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番·平行之青梅竹马(八)……_妾宝
笔趣阁 > 妾宝 > 第116章 番·平行之青梅竹马(八)……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6章 番·平行之青梅竹马(八)……

  【番外·平行界之青梅竹马(八)】

  马车停了下来,月皊探头车窗望出去,问:“这是哪里呀?”

  “宜丰。”江厌辞道,“今晚在这小镇住晚,明天早出发。下午应当能接到。”

  两个下了马车,近找了家客栈。

  店小二笑呵呵地迎上来,询问要几间房。

  “两间。”江厌辞道。

  月皊偷偷望了江厌辞眼,又飞快垂下眼睛。她默默跟在江厌辞身后上了楼,直到到了房间之后,她才知道江厌辞之所以要了两间房,另外间是给赶车的小厮。

  她坐在床边,睁大着眼睛环顾屋内。客栈简陋,然比不得家外间套里间,这边床那边榻,只张简单的木床。她抬起眼睛仰望着江厌辞,问:“我们住间吗?”

  她搭在身侧的手『摸』了『摸』床榻,这屋里可只有张床。

  “你敢个睡间吗?”江厌辞问。

  月皊愣了下,抿抿唇不吭声了。外面有着长长的廊,间间客房挨着,声音嘈杂时不时传进来,她好像的确不太敢单独住间……

  夜里,江厌辞给月皊整理好床铺,己抱了床被子打地铺。

  月皊躺在床榻上,望着屋顶发呆。夜『色』深了,外面的嘈杂声也逐渐没了。她偏头,在片黑暗里望向在旁打地铺的江厌辞。

  早春时节,天气还冷。

  月皊轻轻咬了下唇,小声唤了声“阿兄”。

  “外面环境是差些,忍晚上。”江厌辞道。

  黑暗里,月皊沉默了会儿,才再次开口,又次软软地唤了声“阿兄”。

  江厌辞这才转头,望向床榻的方向,问:“怎么了?”

  月皊不说话,先是轻轻地哼了声,才吞吞吐吐:“地上凉,阿兄……阿兄上来睡吧。”

  好长段时间的沉默之后,月皊硬着头皮小声说:“我相信阿兄。”

  “可是我不相信我己。”江厌辞道。

  月皊呆住了。好半天,她才哼声嘟囔:“你怎么能这样!”

  她翻了个身,面朝床榻里侧去。

  可不时,月皊见了身后的声响。当江厌辞手搭在她的腰身时,月皊轻唤出口的“阿兄”,便带了丝颤音。

  “廿廿,转来。”江厌辞道。

  “我不……”月皊微微用力地攥住了被角。

  江厌辞握住她纤细的肩,轻易转身来,面朝着他。月皊眼睫颤了颤,抬眼望向他,带着点心慌地唤声:“阿兄……”

  “你冷吗?”江厌辞问。

  月皊脑子里『乱』糟糟的,也没具体明白江厌辞在问什么,便鬼神差地点了点头。

  她看见江厌辞微微扬起了唇角。

  紧接着,江厌辞便她摁进怀里,抱着她。两颗心紧紧相贴,去对方的跳声音。

  月皊不仅脑袋里『乱』糟糟的,心里也慌得塌糊涂。她觉得这样是不对的。像小时候,背着阿娘吃冰。像读书时,让阿兄模仿她的笔迹替她写课业。像在病时,偷偷溜出去玩……

  这是错的,是不应该的。可是心里的喜悦却像个诱的陷阱,让她忍不住往前迈。

  “阿兄……”

  江厌辞出来月皊的声音有点哽咽,立刻紧拥在怀里的松开些,抬起她的脸,去望她湿漉漉的眼睛。

  江厌辞问:“愿不愿意和我在起?”

  月皊哭着点头。

  江厌辞再问:“那信不信我?”

  月皊再点头。

  “好。那放宽心,切都交给我。”江厌辞靠去,去吻她湿漉漉的眼睛。

  月皊合着眼,由着江厌辞的亲吻辗转而下。当江厌辞的吻落在她的锁骨时,月皊下意识地抬手抵在江厌辞的胸口。江厌辞的作便停了下来。

  月皊抵在江厌辞胸前的手慢慢滑下去,不再拒绝。

  江厌辞却握住了她的手,捧着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吻她的指尖儿。片灰暗里,两个相互凝望。江厌辞望着月皊的眼睛反复去吻她微颤的指尖,道:“睡吧。回家以后我们成亲。”

  “成亲”两个字在月皊耳畔又回『荡』了遍。她应该说些什么的,可是张嘴,却个字也吐不出来,最终只能张发红的脸埋进江厌辞的怀里。

  江厌辞喉间轻滚略克制了下,才拉锦被,仔细盖在两个的身上。两个的身体紧紧相贴,离得那样近。离得近了,有些身体上的秘密便藏不住。

  月皊的脸颊越来越红。她脸彻底埋在江厌辞的胸口,然后『摸』索着去拉他的手。她拉着江厌辞的手,缓缓移到她腰侧的系带。

  良久,江厌辞沉声:“你确定吗?”

  月皊在他怀里轻轻点头,早已是羞红了脸。

  江厌辞垂眸,望向埋首在他怀里的。他手挪开,只是俯首温柔去吻她的头顶。

  “廿廿还小。”他说,“算成亲了,也该晚几年再要孩子。”

  这样简陋的客栈,又毫无准备。

  不可以。

  月皊也不知道没进去,在偎在他怀里胡『乱』地点头。后半夜,更是寂静。月皊偎在江厌辞的怀里很快睡着了。小到大,她在江厌辞身边总是会很放松。对江厌辞的习惯、依赖,和信任,已经持续了十年。

  连到起,成为携手的夫妻,似乎也变得顺理成章。

  月皊想不到这个界上,除了阿兄,怎么可能还会有另个男子闯进她的活。这种闯入,简直是种冒犯。她不想嫁给别,也不想阿兄和别的女子成亲。

  他们只能属于彼此,不能被打扰。

  至于她与阿兄在起会不会遭到很的反对和议论,好似并没有那么重要。

  没有能他们分开。他们早已分不开。

  ·

  这几天,李姝遥直心绪不宁。她还没弄清楚江厌辞和月皊之间的事情。这次月皊跟着江厌辞出京去接沈家兄妹,若真的是江厌辞单方面对月皊图谋不轨,那可怎么办?

  李姝遥后悔了,她不应该为了所谓的明哲保身决定先观察。她应该第时间那天晚上的事情告诉月皊。算是误会场,算月皊责怪她管闲事,她也不应该让月皊有置身危险的可能呀!

  不出意外,江厌辞和月皊今天下午能接回沈家兄妹。李姝遥焦急地等着,盼着这三日不要发什么坏事才好。

  侍女禀话回来了,李姝遥赶忙小跑着往外。她口气跑到花厅去,和华阳公主起等着。

  “姝遥来了。”华阳公主道。

  李姝遥扯出丝笑来,说:“也好几年没见到沈家兄妹了呢。”

  她话刚说完,江月慢也拖着款款的步子来。江月慢亦是来等沈家兄妹,尽地主之谊。

  李姝遥陪着华阳公主和江月慢说话,面上带着笑,心里却直很忐忑。直到侍女禀告到了,几个朝外望去,看见沈家兄妹、江厌辞和月皊起往这边。身后跟着些下。

  华阳公主视线扫沈家兄妹,不经意间落在江厌辞和月皊牵在起的手上。她不由愣住了。

  江月慢也有些意外地视线长久凝在两个交握在起的手上。

  这……可不是兄妹之间该有的举。

  月皊的手微微颤了下,忽有点担忧。江厌辞目不斜视继续往前,却微用力地握她的手。

  月皊松了口气,亦微用力地回握下。

  四个迈进门槛,沈元衡笑嘻嘻地说:“没想到刚来京城能有喜酒吃!”

  他望向江厌辞和月皊,唇角扯着灿烂的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