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 齐明投诚_她把全修真界卷哭了
笔趣阁 > 她把全修真界卷哭了 > 第095章 齐明投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095章 齐明投诚

  “江木头,今天又被灵均真人训惨了吧哈哈哈。”

  “灵均真人脾气本来就不好,你还非追着他问。”

  “就是啊,我看他说得也没错,你在阵道上就是没天赋,问得什么问题啊,聚灵阵和五行补元阵能不能结合?”

  “要能结合,那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两个不同的阵?”

  天罡峰灵均真人的课才结束,江月白就被齐天宝为首的,一群闲得没屁事干的内门老弟子嘲笑。

  对此,江月白懒得辩解,他们也就是嘴碎,而且吕莹小时候就跟她说过,别人笑她说她,她又不会掉块肉。

  等将来她在阵道上一鸣惊人,再叫他们好看!

  还有灵均真人,到时候非要他回答问题不可!

  从内门讲堂出来,江月白坐在纸鹤上慢悠悠的往回飞,回味今天课上领悟。

  她之所以问那个问题,是因为她想把聚灵阵刻在灵耕傀儡上,仍旧是神机石为核心,只是灵气消耗从聚灵阵上出。

  但是她想得过于简单了,每个灵耕傀儡因为用途不同,身上符阵和属性都不同。

  譬如施雨傀儡,符阵为水属性,傀儡不是人体,无法转化灵气属性。

  这一点五行补元阵能做到,可此阵用于战斗中快速补充对应灵气,补充速度对灵竹来说太快太激烈,承受不住会裂开。

  聚灵阵则稳定得多,能温和绵长的增加阵中灵气浓度,所以如何将两阵结合,是她眼下要攻克的关键点。

  纸鹤落在万法堂外,江月白给琼林山君带了一坛新酿的灵酒,陪它玩闹片刻说了说话才走。

  实际上一直是她在说,琼林山君就在旁边舔爪子,偶尔吼吼两声表示不赞同。

  回到花溪谷时正是黄昏,江月白收起纸鹤步行进谷。

  才走两步,她忽然甩出一张土遁符,人瞬间出现在后方,一脚将裹在斗篷里的人踹倒。

  铮!

  绝风刀出鞘,压在那人脖颈上。

  “你是谁?这段时间是不是你一直在跟踪我?”

  兜帽落下,露出一张江月白有些眼熟的少年面庞,她皱眉思索片刻,刀刃勐然压死。

  “你是贾秀春身边的杂役?”

  脖颈出血,齐明赶忙抬起双手,“江师姐别误会,我是为齐悦而来,我是她兄长齐明。”

  “你跟齐悦是兄妹?!”

  江月白脑中电光火石,转过万重念头,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你别误会,齐悦不是贾秀春的人,她一向痛恨我这个兄长。”齐明着急解释。

  江月白冷冷看着齐明,齐明目光坦荡,并未闪躲。

  “找我何事?”江月白依旧不曾收刀。

  齐明艰难的吞了口唾沫,余光扫视周围,“一来想替齐悦向江师姐道谢,二来是想拜托江师姐转交齐悦一些灵石,三来……江师姐一定很好奇,这段时间贾秀春为何不再找你麻烦吧?”

  江月白思索片刻收刀,带齐明到谷口池塘后方隐秘处谈,守谷灵蟾就在池塘边呼呼大睡。

  齐明忌惮的看了眼守谷灵蟾,抹掉脖子上的血。

  “先说第三件事。”

  齐明斟酌一番才道:“林向天和贾秀春正在炼制一种秘药,需要三个月左右,没空再理会其他事情。”

  江月白眼神微亮,三个月?炼药?难不成她的谋算成了?

  可是那张假药方她加在林岁晚书中,不管林向天如何从林岁晚处拿到,最终都绕不开她。

  林向天必然会叫她去询问,若林向天信那药方,她原本打算付出一定的代价,换取林向天信任,让她能亲手对贾秀春施以八十一次赤炎诀,叫其承受爷爷当时所受的焚心之苦。

  但现在林向天并未找她,难不成……

  是因为林岁晚被寄魂,不知道药方从何处得来,又怕漏出破绽所以什么都没说。

  江月白蓦地笑了,这件事一开始根本不可能把她摘出去,没想到因为林岁晚阴差阳错,叫她撇清了其中关系。

  这样一来,也能降低林向天和贾秀春的警惕,让他们陷得更深。

  那张所谓的人药药方不过是她编出来的,但也不是胡乱编造,而是在谢景山那些杂书中找到的尸药药方改良。

  那些年在矿场,因为灵田肥力不足,她时常把妖兽尸体带回沤肥,后来又用死人尸体沤肥。

  死人沤肥种出来的东西她没吃过,都喂了谷中小兽,观察它们的变化。

  自打她有了这番谋算开始,三年间她一直在斟酌这个药方,努力做到天衣无缝。

  修真界千奇百怪的东西不少,只要基本原理通顺,其中诱惑够大,林向天便有很大可能冒险尝试。

  “林岁晚最近在做什么?”江月白收回念头问。

  无关紧要的事,齐明并不隐瞒,“她自从上次出任务回来,就一直在闭关,到现在也没见出关,沉怀希倒是来看过她几次,她仍旧没出关。”

  江月白点头,“说其他事吧。”

  见状,齐明松了口气,从袖中取出一个储物袋双手递上。

  “这里面有我攒下的三千下品灵石,花溪谷木工院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也知道齐悦最近为了跟您学习神机石制造四处借灵石,但她无论如何也不肯收我的灵石,就想请江师姐帮忙转交。”

  江月白没接,“你兄妹二人的事情我不想掺和,我若知道她是你妹,定不会留她。”

  齐明手一颤,焦急道:“阿悦是无辜的,恳请江师姐千万不要对她有成见,我……我知道自己为虎作伥不是好人,但阿悦手上从未沾染过任何脏污,我一直将她保护得很好。”

  “也是因此,她总觉得我限制她,自从她服侍的那位宋师叔陨落之后,阿悦这几年一直不开心,做什么都不顺,我几次想帮她,她都对我极为排斥,就连这次她要到花溪谷,我也是拦过她的。”

  “原先我是不看好江师姐,觉得您斗不过贾秀春和林向天,可阿悦执意如此我也莫可奈何。前些日子花溪谷的事情让我看到江师姐并非志大才疏之人,而且阿悦这段时间真的很开心,我看到她开心,也就安心了。”

  “您愿意教阿悦耕种傀儡最关键的神机石制造,定不是小肚鸡肠之人,阿悦待在您身边我放心,我只是希望您能多关照她一些。我也知道,说得再多,不如做出让您能够信我的事情。”

  江月白认真看着齐明,“你想做什么?”

  齐明深吸一口气,“江师姐若是信我,且等三日,必有大礼送上。”

  江月白眼珠微动,抬手接过储物袋,“好,我就等你三日。”

  齐明躬身大拜,默默无言,拉起兜帽转身便走。

  阿悦,兄长不是怕,也不是要阻碍你,兄长比谁都希望你好,也一定会竭尽全力,为你披荆斩棘。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