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猛男娇妻(中)_野狗骨头
笔趣阁 > 野狗骨头 > 第46章 猛男娇妻(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6章 猛男娇妻(中)

  “衣服、裤子,不贵的那种。”

  苗靖思忖两秒,回房间换了件软绵绵的宽松彩色毛衣,牛仔裤,帆布鞋,黑白wayuu编织包。

  迎上陈异的目光,见他掀开眼帘定定瞅着她,舌尖顶顶腮帮子,似乎败下阵来,叹口气,佝着高大身形站起来:“老子送你去公司!”

  借了法国房东皮埃尔的哈雷摩托车——这个退休老头是个中学老师,还是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粉丝,移居波哥大后变成一个狂热的户外爱好者,陈异帮他校正过摩托车刹车,成功获得了皮埃尔的信任。

  哥国也是摩托车大国,高原晨风微寒,两人穿梭在拥挤车流里,苗靖坐后座环住他的腰,摩托车停在路口,大掌捂住她的冰冷指尖,陈异问她冷不冷。

  “不冷。”

  “冷就抱紧点。”他把她的手牵到他衣内,贴着他温热结实的腹肌,“我替你挡着风。”

  周边车流有拉丁女生把丰满身体紧贴在男友后背,亲密聊天接吻,笑声格外清脆自由,苗靖把下巴枕在陈异肩头,下意识把他搂得更紧,陈异扭头,手指搓她微凉的脸,她抿唇冲他微笑。

  摩托车送到公司楼下,陈异目送她走进大厦。

  “下班我来接你,晚上出去吃还是在家做?”

  “随便,你来定。”

  “那在家煮方便面行不行?”

  “行啊。”

  从小到大,这丫头真的挺好养的。

  “过来。”他长腿支地,手里抱着她的头盔,勾唇浅笑,“凑近点。”

  苗靖往前走两步,他捏着她的下巴,循着红唇索吻:“好好上班别乱跑,出公司跟同事一起,有事给我打电话。”

  交错绵长的呼吸一瞬即离,苗靖飞快睃了下周围,让他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家庭煮夫的生活大抵悠闲,陈异先去paloquemao市场买菜,这里算是波哥大的网红市场,望不到头的摊位摆着色彩斑斓的果蔬,还有亚洲蔬菜摊,蘑菇豆腐空心菜豆芽都能买到,鲜花区有如海的花卉和人民币两元一枝的仙蓝色大飞燕。

  路过面包店再买个蓝莓派,答谢皮埃尔借车之情,这个法国老头在细节处精明计较,但为人又慷慨热情,陈异每天都陪他瞎掰一会,西班牙语入门不算难,只是语法和语速容易拖后腿,两个男人坐在花园看报纸喝咖啡,从波哥大的周末hiking和摩托车游行队伍,再到中国各大城市和全球影响力,也能磕磕巴巴聊半个上午,陈异的散装西语也突飞猛进,逐渐能应付日常对话。

  家里还有活没干完,不宜久坐,陈异上楼整理家务熨洗衣服,打开电视听当地新闻,再把衣服晾晒在天台,坐在天台边缘,惬意点支烟,看雪白的床单在风中轻轻拂动。

  楼下有人音调奇怪地喊“陈”,车铃声叮叮响,是拉米雷斯的大儿子,吉诺今年才十七岁,白天兼职给人遛狗,晚上是餐厅的侍应,今天他过来带陈异一起逛逛老城区,主要也是santafe那片,这是波哥大夜生活最热闹的街区,挤满了酒吧旅馆和背包客。

  吉诺带陈异去了家小有名气的台球厅。

  陈异在国内玩斯诺克和中八,哥伦比亚这边以撞球和开仑为主,球得特别厉害,陈异想试试南美洲的台球打法。

  当地的台球玩法都特别随性,球台条件不好,出杆也很猛,以进球为主,台球厅里的小青年没在这见过中国人,人高马大又吊儿郎当,穿着花哨轻浮又廉价,十分不符合中国人的气质,再看出球,很中规中矩的斯克诺打法。

  陈异身上只带了十万比索,光明正大摆在球桌旁,一万比索一盘,众人料想这钱赚的应该很容易,结果在台球厅泡到下午三点,这十万比索也没输光,最后一点钱陈异请大家喝杯酒,就这么认识了一帮球友。

  傍晚陈异坐巴士去接苗靖下班,说好的回家吃煮泡面,推开家门已经闻到厨房飘来的香气,锅里的海鲜大杂烩炖着着洋葱豆腐番茄香菇,烤箱里还有加勒比海大龙虾,香草罗勒风味,陈异吹口哨煮两包泡面,热腾腾端到苗靖面前。

  她漂亮的眼睛闪闪发光,惊喜又好笑地望着他。

  “尝尝看味道怎么样?”陈异轻描淡写替她剔龙虾肉,“照着懒人菜谱做的。”

  味道不至于完美,但已经超出预想,这一顿饭吃得很愉快,晚饭后再开瓶葡萄酒,端出小蛋糕,两人窝在沙发里看部电影。

  生活简单,时间飞逝,周末的生活散漫又自由,波哥大的周末城市的主干道会被封闭禁止车辆同行,让市民骑行跑步或者健身运动,城市的气氛松弛下来,两人出门闲逛,街头的烤玉米裹上奶油后再撒盐炭烤,很特别的甜咸口,再坐在咖啡馆里来一杯咖啡配法式面包,轻松打发清晨时光。

  玻利瓦尔广场的鸽子蜂拥将人扑倒,玩乐的儿童和啦啦队表演都爆发笑声,波哥大有不少久负盛名的博物馆可以消磨时间,陈异带苗靖漫游在老城区,步行到当地人市集,可以淘到一些有趣的小东西,比如来自各民族的手工艺品或者很难找到的拉美歌手唱片,委瑞内拉难民自己编织的耳环和项链,别具风格的服饰鞋履。

  午饭通常去市集吃当地小吃,牛血肠拌饭、粉红色的烤土豆、炸蚂蚁昆虫、冷虾酸汤,吃完饭后去爬moe山,晚饭当然要留在山上的餐厅,吃很好吃的秘鲁菜,挑靠窗的位置,餐厅灯光昏暗,乐队拉着手风琴浅吟低唱,周边食客窃窃私语,桌上摆着让人食欲大振的海鲜炖饭和辣味烧烤,小羊排意面,秘鲁啤酒。

  俯瞰山脚下的波哥大,入夜灯海煌煌,无边无际,这才看出波哥大是个有着千万人口的大都市,露台的风很凉,不知是高原反应还是玉米酿酒的关系,总有种稀薄的放空感,旁侧的异国情侣已经如火如荼激吻起来,陈异把苗靖纤细身体裹进外套,细细密密亲吻她的耳廓和腮沿,她被挟在醇烈的气息中,感觉男人下巴的胡茬瘙过敏感的脖颈耳背,手指颤得泛白蜷起,眼前的璀璨灯火阖眼成了天旋地转的晕眩。

  晚上还有消遣,避开危险因素能很好融入当地气氛,老城区的夜市直至凌晨两点还人潮涌动,满街的拉美女孩五官俏丽,翘臀细腰,穿紧身牛仔裤或者超短裙,自由又带点挑逗危险性,两人去酒吧喝酒,周围人没见过东方面孔,hola声此起彼伏,频频有人过来合影或者喝酒,苗靖在吧台点一杯莫吉托,调酒师直接给了她1l的酒桶,喝得她双颊微红,眼神迷离。

  整间酒吧的人都在跳舞,哥伦比亚的莎莎舞,动作火辣暧昧,激情四溅,苗靖一边看一边脸红,被陈异搂着在音乐声中摇晃身体,退至无人的角落交换一个缠绵深吻,燥意和酒意从心头泛上来,两人都难以自持。

  是特别荒唐的日子,甚至比十八岁那年的暑假还要疯狂,成年男女褪去了青涩,向圆融和直白迈进,点燃的热情从陌生街头转移到家里,餐桌浴缸和房间都是痕迹,苗靖哭得眼睛红肿,还抵不住他的肆虐,陈异用吻堵住啜泣,她发狠咬他的手臂和肩膀,更激发了他的暴戾因子。

  第二天醒来,苗靖全身都被碾得散架,累得连半根手指头都抬不起,床头搁着大束沾着晨露的彩色玫瑰,迎上一双懒洋洋又餍足的眼睛,陈异冲她咧嘴笑,咖啡和早餐已经准备妥当,他殷勤提供喂食服务。

  她慵懒望着头顶的床幔……觉得陈异需要一份能分散精力的工作。

  但这话她没敢说出口。

  陈异每周都会去台球厅和人打球,输的钱越来越少,就算赢钱也不收资,说是切磋球技,握手私下交个朋友,一起喝瓶啤酒——他在波哥大没钱没背景没资源,以和为贵,三教九流的朋友都需要一点。

  吉诺跟着陈异,简直成了他的小迷弟,聊起以前在金三角,缅甸金三角知道吗,那可是个跟哥伦比亚一样刺激的地方,摸过gun吗?那是当然,波哥大满大街安保持着短突击□□,还有科尔多瓦□□,金三角也有,□□和各种仿制□□,他以前也有把防身的枪。

  来波哥大已经小半年,陈异基本熟悉环境,语言已经过关,还懂枪支武器,身材长相都有底气,拉米雷斯牵线搭桥,帮陈异找了份工作,富人区的社区保安,就在家附近的高级公寓,持械站岗巡逻。

  陈异对这份工作很有兴趣。

  “午班,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有工作午餐,一个月工资80万比索。”

  苗靖沉思了五秒,问他安不安全,富人区监控遍地,安保配备齐全,加上有警察巡逻,其实这几年很少有暴力事件,最后想想还是随他,与其每天在家当家庭煮夫,出去找个兼职交际交际也好,至于80万比索的工资,折合人民币也才一千多块,算他自己的零花钱,每个月的家用钱还是不变。

  他穿安保公司发的制服,模样一下子正经起来,长靴迷彩裤黑色polo衫,配上寸头和深邃眉眼,有种硬朗沉稳的酷帅感,苗靖偷偷拍了张照片,被陈异逮到,痞坏冲她笑:“喜欢?”

  怎么不喜欢?

  记得他们少年时期几乎都没有照片,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张证件照,那时候还不懂得纪念和珍藏,甚至都没有一张两人的合照。

  后来陈异会在苗靖上班的时候给她发照片,他和吉诺一起在公园遛狗玩飞盘,菜市场奇奇怪怪的水果和蔬菜,午后暴雨的盛大彩虹,和同事一起吃的寒酸工作午餐。

  当然也有两人的合照,他大大啊咧咧搭着她的肩膀在景点留念,和朋友一起打羽毛球的背影,在厨房做菜两人的鬼脸,宁静清晨的甜美睡颜和烛光影里耳鬓厮磨的亲吻。

  既然喜欢,那就都存下来,等老了慢慢翻着看。

  这份安保工作只持续了三个月,陈异结识了好几个同事哥们,但最后止步于公寓楼的美女房客们频频请他上楼去疏通水管和消灭昆虫,热情请陈异参加派对party。

  陈异招架不住,索性辞职,又做回了悠闲自在的家庭煮夫。

  苗靖也面临着同样的状况,办公室的巴西小男生总是热情来个贴面吻和拥抱,语言学校的同学隔三差五邀请她去度假,晚上十二点还有暧昧电话说想念她甜美的嗓音和温柔笑容,以至于午夜辗转难眠,问她愿不愿意来酒吧喝一杯。

  这可是热情火辣的拉丁美洲啊!

  本来都快睡着了……一通电话惹得陈异面色黑沉,眼神恐怖,苗靖那天晚上被折腾得身心破碎,第二天起床已经接近中午,她发觉自己嗓音沙哑闷沉,头重脚轻,像昏昏沉沉的感冒。

  陈异和皮埃尔在楼下花园浇花聊天,抬头看见苗靖一席白色晨袍,娇柔倚着露台喝咖啡,高高扬起水管对准她,撒了苗靖一身细碎小水珠,两个男人在下面哈哈大笑,嘲笑她是lazygirl。

  苗靖难得破防,冷冰冰气鼓鼓转身进屋。

  陈异咚咚咚上楼陪她,贴心准备了海鲜粥和鲜榨果汁,温热手掌按揉她酸软的肌肉,吻啄吮她脖颈上的吻痕。

  “累不累?先去浴室洗个澡?我帮你放水?”

  她全身发软,捧着咖啡杯冷脸:“你有没有考虑再去找份工作?”

  “成天呆在家里也不是事,有份工作大家都轻松点,也许我可以帮忙找找有没有适合你的岗位……”

  挨贴着她的高大身形微有僵硬,陈异下巴沉沉往她肩膀一搁,语气懒懒:“干嘛?要我养家糊口?”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