香。

  “多谢你。”江月慢柔含笑。

  “县客了。”沈元衡急忙说。

  夜里,沈元衡怎么也睡不着。白日里县回的一笑总是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一想到县已经定亲了,沈元衡心里好生难受。

  沈元衡在床榻上翻来翻去睡不着。忽然一下坐来。他觉得谁也配不上县,包括那个道貌盎然的楚家小,一看就是个伪君。他从明天就去盯着那个楚嘉勋,说不定真能发现他是个坏东西,免得县姐姐嫁的不好!

  对,就这么干!他从明天开始盯着楚嘉勋!

  ·

  五月三十,是月皊和江厌辞大婚的日。十里红妆,锣鼓不歇。她坐在花轿里绕着安。她从团扇后悄悄去看热闹的安,去看围观的人群,更多的是将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望向前面高大马之上的阿兄。

  江厌辞回过,两个人视线相交,皆带了笑。

  月皊慢慢弯眼睛来。

  再也不用担心有人『插』进她和阿兄之间。

  再也不用担心和阿兄分开了。

  他们名正言顺,白偕老生死与共。

  (青梅竹马番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