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_繁衍计划
笔趣阁 > 繁衍计划 > 第五十六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六章

  阿婵提着新买的食材,找到风斗家的时候,觉得自己资料库中关于人类的常识——关于住房那一章节,应该更新一下了。

  她住过传统的带着庭院的古典和屋,也住过狭小的公寓,还有阴暗的蛇窟与昏暗的地底,以及现代化的住宅,但是像朝日奈家这样,一家人住在一栋大楼里,然后每个人都拥有一间套间的模式,阿婵还是第一次见到。

  总觉得,又学习到了新的知识,变得更了解人类了一点——这实在是个很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种族。

  阿婵打电话告诉风斗她已经在楼下后,没过一会儿,他就从里面打开了门。

  大概是因为没有工作,又睡了一上午的缘故,朝仓风斗平常总是精心造型的头发此刻显得颇为凌乱,于是他干脆的将自己外套上的帽子戴在了头上。衣物落下的阴影挡住了他大半张精致秀气的脸庞,却挡不住他那带着不悦的神色。

  “好慢!”

  他任性的先抱怨了一句,然后才带着阿婵走进公寓,按开了电梯。

  在电梯里,朝仓风斗看着少女,抱着手臂,似乎有点苦恼。他正在苦恼究竟是要带阿婵去五楼的公共客厅,还是去他的房间。

  虽然现在家里大部分人都不在,但去五楼的话,说不定就会碰见谁——朝仓风斗并不希望别人见到阿婵。而去他的房间……

  邀请第一次来家里做客的异性去房间,不管怎么说都显得有些奇怪和别有用心,但朝日奈家的人居住的地方,说是房间,其实基本上就是一个单独的套间——有独立的客厅,书房,厨房,这么一想,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朝日奈风斗原本也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性格。

  这么一想,他便按下了自己的房间所在楼层的层数。阿婵倒是无所谓,她朝他笑笑道:“风斗家……真是有点出乎预料啊。”

  “啊,”朝仓风斗按完了电梯,便将手插入了裤子口袋里,神色看起来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没办法,毕竟……人就是这么多。”

  这是他第一次带女孩子回自己的房间,而且还是抱有极大好感的女性。朝仓风斗在她关上门后,都难免感到了一丝局促,而干咳了一声,阿婵却一副非常自然的模样。她换好拖鞋,轻声询问了厨房的位置后,就目标明确的走了过去。

  ——看!就是这种态度!

  风斗皱起了眉头——这种说是来做饭,就是来做饭一样的态度算什么啊?她又不是他的什么人,既然愿意过来为他做饭的话,起码也说明她是重视着他的吧?但是看起来,她好像根本就不关心他的其他事情。

  不管怎么说,独自一人进入一个异性的房间里,多少也要有些紧张感吧!?难道他看起来就这么安全和没有威胁性吗?

  但他还没有恼怒多久,阿婵便又从厨房里出来了。

  少女的脸上带着些许困扰的神色,对他说道:“……风斗君,你的厨房里基本上什么都没有呀。”

  “那是理所当然的吧。”风斗下意识的便又用上了极为骄纵的语气,“我又不经常回家,做饭什么的——更是从来没有过。”

  阿婵盯着他,“这样的话,风斗君刚才就应该告诉我,然后我就可以一起买点调料了。”她温和的陈述道:“什么都没有的话,光是食材,是没有办法变成咖喱的呀。”

  但是她的话却不知为何,让风斗露出了暴躁的神色,他忍耐的皱起了眉头。

  ——即使是自己考虑不周,也不想承认。

  不想承认自己的错误,因为希望对方……能够宠爱和包容他的一切错误。好像这样就能证明自己的重要性。

  这种想法在两情相悦的人身上出现的倒是很少,却经常出现在那些希望寻找到爱意的踪迹,却又因为它的踪迹迷离,而分外敏感的人身上。

  阿婵并不能理解这种思绪。她也在困惑,为什么阿美所说的温柔,在面对风斗的时候,好像总是不能很顺利的安抚到他,反而次次都会惹他不快。

  “那是要怪我的意思吗?”最终风斗冷淡的回答道,“说要过来做饭的人,明明就是你自己吧?”

  反复无常。喜怒不定。

  阿婵认真的观察着他的表情和神色,就像个认真记录实验品的研究员那样,试图从表面上的现象,进一步的窥探他的内心,明白究竟是为什么他会突然升起这样的怒气。

  但最终外星人不得不承认自己败退了——搞不懂。

  人类这种生物,有时候真的搞不懂。

  她忍不住有些挫败的皱起了眉头,只好直接询问道:“……为什么要生气呢?”

  风斗却只“哼”了一声,就抱着双臂,眉头紧皱着将头撇到了一边去。

  这个姿势阿婵倒是明白——这是赌气的姿势。

  可是阿婵怎么也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让他闹起了别扭。

  对她发过脾气的人,在她的小白菜中,只有我爱罗。阿婵只好参考一下她当初面对我爱罗时的应对方法——她靠了过去,双手轻轻搭在了他的手臂上。

  她比他矮一些,此刻便正好在他面前仰起头来,像是幼猫将爪子搭在人的身上,努力站起来的样子,软软娇娇的仰视着他。她的眼睛温润水亮,带着某种令人心里发软的柔媚。

  “风斗君?”她轻轻的呼唤他的名字,然后伸手抱住了他。她像是安抚宠物,又像是抚慰孩子那样,轻抚他的背脊。“怎么了呢?”

  她主动抱住了他这件事情,让朝仓风斗顿时有些反应不能的僵了一下,等他僵硬完,刚才的烦躁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可是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隐隐约约,蠢蠢欲动的燥热。

  “……怎么?”少年松开了环在身前的手臂,他的手骄矜的放在了阿婵的腰侧,语气顿时又恢复了那种自我的骄傲,“你就这么喜欢我吗?”

  “我可没说你可以抱我。”

  但被他这么戏弄着的少女却没有放开手。她安静的将侧脸贴在他的胸口,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我很想跟风斗君好好相处,”少女的语气中带着些微的苦恼,“不过,总觉得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

  “……哼?”

  “风斗君总是生气,但是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我哪里做错了呢?”

  ……明白并不是少女的错的少年抿了抿嘴唇,一只手从她的腰际移开,摸了摸她脸侧的长发,却没有出声。

  阿婵便伸手拽住了他从发间,找到了她耳朵的位置,然后像是找到了什么玩具一般,开始摩挲她耳垂的手。

  她蹙起眉头,抬起了脸来,好像很不满少年的漫不经心,“风斗君,你到底为什么不开心呢?”

  “……你是不是,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她居然说出了这种话。

  朝仓风斗感觉自己的火又大了起来。

  她对于自己的魅力好像毫无所觉,肆意张扬自己的美丽,活的就像是行走的人间凶器。

  她走在路上,收割别人的视线和爱慕,就像是一个从不需要亲自操刀的刽子手。无数人心甘情愿成为她的死囚,跪在她的面前,自己将头放在处刑台上,然后自己执行刑罚。

  她的罪行就像是手握机枪在战场上扫射手无寸铁的平民那样可恶,却又偏偏一脸无辜,好像从不知道自己手上沾染了多少鲜血。

  少年完全没注意到他的想法和比喻有多夸张和激烈,他只觉得——如果樱井婵这样的人,一脸困扰询问“你是不是不愿意跟我在一起”这种问题,简直恶劣就像是在把那些因为她的存在,而烦恼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的人,嘲讽他们像个傻瓜。

  她明明可以比他更加任性,更加坏脾气,更加骄纵,更加的……肆意妄为。

  但她却偏偏温柔的……仿佛触手可及,却又像是端坐于云天之上那样捉摸不透。

  这纷乱的感情着实有些激烈,所以朝仓风斗眉头紧皱的低头亲了下去。

  他亲下去的时候,也许是因为猝不及防的惊讶,阿婵松开了握着的他的手。而这次的亲吻很短暂,几乎是风斗闭上眼睛,又重新睁开的一眨眼时间,他就离开了她的唇瓣。

  他盯着阿婵的表情,像是想要看出她现在在想些什么。

  但少女眨了眨眼睛,垂下了眼睫,却完全没有害羞,也没有反感等任何反应。

  “喂,”朝仓风斗眯起了眼睛,“你为什么一副这么习惯的样子啊?”

  阿婵却突然笑了起来。

  她就像是终于找到了难题的解决公式的学生那样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什么啊,她心想,所以说,对付这样喜怒不定的人,只要直球就可以了吗?

  不,好像也不是这样……不过,阿婵觉得自己好像隐隐明白了正确的顺毛方式,只要稍加练习,就能完全掌握了。

  少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踮起脚来,勾住了他的脖颈,主动的吻了回去。

  她闭上了眼睛,神色柔顺又温婉,眉眼纯净而无邪,朝仓风斗的抵抗只维持了不到一秒,便只能丢盔弃甲的跟着闭上了眼睛,被阿婵拉入了她织就的绵绵密网之中。

  在这静默无言的空间之中,好似有千言万语在他们彼此的唇齿间吐露,试探着对方的底线,勘察着对方的想法,承受着对方的回应。朝仓风斗将阿婵压在墙上,低头变化着角度,就像是在品尝不同口味的糖果一般舔舐她的嘴唇,轻咬逗弄,又反复深吻。

  阿婵仰着头,既是被动承接者,也是主动回应者,她的手原本环绕着少年的脖颈,此刻却仿佛难以忍耐般的伸入了他柔顺的短发之中,带着调情意味的揉乱了他的头发。

  过了良久,朝仓风斗才深深的吐了口气,呼吸急促的抬起了脸来。

  他的皮肤早就已经变得炙热烫人,此刻他将阿婵稳稳的按在面前,一双薄梅色的眼眸,目光灼灼的注视着她,带着不容逃避的气息,对她说话,“喂……你啊,喜欢我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