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3_春潮
笔趣阁 > 春潮 > 忆3
字体:      护眼 关灯

忆3

  唐京爅浑身陡然一僵。

  带她回来是有私心的。

  是那时候的眼神,那一眼的触动,倒不至于惦记上一个十一岁大的丫头,就是苏妩眼里那份干净透亮,是他所向往,没有的样子。

  他羡慕,所以他想靠近。

  她父亲的事,他无从解释,能做的就是护她周全,还她一个家。

  很单纯的想法。

  唐京爅说“苏妩,你还小,有些事你不会懂,苏楠的事……一两句话我暂且没有办法跟你说清楚,也许在你心里他是一个好父亲,但在我这儿,他并不无辜……小妩,你缺失的我都会补给你,从今以后我会尽我所能的护你周全……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会一直奏效……你考虑一下,当然,如果你始终放不下……那,我尊重你,给你离开的权利。”

  “不需要考虑,我要离开。”

  唐京爅一顿,出乎意料的好说话“好。你想去哪儿?”

  去哪儿苏妩并不想说“我想见爹地最后一面……”

  又是一长段的沉默,唐京爅坐在她身侧的床沿上,突然偏头问她“小妩,你以后想要做什么?或者说……有什么打算吗?”

  苏楠在的时候,她从没想过以后这个问题,因为有依靠,她根本就不需要过多思考。

  现在不一样了。

  “做个好人。考警校,抓坏人。”苏妩随口一说,多半稚气的玩笑话。

  可唐京爅当了真。

  在苏妩眼里,他就是坏人。

  可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绝对的界限。

  以前他也想做苏妩眼中的那种好人,可结果呢?

  身份从来就不是他可以选择的。

  唐京爅稍稍愣神,垂眸挡住了眼中的阴晦“好人分为两种,一种是别人眼中的好人,一种是遵循自己内心底线的好人……警察就一定都是正义的吗?小妩,你该长大的……去找任添海吧,他是苏楠生前最信任的朋友……”

  没有回应,也不会再有交集。

  苏妩这么想。

  最后,是唐京爅将苏妩送到警局门口,他没下车,只是静静等在车里,似乎早已想象到了苏妩进去后的结果。

  西九龙总区,一排灰白色建筑,这里曾经是苏楠的管辖之地。原本不出意外,这次警队大升迁里,上头看好的人员名单里他是首位人选,被寄予厚望。

  唐京爅说,他把父亲已经送回了警局,没走几步,一个中年男人叫住了她,圆滚的啤酒肚,脸上挂着笑,弯着的眼上有层细纹,并不年轻,这个男人她见过,在父亲书房,有一张叁人合影,任添海,苏楠和高权。他们是同期同僚,叁人职位相等,任添海她以前见过,瘦瘦高高,脸上冷冷淡淡,偶尔会领着他的儿子来家里做客。

  这个没见过的,她偶尔听父亲谈起。

  高权。

  “是小妩吧?我是你老爸的朋友,你可以叫我高伯伯……”男人笑眯眯的,看起来和蔼亲近。

  苏妩紧着的心松了口气,乖巧的叫人,高权状似不经意的扫了眼门外的黑色车,领着人往里带。

  十八楼,办公区。

  高权招呼苏妩坐下,给人倒了杯热茶,边忙边道“你怎么样?还好吧?现在住在哪里?有什么困难就和伯伯说,我和你父亲生前都是很要好的。”

  苏妩抠着手,她从没来过父亲工作的地方,潜意识里的一种压迫感,她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想到,开口询问“高伯伯,我爹地他……现在在哪?”

  高权手下一顿,有些犯难“已经火化了……因为没有家属认领,一直被寄存在那儿……”

  苏妩疑惑:“为什么会被寄存在别的地方?他是西九龙总区的负责人,也是因公殉职,不是应该进浩园的吗?”

  “小妩啊,你听我说……你父亲这事并不简单,经过上头多方查证,你父亲他因职务之便与黑势力牵连……”

  “这不可能。他一向公正清廉,绝不可能!”没等高权说完,苏妩急切辩解,打翻了手边的茶,茶杯在镜面茶几上滚了一圈,扣在桌面上,高权急忙从旁边抽纸递给苏妩,扫了眼她泛红的手背,嘴上关切询问“没烫着吧?”

  见苏妩摇头,他才开始擦拭茶几上的茶水,将茶杯放正。

  高权有些强迫症,又是左撇子,茶杯拿手方向一致,柄朝外侧摆放整齐后,才抬头看她,嘴上缓缓的答“是啊,我也不信,可是……警局是讲道理,讲证据的地方……我虽有心,可势单力薄的,实在无能为力替你父亲开脱。”

  “那任叔叔呢?”

  “任?”高权反应了一下,接着道“你是说任处长吗?”

  处长吗?

  苏妩记得,前不久还是和她父亲同级的总警司。

  “我可以见任叔叔一面吧?”苏妩问。

  高权点头笑道“当然。”说着右手撑着腰慢慢起身,嘴上碎碎念念“总区大,你一个人肯定找不着,我带你去吧。”

  苏妩跟在高权身后,一路上都有人驻足停下打招呼的,穿过一排排隔间,在楼上大区,有一间独立办公室,高权领着苏妩,被门口的秘书助理拦下“任处长在忙,高sir有预约吗?”

  高权似乎对人总是笑眯眯的,没架子,即使被人毫不留情面的堵在门外,他依然可以笑得自然“没有预约,不过要麻烦你通报一声,是苏楠的女儿有事,要找任处长。”

  高权的级别并不低,秘书自然不敢怠慢,进去通报走一圈儿再回到门口,有些客气疏离“抱歉高sir,任处长谁也不见。”

  被拒绝的原来是她。

  苏妩了然,没再强求,问高权要了苏楠存放的地址,高权在白纸上写下,连同自己的联系方式,递给她“有事就给伯伯打电话。”

  苏妩接过,说不清什么心境。

  高权想起什么,掏着钱包,将里面的现金一卷塞到她手里。苏妩没要,又还了回去,来回推阻两叁回,高权握着钱问她“你有钱办理后事吗?”

  苏妩没有。

  所以,她只打算把骨灰先接回去,至于找墓地,她没资金能力一个人办理,还要先委屈苏楠放置家里了,只是这样的情况她也不愿意向人开口,不知道是随了谁的性子。

  “我会处理好的,今天麻烦你了高伯伯。”

  高权摆了摆手,毕竟是同僚的孩子,能帮就帮。

  “都是自家人,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两家话……总之,有事随时找我,不要嫌麻烦……”

  高权想要下去送送她,被人叫住,只得将人送到电梯口,看着苏妩上了电梯,高权轻轻叹气。

  苏楠最怕的,还是来了。他捧在手心里的女儿,到最后还是和黑道搅和在了一起,纠缠不清……

  楼下,唐京爅见苏妩出来,就知道果然如他所想,根本就没见着人。

  车停在苏妩面前,后排车窗缓缓降下,唐京爅扫了眼灰头土脸的人,目光深沉“上车。”

  苏妩倔呀,不肯听,自顾自的往前走,车就在一旁跟。

  “苏妩,别和我置气。我只是让你看到了现实,你自认为的那些白道正义,根本就不复存在,在你需要的时候,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帮你……这就是你所偏袒,信任的东西……苏妩,现在我是你唯一的依靠。考虑一下我,不行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