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原来他也有温情的一面_重生,我就想当个富二代
笔趣阁 > 重生,我就想当个富二代 > 第四百章 原来他也有温情的一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百章 原来他也有温情的一面

  陆洋开车把陈思雨送到永辉花园。

  他扶着她上楼。

  药物的作用还没有完全挥散,陆洋本来想把陈思雨送到别的医院治疗,可是陈思雨执意要出院。

  她说她是医生,比陆洋清楚药效。

  陆洋拗不过她,只好把她送回来。

  陈思雨因为身体有些无力,半个身子都靠在陆洋身上。

  如果是平时,陆洋肯定想入非非。

  可是今天,他们都没有这个心情。

  无论是老陈的修罗场,还是陈思雨的心情都差到极点。

  陆洋打开门,抱着陈思雨进去。

  他把陈思雨放到客厅的沙发上,帮她打开电视,然后去厨房忙碌准备晚餐。

  闹了一晚上,连顿饭都没来得及吃。

  陈思雨窝在沙发上,看着陆洋熟练的系上围裙,切菜,炒菜,煲汤,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突然,她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好像遇到过这种场景。

  陈思雨不太会做饭,都是陆洋去厨房做饭,她负责在客厅带孩子,教他们的宝宝识字说话。

  一家人围在餐桌旁,也不需要大鱼大肉,简单的饭餐,聊着轻松的话题就足够了。

  旋即陈思雨想起来了。

  这个场景是在梦里梦见的。

  她真的渴望家庭带来的温暖。

  半个小时后,陆洋忙活完,把菜端到餐桌。

  “你家里连个像样的蔬菜都没有,今天晚上只能将就一下了,葱花鸡蛋和辣椒炒肉吧。”

  陈思雨清冷的目光变得温柔起来。

  她微笑道:“不管你做什么,我都爱吃。”

  陆洋:“你敢不吃,我就把你下巴弄脱臼用嘴嚼碎了喂你吃。”

  陈思雨撇嘴:“你好恶心。”

  陆洋去厨房盛汤,只是简单的番茄鸡蛋汤。

  要让他做复杂的汤也不会啊。

  陈思雨:“陆洋,你快来。”

  陆洋:“怎么啦?”

  陈思雨:“你过来抱抱我。”

  陆洋盛完汤,摘下围裙,洗了洗手走过来。

  “这么快就想念我的怀抱了?”

  他挨着陈思雨坐下。

  陈思雨紧紧的抱住陆洋,将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

  陆洋低头看着近在迟尺的陈思雨,她的嘴唇丰泽,眼神娇艳欲滴,睫毛整齐浓黑。

  陈思雨冲陆洋皱了皱可爱的鼻子。

  “我好看嘛?”

  “好看!”

  陆洋抱着她柔软的娇躯,嗅着她发间的清香。

  陈思雨抬起头,主动吻在陆洋的脸上。

  热烈而深情…

  有时候选沙发有必要选好一点的。

  一个很差的沙发根本就没有弹性。

  一个质量好的沙发可以送出很多助攻。

  陆洋和陈思雨吃完这顿饭已经晚上九点多。

  陈思雨逐渐恢复力气,拉着陆洋去卫生间洗澡。

  这个夜晚,他们只想忘记所有的烦恼。

  深夜,陈思雨蜷缩在陆洋的怀里。

  “陆洋,我嫁给你吧。”

  陆洋:……

  不是说好只谈恋爱吗?

  怎么开始谈婚论嫁了啊?

  他抱着陈思雨的肩膀:“我年龄还不到啊,再说你研究生还没毕业呢。”

  陈思雨轻轻嗯一声:“我知道,我是说,等毕业后我嫁给你吧。”

  陆洋捏住她白嫩的下巴:“你要多少钱彩礼?”

  陈思雨摇头:“不要彩礼,也不用举办婚礼,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就可以了。”

  陆洋唏嘘不已。

  陈思雨:“我现在不逼迫你那么急,给你两年时间用来处理徐晓筱和顾小婉的事情。”

  “两年后,如果你愿意娶我,我就嫁给你,如果你不愿意娶我,那我…”

  “你就怎么样?”

  “我就去出家,以后再也不见你。”

  陆洋:我丢,怎么突然想出家了?

  想到陈思雨到时候穿着道袍,那种别样的制服诱惑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啊。

  玩笑归玩笑,陆洋肯定不会让她去出家的。

  先不说那个圈子乱不乱很,就说陈思雨的容貌,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焦点。

  陈思雨的容貌在陆洋认识女孩中是9.5分的级别。

  徐晓筱和顾小婉都是9分级别。

  他答应下来。

  等陈思雨睡去后,陆洋毫无睡意。

  他从床头柜拿出手机扫了一眼。

  有几条短信和未接,不过都不太重要。

  公司里大小事都有陈薇看着,手机部门有姜伟民盯着,地产那边有马建荣。

  其中,陈薇给陆洋发来短信。

  她说跟豆瓣和58分别接触过,又给柳明兰沟通过。

  最终决定人人网联合柳明兰给豆瓣投四百万!

  其中人人网出资三百万,柳明兰投一百万。

  陆洋同意了这笔投资。

  黄冰倩给他发来短信,询问他有没有空?

  陆洋:这两天在忙着开发房地产业务,怎么了?

  黄冰倩很快就回过来:没事,就是想跟你一起吃个饭。

  陆洋这才想起来他跟黄冰倩已经有几天没有联系过了。

  他回复:明天去找你,我们一起吃饭吧。

  黄冰倩:嗯,我叫上陆勇和孟晓鹏。

  陆洋刚准备跟黄冰倩说晚安。

  黄冰倩发来短信:陆洋,你跟顾小婉是不是分手了?

  陆洋愣住了。

  黄冰倩怎么知道分手的?

  旋即他释然了。

  那么多同学都知道他跟顾小婉分手了,黄冰倩能够知道也很正常。

  在黄冰倩的认知中,陆洋只有顾小婉一个女朋友,她不知道陆洋还有徐晓筱和陈思雨。

  黄冰倩是认识徐晓筱的,就在那次新品发布会的时候。

  陆洋揉了揉眉头,唉,烦恼啊。

  他回复黄冰倩短信:是的,我们分手了。

  黄冰倩:是因为我的原因吗?如果因为我的话,我觉得很愧疚,要不我找个时间去跟顾小婉谈一谈怎么样。

  陆洋:不用,我会处理好的,你别想那么多。

  黄冰倩绝对不能找顾小婉,因为顾小婉只知道他跟徐晓筱的事儿。

  要是再冒出一个黄冰倩的话,就更加不能收场了。

  这只会火上添油!

  黄冰倩:真的对不起,陆洋,都怪我。

  陆洋:怎么能怪你呢?这事怪我,是我太贪心了。

  黄冰倩结束跟陆洋的聊天。

  此时她在卧室里,一点点翻看着跟陆洋的聊天短信。

  陆洋的出现照亮她的人生,她知道陆洋很优秀,自己根本就配不上陆洋。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得知陆洋跟顾小婉分手的时候,心里也有一丝丝窃喜。

  陆洋会把自己当成正牌女朋友吗?

  也许不会吧,他们两个的家世差距太大了。

  黄冰倩也不奢求什么,陆洋给她一点点位置就够了。

  她隐隐可以猜到,未来陆洋的妻子一定是漂亮的,要么是温柔贤惠的,要么是家世显赫的。

  ……

  当陆洋放下手机的时候,陈思雨忽然问:“黄冰倩是谁?”

  陆洋吓了一跳,随手打开台灯,发现陈思雨正瞪眼看着自己。

  她什么时候醒的?

  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

  陈思雨看了多久?

  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的?

  陈思雨挪了挪身子,下巴搁在陆洋的胸膛。

  “看你们的聊天的语气,认识时间不短了吧。”

  陆洋:……

  他不清楚陈思雨现在怎么想的。

  吃醋?

  发火?

  怒极反笑?

  想到今天老陈遭遇的修罗场,他的后背就渗出冷汗。

  陈思雨在陆洋身上画圈圈:”你怎么不说话?”

  陆洋看事情既然已经暴露了,索性就坦白吧。

  他把跟黄冰倩产生的交集和往事悉数说给陈思雨。

  陈思雨听完后轻轻点头:“所以,这就是你渣人家的借口?”

  陆洋:……

  陈思雨:“陆洋我发现你的爱情观有问题,天底下漂亮的女人多的是,你占得过来吗?”

  “就算你占的过来,你的身体顶得住吗?”

  “终究还是欲望啊,欲壑难填…”

  “黄冰倩确实蛮辛苦的,你帮她的方法有很多,为什么非要占有人家呢?”

  陆洋看着突然温柔起来的陈思雨,有点不知所措。

  这他妈不像陈思雨的性格啊。

  按理说不应该生气吗?

  谁知陈思雨叹一口气:“真不知道你们这些臭男人哪里来的优越感!”

  “陆洋,我想阉了你!不知道这样能不能把你留在我身边?”

  陆洋瞬间警惕起来,以陈思雨这种性格还真做得出来。

  陈思雨:“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现在就走吧,省得我反悔。”

  陆洋:……

  陈思雨一把扯过被子裹住自己,留给陆洋一个后背。

  陆洋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陈思雨:“陆洋,你滚吧。”

  陆洋:“能不能明天再滚?”

  陈思雨的声音很坚决:“不行,现在就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陆洋想到陈思雨的性格,他果断穿衣服走人。

  万一走的晚点闹起来呢。

  他穿好衣服来到门外,手按住门把手,忽然想到什么…

  不能这样走。

  陆洋假装开门又关门,自己悄悄藏在冰箱旁边。

  等了一会儿,他听到陈思雨的哭泣声,还有卧室里摔杯子的声音。

  陆洋的心脏狠狠抽搐两下。

  他有一刹那的冲动,彻底跟徐晓筱和顾小婉还有黄冰倩断了联系,然后专心跟陈思雨交往,直到结婚的那种。

  徐晓筱和顾小婉还好,黄冰倩呢?

  等陈思雨哭声渐渐静下来的时候,陆洋确认陈思雨不会有事,他准备悄悄离开。

  忽然,卧室里响起动静,紧跟着传来陈思雨的拖鞋声。

  陆洋继续隐藏在冰箱旁边。

  陈思雨穿着睡衣出来,她来到厨房。

  陆洋听到金属摩擦的声音。

  借着微弱的亮光看去,他看到陈思雨竟然手里拿着明晃晃的水果刀。

  他瞬间紧张起来。

  陈思雨哭得梨花带雨,她右手握着水果刀在颤抖,然后伸出自己洁白的左腕!

  陆洋心里骂了一声!

  他妈的!

  陈思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陆洋直接冲上去。

  他握住陈思雨的手腕:“陈思雨,你他妈疯了!”

  陈思雨先是一惊,这才注意到是陆洋。

  她的声音变得歇斯底里起来:“我是疯了!都是被你逼疯的!”

  陆洋紧紧握住她的手腕,水果刀在狭小的空间里颤抖。

  陈思雨哭着说:“陆洋,你松开我!松开我!”

  陆洋:“你他妈能不能不要这么冲动?”

  陈思雨:“我就冲动了!”

  陆洋看陈思雨握着很紧,害怕划伤她自己。

  他另一只手直接握住刀刃,硬生生从陈思雨的手上把刀夺下来。

  猩红的血从他手心涌出来,变得粘稠。

  陈思雨感觉那炽热的血,瞬间冷静下来。

  她吓得急忙松开刀柄。

  “陆洋…陆洋…”

  “少废话,去开灯!”

  陆洋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陈思雨跌跌撞撞打开厨房的灯。

  只见陆洋的手掌已经完全被血染红,鲜血从指缝流出来,落在洁白的地砖上,触目惊心。

  陈思雨过来翻看陆洋的手掌,这才发现伤口直接划破整个手掌。

  “陆洋,你怎么这么傻啊!”

  陆洋无奈的笑了:“是我傻,还是你傻?”

  陈思雨用手背抹了抹眼泪,去厨房翻找纱布和酒精给陆洋处理伤口。

  酒精冲洗伤口的时候,陆洋疼的咬紧牙。

  他恨不得踹陈思雨两脚。

  陈思雨眼里有些内疚,不过她处理伤口的手法还算稳健。

  幸亏是学医的研究生!

  要不然这个时候陆洋就该去医院了。

  陈思雨帮陆洋的伤口完成清创,又上了点云南白药,最后用纱布给他把伤口包扎。

  两个人忙活完,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客厅里的闹钟已经来到半夜12点。

  陈思雨忽然说道:“上次给你处理伤口,还是你大一的时候。”

  陆洋:“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好奇摘下口罩的你是什么样子,果然没让我失望。”

  陈思雨:“你刚刚不是走了吗?”

  陆洋:“怎么舍得走呢。”

  陈思雨:“你是不是担心我出事?”

  陆洋点上一根烟:“是啊,担心你出事,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这辈子只属于我。”

  陈思雨默然,低头看着陆洋的左手,渗出的鲜血不知不觉染红了纱布。

  “疼不疼?”

  “废话,你去试试。”

  陈思雨嗔陆洋一眼,刚才的所有不快好似都随着那一刀而斩断。

  也许这就是孽缘吧。

  陈思雨去卧室拿来被子,他们就这样在沙发里窝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当陆洋醒来的时候注意到陈思雨在厨房忙碌着。

  看她笨手笨脚的样子,把厨房搞得乱七八糟,陆洋情不自禁笑起来。

  陈思雨听到陆洋的笑声,回头瞪他一眼。

  “笑什么笑?我以前都没做过早饭。”

  “你以前怎么活下来的?”

  “外面有早餐店,学校有食堂啊。”

  陈思雨系着围裙,笨手笨脚的端出来两碗粥。

  她又过来看了看陆洋的手,发现血止住了。

  唉,真没想到他们会产生这么多的交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