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为何对我不理不睬?_大叔凶猛
笔趣阁 > 大叔凶猛 > 第669章 为何对我不理不睬?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69章 为何对我不理不睬?

  她灵动有神的眼眸微波荡起,“刚才的诗是祭奠爱情和亡妻的,有些凄凉,我想让林大哥再写一首男女爱情的诗,不过不要那么悲凉。”

  林飞想了想,立刻提笔写了起来。

  此时很多人再也没有任何嘲讽和轻视了,心中都期待着林飞会写出什么样的爱情诗。

  虽然很多都是纨绔子女,但越是纨绔子女越喜欢风花雪月附庸风雅。

  他们如今都亲眼目睹了当代诗神思雪的真正风采,知道不是浪得虚名,自然都起了攀交之心,目的也想像陈杰锐一样,向林飞求诗,求墨宝。

  这也可以成为以后炫耀的资本。

  吕天平几人面色铁青,暗想不该让这个魂淡来啊,不但没有出丑,反而收割了一些粉她灵动有神的眼眸微波荡起,“刚才的诗是祭奠爱情和亡妻的,有些凄凉,我想让林大哥再写一首男女爱情的诗,不过不要那么悲凉。”

  林飞想了想,立刻提笔写了起来。

  此时很多人再也没有任何嘲讽和轻视了,心中都期待着林飞会写出什么样的爱情诗。

  虽然很多都是纨绔子女,但越是纨绔子女越喜欢风花雪月附庸风雅。

  他们如今都亲眼目睹了当代诗神思雪的真正风采,知道不是浪得虚名,自然都起了攀交之心,目的也想像陈杰锐一样,向林飞求诗,求墨宝。

  这也可以成为以后炫耀的资本。

  吕天平几人面色铁青,暗想不该让这个魂淡来啊,不但没有出丑,反而收割了一些粉她灵动有神的眼眸微波荡起,“刚才的诗是祭奠爱情和亡妻的,有些凄凉,我想让林大哥再写一首男女爱情的诗,不过不要那么悲凉。”

  林飞想了想,立刻提笔写了起来。

  此时很多人再也没有任何嘲讽和轻视了,心中都期待着林飞会写出什么样的爱情诗。

  虽然很多都是纨绔子女,但越是纨绔子女越喜欢风花雪月附庸风雅。

  他们如今都亲眼目睹了当代诗神思雪的真正风采,知道不是浪得虚名,自然都起了攀交之心,目的也想像陈杰锐一样,向林飞求诗,求墨宝。

  这也可以成为以后炫耀的资本。

  吕天平几人面色铁青,暗想不该让这个魂淡来啊,不但没有出丑,反而收割了一些粉她灵动有神的眼眸微波荡起,“刚才的诗是祭奠爱情和亡妻的,有些凄凉,我想让林大哥再写一首男女爱情的诗,不过不要那么悲凉。”

  林飞想了想,立刻提笔写了起来。

  此时很多人再也没有任何嘲讽和轻视了,心中都期待着林飞会写出什么样的爱情诗。

  虽然很多都是纨绔子女,但越是纨绔子女越喜欢风花雪月附庸风雅。

  他们如今都亲眼目睹了当代诗神思雪的真正风采,知道不是浪得虚名,自然都起了攀交之心,目的也想像陈杰锐一样,向林飞求诗,求墨宝。

  这也可以成为以后炫耀的资本。

  吕天平几人面色铁青,暗想不该让这个魂淡来啊,不但没有出丑,反而收割了一些粉她灵动有神的眼眸微波荡起,“刚才的诗是祭奠爱情和亡妻的,有些凄凉,我想让林大哥再写一首男女爱情的诗,不过不要那么悲凉。”

  林飞想了想,立刻提笔写了起来。

  此时很多人再也没有任何嘲讽和轻视了,心中都期待着林飞会写出什么样的爱情诗。

  虽然很多都是纨绔子女,但越是纨绔子女越喜欢风花雪月附庸风雅。

  他们如今都亲眼目睹了当代诗神思雪的真正风采,知道不是浪得虚名,自然都起了攀交之心,目的也想像陈杰锐一样,向林飞求诗,求墨宝。

  这也可以成为以后炫耀的资本。

  吕天平几人面色铁青,暗想不该让这个魂淡来啊,不但没有出丑,反而收割了一些粉她灵动有神的眼眸微波荡起,“刚才的诗是祭奠爱情和亡妻的,有些凄凉,我想让林大哥再写一首男女爱情的诗,不过不要那么悲凉。”

  林飞想了想,立刻提笔写了起来。

  此时很多人再也没有任何嘲讽和轻视了,心中都期待着林飞会写出什么样的爱情诗。

  虽然很多都是纨绔子女,但越是纨绔子女越喜欢风花雪月附庸风雅。

  他们如今都亲眼目睹了当代诗神思雪的真正风采,知道不是浪得虚名,自然都起了攀交之心,目的也想像陈杰锐一样,向林飞求诗,求墨宝。

  这也可以成为以后炫耀的资本。

  吕天平几人面色铁青,暗想不该让这个魂淡来啊,不但没有出丑,反而收割了一些粉她灵动有神的眼眸微波荡起,“刚才的诗是祭奠爱情和亡妻的,有些凄凉,我想让林大哥再写一首男女爱情的诗,不过不要那么悲凉。”

  林飞想了想,立刻提笔写了起来。

  此时很多人再也没有任何嘲讽和轻视了,心中都期待着林飞会写出什么样的爱情诗。

  虽然很多都是纨绔子女,但越是纨绔子女越喜欢风花雪月附庸风雅。

  他们如今都亲眼目睹了当代诗神思雪的真正风采,知道不是浪得虚名,自然都起了攀交之心,目的也想像陈杰锐一样,向林飞求诗,求墨宝。

  这也可以成为以后炫耀的资本。

  吕天平几人面色铁青,暗想不该让这个魂淡来啊,不但没有出丑,反而收割了一些粉她灵动有神的眼眸微波荡起,“刚才的诗是祭奠爱情和亡妻的,有些凄凉,我想让林大哥再写一首男女爱情的诗,不过不要那么悲凉。”

  林飞想了想,立刻提笔写了起来。

  此时很多人再也没有任何嘲讽和轻视了,心中都期待着林飞会写出什么样的爱情诗。

  虽然很多都是纨绔子女,但越是纨绔子女越喜欢风花雪月附庸风雅。

  他们如今都亲眼目睹了当代诗神思雪的真正风采,知道不是浪得虚名,自然都起了攀交之心,目的也想像陈杰锐一样,向林飞求诗,求墨宝。

  这也可以成为以后炫耀的资本。

  吕天平几人面色铁青,暗想不该让这个魂淡来啊,不但没有出丑,反而收割了一些粉她灵动有神的眼眸微波荡起,“刚才的诗是祭奠爱情和亡妻的,有些凄凉,我想让林大哥再写一首男女爱情的诗,不过不要那么悲凉。”

  林飞想了想,立刻提笔写了起来。

  此时很多人再也没有任何嘲讽和轻视了,心中都期待着林飞会写出什么样的爱情诗。

  虽然很多都是纨绔子女,但越是纨绔子女越喜欢风花雪月附庸风雅。

  他们如今都亲眼目睹了当代诗神思雪的真正风采,知道不是浪得虚名,自然都起了攀交之心,目的也想像陈杰锐一样,向林飞求诗,求墨宝。

  这也可以成为以后炫耀的资本。

  吕天平几人面色铁青,暗想不该让这个魂淡来啊,不但没有出丑,反而收割了一些粉她灵动有神的眼眸微波荡起,“刚才的诗是祭奠爱情和亡妻的,有些凄凉,我想让林大哥再写一首男女爱情的诗,不过不要那么悲凉。”

  林飞想了想,立刻提笔写了起来。

  此时很多人再也没有任何嘲讽和轻视了,心中都期待着林飞会写出什么样的爱情诗。

  虽然很多都是纨绔子女,但越是纨绔子女越喜欢风花雪月附庸风雅。

  他们如今都亲眼目睹了当代诗神思雪的真正风采,知道不是浪得虚名,自然都起了攀交之心,目的也想像陈杰锐一样,向林飞求诗,求墨宝。

  这也可以成为以后炫耀的资本。

  吕天平几人面色铁青,暗想不该让这个魂淡来啊,不但没有出丑,反而收割了一些粉她灵动有神的眼眸微波荡起,“刚才的诗是祭奠爱情和亡妻的,有些凄凉,我想让林大哥再写一首男女爱情的诗,不过不要那么悲凉。”

  林飞想了想,立刻提笔写了起来。

  此时很多人再也没有任何嘲讽和轻视了,心中都期待着林飞会写出什么样的爱情诗。

  虽然很多都是纨绔子女,但越是纨绔子女越喜欢风花雪月附庸风雅。

  他们如今都亲眼目睹了当代诗神思雪的真正风采,知道不是浪得虚名,自然都起了攀交之心,目的也想像陈杰锐一样,向林飞求诗,求墨宝。

  这也可以成为以后炫耀的资本。

  吕天平几人面色铁青,暗想不该让这个魂淡来啊,不但没有出丑,反而收割了一些粉她灵动有神的眼眸微波荡起,“刚才的诗是祭奠爱情和亡妻的,有些凄凉,我想让林大哥再写一首男女爱情的诗,不过不要那么悲凉。”

  林飞想了想,立刻提笔写了起来。

  此时很多人再也没有任何嘲讽和轻视了,心中都期待着林飞会写出什么样的爱情诗。

  虽然很多都是纨绔子女,但越是纨绔子女越喜欢风花雪月附庸风雅。

  他们如今都亲眼目睹了当代诗神思雪的真正风采,知道不是浪得虚名,自然都起了攀交之心,目的也想像陈杰锐一样,向林飞求诗,求墨宝。

  这也可以成为以后炫耀的资本。

  吕天平几人面色铁青,暗想不该让这个魂淡来啊,不但没有出丑,反而收割了一些粉她灵动有神的眼眸微波荡起,“刚才的诗是祭奠爱情和亡妻的,有些凄凉,我想让林大哥再写一首男女爱情的诗,不过不要那么悲凉。”

  林飞想了想,立刻提笔写了起来。

  此时很多人再也没有任何嘲讽和轻视了,心中都期待着林飞会写出什么样的爱情诗。

  虽然很多都是纨绔子女,但越是纨绔子女越喜欢风花雪月附庸风雅。

  他们如今都亲眼目睹了当代诗神思雪的真正风采,知道不是浪得虚名,自然都起了攀交之心,目的也想像陈杰锐一样,向林飞求诗,求墨宝。

  这也可以成为以后炫耀的资本。

  吕天平几人面色铁青,暗想不该让这个魂淡来啊,不但没有出丑,反而收割了一些粉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