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_繁衍计划
笔趣阁 > 繁衍计划 > 第二十二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二章

  一开始在听说要去乡下,参加一位从没听说过的亲戚的葬礼的时候,樱井良是拒绝的。他加入了学校的篮球部,因为学校并不算是篮球强校,为了在马上到来的全国大赛中走的更远,他每个周末都想去街头篮球场上好好练习,不愿意浪费时间。

  但是那边村镇上的工作人员打电话来说,那户人家的亲戚已经很少了,他们找了许久的资料,也只联系上了四五户人家,那户姓樱井的老人夫妇的儿子和儿媳因为事故早逝,只留下了一位孙女,本来就已经孤苦无依了,如果葬礼上来的人太少的话,对方未免也太可怜了一点。

  而且算算关系,他们家跟那户老夫妇虽然几乎没有来往,但比起其他人来说,已经是关系最为亲近的那一户亲戚了。那户人家的孙女还没有成年,奶奶去世后,爷爷年纪太大,自己都需要福利院的照顾,自然已经不能再照顾她,所以他们正在为那位少女寻找一位新的监护人。

  这个情况让樱井良的父母有些犹豫,因为对方明显认为他们家最适合成为那位少女的监护人,但……谁会轻易接受自己的家庭里突然多出一个并没有什么关系的外人呢?

  但直接拒绝似乎也有些太过冷酷,最终,樱井夫妇还是决定先去参加葬礼,再决定监护人的事情。

  于是那天周五,樱井良一放学,家里就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带着他开车驶向了乡下。

  樱井良的父亲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带着离开了这片乡下,后来很多年都没有再回来过。因此那块地方虽然算是他的故乡,却也十分陌生。

  他们一路开车过来,慢慢看见道路两旁开始出现了片片田地,但有些已经荒芜。

  樱井良只觉得人烟稀少,但这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这个国家的老龄化本来就非常严重,有些地区的小学都因为没有学生而荒废,年轻人又都喜欢往大城市里迁徙,最后的结果就是乡下只剩下那些怀旧,又或者无法适应城市生活的老年人。这些老年人,最后都会随着时间,慢慢去世减少。

  “听说那户人家的孙女跟阿良差不多大……”在车上的时候,樱井良的母亲有些犹豫着提起这件事情,“这么一想,她也是挺可怜的……”

  “是啊,”正开着车的樱井良的父亲也轻轻的感叹了一声,“可是那孩子都那么大了……就算接到家里住着也不大方便啊。而且……养自己的孩子都够辛苦了,哪里还养得起别人的孩子。”

  自己的家庭平白无故的就要被塞入一个陌生人,当然不会有人觉得非常高兴,可是对方的身世如此可怜,以至于他们无法理直气壮的拒绝,不得不如此小心翼翼的提出异议。

  “打电话来的工作人员说,那孩子是个很乖巧很好的女孩子,”于是最终樱井良的母亲下了结论,结束了这个话题,“……可惜了。”

  车上于是又恢复了静默。樱井良觉得自己的父母此刻应该正在思考,参加完葬礼后要如何婉拒成为那个名为“樱井婵”的少女的监护人,能够让她在这种情况下既不受到更大的伤害,他们又能保护好自己小家的安宁。

  这种家庭大事,樱井良没有说话的资格,他便一直安静的坐在后座上,盯着车窗外朝后不停飞逝的风景。

  他从未和樱井婵见过,但只是想一想那种处境,都觉得悲惨可怜。而自家在还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清楚自己无法朝她施以援手这件事情,让现在还不过是个少年的樱井良感觉有些愧疚。

  那个女孩子,最后会怎么样呢……?

  不管怎么想,都一定会过得很辛苦吧……?

  可是,他们也做不了什么了。很快,少年的思绪便又飘到了篮球的身上。

  想着这样的事情,直到自家车子停了下来的时候,出着神的樱井良才回过神来。他看了看窗外的风景,似乎也不像是到达了目的地的样子,只是路边站着两道身影,似乎正在等他们。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矮胖中年男人带着笑意朝他们挥了挥手,看着樱井良的母亲有些疑惑的露出了礼貌的笑容,摇下了车窗。

  “你好?”她试探着询问道,“请问有什么事情?”

  “啊,你好,”那个矮胖的男人连忙自我介绍道,“我是这个村镇的工作人员,就是之前跟您通过电话的山本。因为樱井家有些偏僻,我们怕你们找不到路,推测你们大概快到了,就来接你们。”

  他说的是“我们”,樱井家的三人便自然而然的望向了他的身后——看身形,那站在他身后,被他遮住了大部分形貌的,应该是个少女。

  她穿着黑色的和服,披着黑色的长发,低垂着眉眼,姿态温婉。她安安静静的跟在男人的身后,直到他让开身子,将她显现了出来。

  “这孩子就是樱井家的孙女了。”山本转过头去看了她一眼,脸上显出了些许的怜惜,“是个很好很好的孩子,所以我们一直都很担心她。”

  他这样的话语,显然有某种向樱井夫妇在道德层面上施压的感觉,他特地守在这里,带着她,大概也是希望能给他们留下一点好印象,好让他们能够愿意收养她。

  樱井夫妇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尴尬,不过这种尴尬在对方朝前走了几步,展露出面容后,就统统都化作了惊讶和怜惜。

  只见那少女的容貌极为的美丽,她站在那里,低垂着眉眼,不动不语,就像是一颗明珠,熠熠生辉。

  只是这么一面,樱井夫妇就几乎立刻理解了山本的担忧和努力——

  他努力的夸赞这孩子聪明懂事,乖巧听话,希望能有一个安宁平和的家庭可以接受她。毕竟这样的孩子,谁不希望她能露出快乐的笑容,谁不希望她能够不要受到一点伤害?她看起来生来就应该是一位公主,理应备受宠爱珍惜,而绝不需要面对任何痛苦。

  可她如今却孤苦无依,身世飘零。

  这样的身世,这样的容貌,若是被某些心怀不轨的人觊觎,那等待着她的将会是一场灾难。

  “这就是那户老人家的孙女,樱井婵。”山本热心的介绍道,“这就是樱井夫妇了。阿婵。”

  樱井婵的睫毛微微的颤了颤,她抬眼雾蒙蒙的望了他们一眼,又很快垂下了眼眸,低低的轻柔唤道:“……樱井叔叔,樱井阿姨。”

  “啊,你好,你好!”樱井夫妇都愣了一下,然后连忙招呼道,“阿婵是吗?来,上车吧!”

  好在阿婵和山本先生只有两个人,坐在后座位上,加上樱井良,三个人恰恰好坐满。

  他们上了车,山本先生在后座上时不时出声指明方向,阿婵便安静的坐着。

  她低垂着眼睫,很明显没有什么跟别人交流的欲望和打算,就连眼神里,似乎都充满了雾气。

  容貌漂亮的少女总能让人格外心软,并让人格外在意,樱井夫人从后视镜里瞧见阿婵一副似乎沉浸在悲伤之中,难以自拔的模样,便忍不住的想要试着将她从那样的沉寂之中拉出来。

  她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决定从日常开始,打破了沉默道:“说起来,阿婵今年是国一对吗?山本先生说过你,你今年跟我的儿子一样大呢。说起来,阿婵在哪所学校呢?”

  阿婵便抬眼望向了她,轻柔而礼貌的回答道:“我在帝光读国一。”

  “咦!帝光吗!”樱井夫人有些夸张的惊讶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去,看向了自己的儿子。她觉得同龄人也许更容易有些共同话题,便试图将话头转过去道,“我听阿良说过,帝光是篮球强校呢,说不定全国大赛上,阿良能跟帝光对上哦?”

  只是她一转头,就发现自家孩子正坐在阿婵身边,靠着窗户低着头,显得特别紧张。那从柔软的发丝间露出来的耳朵,看起来都已经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了。

  樱井夫人:“……”

  直到听见自己母亲的声音,樱井良才猛的回过神来。他涨红了脸瞥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少女,又慌张无措的低下了头去,“诶?诶……!啊对不起对不起……是,说的也是!”

  阿婵便轻柔的朝他歪了歪头,问道:“良君也打篮球?”

  眼见着自己的儿子是指望不上了,樱井夫人只好自己继续笑着说道:“是呀。别看他这样,其实阿良打篮球很厉害哦。”

  阿婵这才有了些许反应,看起来像是升起了些许交谈的兴致,她看着樱井良眨了眨眼睛,用一种带着些期待的语气问道:“良君很厉害吗?”

  而樱井良一接触到她的视线,少年好不容易白下去的脸就又瞬间红了起来,他下意识的移开了视线,有些磕磕巴巴的回答道:“那个……呃……我……”

  樱井夫人不忍直视的抽了抽嘴角,只能自己接着和蔼的问道:“那么,阿婵是哪个社团的呢?”

  “我也是篮球社。”阿婵脸上那沉静的神色终于稍微柔缓了些许,“我是经理。”

  听她这么一说,樱井夫人顿时像是找到了什么突破口一般,笑着看向了自己的儿子,“那,阿婵跟阿良可以多聊聊篮球方面的事情啊,对吧!”

  但话是这么说,村子毕竟不大,阿婵才刚刚配合的“嗯”了一声没多久,车子就已经停在了樱井家的门口。

  除了樱井家的车外,已经有好几辆车都停在了附近,这对于这个一直都少有外人进入的偏僻地方来说,已经算是罕见的多数了,但若是为了葬礼而来,那么数量反而少的让人觉得有些凄凉。

  这么一想,望着走在前方,身形单薄,带着他们进入宅院的少女,心软的樱井夫人已经朝着自己的丈夫投去了一个“要不我们再考虑考虑吧”的商量眼神,接收到妻子的视线,樱井先生也显得颇为为难。

  但从头到尾,樱井婵都没有显露过半分有所希求的模样,这种似乎是不想让他们有所负担的理解态度,反而更让人感觉心疼。

  葬礼安排在第二天,于是来参加的几户人家都被安排在附近的民居里暂住一晚。樱井家似乎是山本认为最好的寄养家庭,因此他们到的不是最早,却住在了阿婵所在的房子里。

  因为要照顾客人,阿婵显得有些忙碌,樱井夫人似乎很看不过眼她一个人忙活,便将儿子赶了过去一起帮忙。

  那时候阿婵正在为今晚要留下来过夜的客人准备床铺。

  她跪坐在橱柜前,将柜子里的被褥一层层拿出来的时候,显得颇为吃力,樱井良下意识的快走几步,赶到她的身边,弯腰便从她手上将被褥接了过去。

  “啊,良君。”

  感觉手上一轻,阿婵微微一愣后,仰起头来朝他笑了笑,尽管那笑容纯粹只是出于礼貌,但樱井良还是涨红了脸,“……我,我来帮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