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Marry Me?(下)_野狗骨头
笔趣阁 > 野狗骨头 > 第51章 Marry Me?(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1章 Marry Me?(下)

  sanandres。

  这个小岛在美洲名气颇盛,秾艳的加勒比海风情,七色海美得让人心驰神醉,跟度假村型精品海岛不一样,仍然保留着原始质朴风味,苗靖和陈异落地时,是岛上唯二的亚洲游客。

  是挺纯粹的悠游时光,吹着加勒比海湿热的海风,眼前的海是彩色的,深浅过渡变幻,像巨大的蓝宝石,晶莹剔透,玻璃海、果冻海,纯粹得连天空都显得粗糙灰暗。

  陈异抱着手:“你这泳衣……怎么……”

  “麦德林买的。”苗靖轻描淡写,“这是设计师款。”

  还是上次出差在麦德林买的刺绣泳衣,不算比基尼款,但色彩艳丽,款式别出心裁,两条轻薄布料从胸口深v交织往下,侧面只有几根细细的彩色串珠,沟壑欲盖弥彰,曲线前凸后翘,长腿笔直纤细,肌肤欺霜赛雪,走在沙滩上格外靓丽惹眼。

  习惯了她的着装风格,突然火辣艳丽起来,还有那么点小小的不适应。

  躺在酒店的私人海滩上晒太阳,时不时被诱惑着下水泡一泡,酒吧就在沙滩旁,随时可以去点一杯鸡尾酒,喝得微醺微醉,岛上信号没那么好,刷手机变得很多余,只能聊聊天,踢踢水,晒晒太阳,玩玩沙滩球。

  天气不算太热,每天会有几分钟的阵雨,岛不大,租辆小摩托沿着海岸环行,陈异花衬衫只扣一个扣子,衣角哗哗扑在苗靖身上,她罩着件薄纱长衫,身姿轻盈得似乎要飘起来,两人随走随停,在海礁边喝椰子汁,在玻璃蓝的海里玩水,路上一只蓝色的蜥蜴从脚边窜过,苗靖被吓了一跳,尖叫着攀上了陈异的脖子,他在她惊慌失措的脸上吧唧一口,敷衍安慰,相机对准蜥蜴一顿猛拍。

  这里也是水上运动的天堂,悬崖跳水、浮潜、游艇、出海都值得一试,总之可以尽兴泡在水里,离主岛不远有个袖珍的海岛,椰影茂密,沙滩洁白,可以涉水过去,一路水深只有膝盖到腰深浅,到处都是玩水的游客,小朋友抱着泳圈在礁石圈起的海域里拼命蹬水,嬉笑声传出好远。

  晚上酒店有party,包一条游艇开到附近海域,跟一群欧美游客在海中央看星星,喝酒蹦迪,午夜十二点回来继续第二趴,酒吧salsa舞跳得热情奔放,聊天聊得热火如荼,最后陈异喝酒大概是喝懵了,跳上舞台,扯掉t恤,肆意飞扬和dancer扭了一段霹雳舞。

  尖叫声亢奋得有点过分,苗靖捂着额头,实在没眼看,熬不住想先回房间休息,被陈异拽着拉到沙滩吹风醒酒。

  夜风凉爽微腥,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只有海面泛着点粼粼波光,陈异烟瘾又上来,身上没带烟,压着苗靖在海滩上亲,亲着亲着感觉上来,灼烫的唇往下滑,急躁的手指胡乱煽风点火。

  “陈异!!”苗靖急得不行,“你疯了?”

  他压低音量:“嘘,没人,我快点,五分钟,五分钟就行。”

  苗靖倒抽一口气,用力搂着他的脑袋,使出吃奶的力气翻身,把他的脑子砸进了沙滩里,半边俊脸都沾了细沙,嘴里啃了一包沙,龇牙咧嘴,说不出的滑稽。

  没料想吃瘪,陈异中气十足骂了一声我操,撸了把脸,伸手攥苗靖的胳膊,却被她敏捷跑开,只摸到一片裙角。

  “苗靖,你有能耐别跑!”

  “我没能耐!”她往酒店溜得飞快。

  身后有人追上来,听得见拖鞋啪嗒声和风声,近在咫尺,苗靖又笑又尖叫,被一只紧实手臂揽住腰肢,她趔趄了下,被他身体带着滚在沙滩上。

  “这下可插翅难飞,我要为所欲为。”

  高大沉重的身躯压下来,苗靖又羞又笑捶他的肩膀:“你正常点!”

  “我哪不正常。”两条手臂都搂着她的腰,肩膀用力,他带着她在沙地上打滚,也让她吃了满脸满身的细沙,最后身上突然一凉,温柔的海浪扑面而来,苗靖闭眼,任凭海浪冲去脸上的沙粒。

  陈异松开她,只牵着苗靖一只手,两人并肩躺在海水里,任由海浪攀上肩膀,舒展身体浸泡在冰凉的海水中,两双眼睛齐齐望着天上的星星。

  “聊点什么?”

  “聊什么?”

  “你现在在想什么?”

  “活着真好。”

  两人都不约而同笑起来。

  “半夜的海滩很危险,如果我们就这样躺着不动,可能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他凑近,覆身于上,压着她的手腕,十指相扣,低头绵绵亲吻她的嘴唇。

  “那就先亲一下……嗯……有点咸……”

  两人在星空下交换了个缠绵的夜吻。

  陈异把她从水里抱起来:“回房去,看老子不弄死你。”

  “我困了,想睡觉。”她身上滴着水,打着哈欠枕在他肩头,“快三点了吧,再过一个小时,就该看日出了,要不然我们直接去沙滩看日出吧。”

  “你能熬得住?”他把人抱得稳稳当当,大步迈向沙屋,“也不是不行,看完日出吃个早餐,再回屋睡个回笼觉?”

  “当然可以。”她眼皮惺忪得都快黏在一起,“好主意。”

  回去没再折腾,陈异把困得泪眼朦胧的人扔进浴缸,替苗靖洗头洗澡,再给她吹头发穿衣服,苗靖勉强睁眼喝了杯咖啡,又跟着陈异出门,在蒙蒙亮的海滩找了个角落,铺上沙滩巾等日出。

  天光微熹,晨风是清爽的,苗靖枕在陈异膝上已经睡着,他一手捏着烟,一手抚摸她的长发,耐心等待朝阳第一缕辉光投射在澄透的海面上。

  “苗靖,太阳出来了。”他推推她的脑袋。

  无与伦比的海水,美轮美奂的日出,粉红的太阳跳出海面,每一秒海水都在变幻着颜色,她趴在他膝头,霞光染在脸颊艳若桃李,呆呆凝视着眼前的美景,默默等待太阳一跃而起,低悬在海面之上。

  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观看日出的人潮陆续散去,苗靖从地上撑坐起来,总觉得有点异样,却一时懵懵的没反应过来,走两步,猛然停顿住,抬起自己左手伸到眼前,心遽然跳动——无名指上赫然出现一枚戒指,是贝壳的纹路,略显粗糙质朴。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戴上去的。

  她脑子空空,愣了两秒,唇瓣微张,目光下意识挪到陈异脸上,傻傻地盯着他,他撞上她的视线,顺着她的目光望着她的手指,双手揣进兜里,懒懒的,风呼呼灌进着他的衬衫,很散漫的语气。

  “路边小摊买的,贝壳磨成的工艺品,一美金一个。”

  那枚戒指圈形略大,松松硌在她纤细指根,苗靖低头转动戒指,心微微烫了一下,五味陈杂,一时难以开口。

  “什么时候买的?”

  “昨天去买水,摊主正好没零钱,我顺手拿了个价钱差不多的东西。”

  “哦。”她淡淡应了声。

  他往前走了两步,身形微顿,扭头看她,语气平静:“苗靖,你想不想结婚?”

  苗靖突然被定住,愣了良久,注视着他,很仔细想这句话,想说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最后才道:“我没想过这个……”

  陈异吹着口哨:“你觉得我们有没有结婚的必要?”

  认识这么多年,从兄妹走到现在,好像结不结婚都不太重要,那种深入骨髓的感情,苗靖从来没觉得两人需要世俗的羁绊和名义上的确定,也从来没想象过结婚给生活带来的改变,婚姻是否有用?能带来什么改变?会切换成什么生活模式?

  “结不结婚,都可以。”她认真想了想,捏着手里的戒指,“你怎么问我这个问题?”

  “那就是不想结婚。”他轻轻笑了笑,“我们俩就这样过一辈子,也挺好。”

  “不是……”

  没有不想结婚,她不抗拒结婚这件事,苗靖心被轻轻挠了下,当然结婚也可以,去领个证,请大家吃喜糖,很简单的事情……

  陈异牵住了她的手,顺手从她手指捋下那枚贝壳戒指,捏在指尖。

  异物感消失,手指突然一空,她秀眉皱了皱,牢牢盯着他手中那枚戒指。

  “摊主跟我说,这种戒指就是海边的贝壳打捞出来做成的工艺品,岛上有个传说,把心愿许进戒指里,再把它扔进大海,海神会实现你的愿望,听说这岛下有个海盗埋了很多宝藏,希望海神送我点好东西……”

  话音刚落,陈异抡起胳膊,那枚戒指就在苗靖眼前,“咚”地一声飞进了水里。

  她的心里有什么也跟着戒指飞出去,被“咚”地一声溅起了水花,白色的沙石,白色的戒指,完全不见了踪迹。

  现在轮到了苗靖不高兴。

  说不出为什么不高兴,谈不上难过或者悲伤,有点空落落的感觉,她咬着唇壁,呆呆地看着海面,有点莫名其妙的闷气。

  陈异把她拖走,胳膊搭在她肩膀,懒洋洋打了个哈欠:“走吧,回去吃点东西睡觉去。”

  苗靖带着这点闷气睡了一觉,以至睡醒时察觉房间空无一人还闷闷坐了半天,毫无情绪地躺在床上发呆——那枚贝壳戒指,她都没有仔细端详过,就被扔进了海里。

  桌上有餐点,还有陈异给她的留言,说他去了海滩,让她睡醒后过去找他。

  苗靖找到陈异的时候,正是夕阳西下,陈异难得没有下水,穿t恤和沙滩裤,陪一群孩子在水边挖沙子堆城堡。

  水里的热带小鱼都不怕人,在脚边游来游去,贝壳和螺类颜色绚丽,随意在水里摸一把,是漂亮的贝壳碎片和彩色小石头,肤色各异的孩子们跑来跑去,把水里捡起来的贝壳石头埋进沙子城堡里。

  “大姐姐,我们的城堡里有好多宝贝,要不要过来寻宝?”有孩子朝苗靖招手,“过来陪我们一起玩吧。”

  苗靖走过去,看他们用沙子堆起了十座高高的堡垒,蓝眼睛的小女孩认真对她说道:“你是一位来自遥远国度的公主,可是你的白马王子被施了魔法困在荆棘丛里。”

  小女孩指了指旁边被一圈沙坑围住、笑眯眯托腮的陈异,严肃正经解说:“你需要找回象征着自己身份的宝石,才能施予魔法解救你的王子,宝藏就埋在十座城堡里,你要把它找出来。”

  “是么?”苗靖陪玩游戏,“请问我的宝藏埋在哪里?我应该怎么找到它?”

  “命运会给你最好的指使。”小黑男孩神秘兮兮,“它会暗中召唤你。”

  苗靖笑着耸耸肩膀,伸出手指随意戳进一座沙堆,捏出了一块鹅卵石。

  孩子们齐齐叹了口气,亮晶晶的眼睛满怀期待地盯着她。

  贝壳碎片、海草、珊瑚珠、小海螺……苗靖一个个掏沙堡,最后毫无预警从某个沙堆里勾出了一枚宝石,孩子们眼睛放光、放声尖叫,完全冲击了苗靖的惊愕和茫然。

  一枚哥伦比亚祖母绿戒指,色泽明艳如海,旁边一圈璀璨镶钻,戒指尺寸和奢华度惊人,即便沾满着白色细沙,依然无法掩饰闪耀光芒,以至苗靖在愣怔之后,下意识再把它摁进沙子里,猛然扭头盯着陈异。

  他咧嘴,露出个很赖皮的表情,在苗靖面前弯腰:“我运气不错,这海神挺给面子,早上刚许的心愿,傍晚就送了个宝石过来。”

  “你……”

  陈异把戒指挖出来塞进她的手里,牵着她的手慢悠悠沿着海岸往前走,那枚戒指硌在两人掌心,完全清晰感受它的触感和弧度。

  两人走到一汪安静淡蓝的水边,陈异把她的双手和戒指牵进澄透的海水中,洗净细腻的白沙,扯起衣角,裹住她的双掌,把白皙纤细的手指和璀璨硕大的戒指一并擦干净。

  夕阳悬在海面,又是最艳丽的光景。

  苗靖心头微颤发慌,牢牢盯着他。

  “就在这儿吧。”

  他抬头,幽黑眼里满含笑意,手指碰了下她的肩膀,冲她微微一笑,那笑容有说不出的魅惑和轻快,牵着她的左手,顺势单膝跪下,很自然流畅地跪在了她的面前,腰背挺拔笔直,昂起了头颅,那双倒影着椰影静海的双眸直勾勾探进她心底。

  “苗靖,我想结婚了。”他捏着她绵软的手指,语气轻快认真跟她求婚:”你要不要跟我结婚?”

  她怔怔地看着他,心里犹如潮汐跌宕起伏,太过于戏剧导致全然不知如何应对,酸甜苦辣情绪在胸中旋转,眼眶酸烫,视线模糊。

  “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结婚这件事,我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结婚。但最近一直在想,想是否需要一张结婚证来证明我们的关系,其实很需要——想合情合理合法成为你的丈夫,想有人名正言顺共享我的人生,想为一个人烙上印记。”

  “嫁给我吧!”

  苗靖密绒绒的睫毛眨动,神色动容,眼睛已经泛起了红潮。

  她也喜欢有人捧着戒指跪在她面前,用爱意绵绵的语气求婚,求她嫁给她。

  当然嫁!!除了他,还能有谁?

  不远处有人注意到这一幕,单膝下跪,标准的求婚仪式,全球人民都爱凑这种热闹,孩子们也兴致勃勃冲过来,接二连三在附近起哄。

  “sayyes!”

  “marryhim!”

  苗靖深深吸了口气,点头:“好。”

  他粲然一笑,把戒指套进她的无名指,尺寸刚刚好,又大又亮又招摇,独一无二的一枚戒指。

  周围响起了欢呼声。

  世俗的感情应该有世俗的气氛。

  “以前总觉得我们不会结婚,过去那么复杂,好像只要在一起生活就够了,不知道婚姻和家庭……陈异,我们没在正常的家庭生活过……”她紧紧揽着他的肩膀,泪水浸透他的衣料,“可是我也喜欢戴在手上的戒指,喜欢誓言和约定。”

  陈异在日落的海滩紧紧拥抱怀中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