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猛男娇妻(上)_野狗骨头
笔趣阁 > 野狗骨头 > 第45章 猛男娇妻(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5章 猛男娇妻(上)

  波哥大临近赤道,准确的说是北纬四度,因为高原的关系气候从炎热降至温凉,只有旱雨两季,雨季时间从五月持续到十一月,经常是上午艳阳高照,下午暴雨突至,阳光雨水、蓝天白云和彩虹在这里极为常见,清凉辣妹装和羽绒夹克也经常出现在同一视线内。

  苗靖从国内带的行李不算太多,不知道从哪找到的出国攻略,带了不少常用药品和转换电源以及迷你小电器,再加上日常用品和衣物,最后翻陈异衣柜,只给他收拾了几件挺括的半正式着装。

  陈异落地波哥大后,观察了一番街头行人,先去买两身不那么游客的衣服——当地普通人的着装和国内其实没什么区别,只是拥有更加土潮的颜色和款式,年轻人也追求潮牌,并且穿搭方式通常让人耳目一新,当然富裕阶层也是衣着考究,服色摩登正式,很注重礼仪和场合。

  不过当苗靖看见他拎回来的紧身背心、花衬衫和飞行夹克,热带作战靴……还是不动声色地抽了抽唇角。

  生活可不是二十世纪美国电影里毒枭遍地帮派混战的拉丁风潮。

  但苗靖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默默低头呷了口当地的名产咖啡,回味浓郁香气的同时顺带回味了下拉丁美洲特产的帅哥们——哥伦比亚人种简直是个大杂烩,街头什么肤色都能找到,从苍白忧郁五官深邃的北欧背包客,眼睛湛蓝如深海的西班牙裔少年,再到浓眉大眼身材贲血的印欧混血儿,笑容灿烂温暖的本地土著,英俊性感,粗犷迷人,热情如火……简直是风格迥异走马观花的帅。

  苗靖好整以暇看陈异穿上了花衬衫,颀长挺拔的身躯掩于衣下,敞开两颗衣扣的衣领露出胸膛蜜色肌肤,肌肉有力的手臂,破洞牛仔裤包裹的修长双腿和结实窄臀,再看他把皮衣往肩头一甩,吊儿郎当叼着根香烟出门买菜。

  fine,亚洲帅哥脸,古巴风衬衫,非洲牛仔裤,美军作战靴,万宝路香烟,很混合很放荡很招惹不起,很latinstyle。

  他们住的地方属于波哥大富人区,每栋公寓楼都有保安看守,街道治安还不错,波哥大工作日早上都是大堵车,苗靖和同事一起拼uber上班,晚上她通常加班,陈异去接她,整个白天他当无业游民,很兴致勃勃地混入了波哥大街头。

  两人有笔不多不少的积蓄,但钱都是苗靖在管,家中不放太多现金,随用随取,除了租房开销外,她每个月还给陈异一笔家用钱——这感觉其实很妙,像念高中那会他随手从兜里摸出几张皱巴巴的百元钞票给她当生活费,如今苗靖捏着一沓大面值的比索,看着陈异摸摸鼻尖,面色诡谲把钱塞进钱包。

  “每个月给我多少钱?”

  “一百五十万比索的生活费,另外五十万给你和拉米雷斯喝酒用。”

  两百万!!

  陈异心里还是会小小别扭一下,没事啦,其实也就是人民币三千多块,他在藤城吃喝玩乐一天也就这个数。

  “不够再问我要。”她唇角荡着柔柔美美的笑。

  他抬起冷峻下巴,佯装不屑轻哼一声:“够了。”

  陈异欣然接受新生活,两人的家务其实很简单,洗衣服打扫卫生这些都是小事,囫囵干就完了,只是做饭有点犯难,他在国内什么时候下过厨,撑死了只会煮面条,另外在这里做中餐没那么容易,找个电饭煲都难,各种调味料食材也要慢慢收集,好在哥伦比亚美食不少,咖啡和果汁属于绝佳精品,街头餐馆常见ajiaco(玉米鸡肉汤)和sancocho(炖鸡)以及各种烤肉煎饺鳟鱼饭都很符合中国人的口味,以至于刚去的头两个月,陈异一直带着苗靖吃外食。

  两人吃东西都不挑,十几岁的青春期,只要有食物能填饱肚子就行,吃什么东西都能适应,下班回家的路上,陈异替苗靖背着公文包,揽着她路过街边的食物摊,会买一份lea,这是哥伦比亚的一种传统菜,整只烤乳猪里塞满土豆洋葱米饭香料,烤得焦香四溢,香气扑鼻,陈异回家再切几片牛油果搞个沙拉,煮个罐头番茄汤,很丰盛地打发苗靖。

  她皱皱鼻尖,施施然坐在餐桌前,等着厨师送来碗筷:“今晚就吃这个?”

  “不喜欢?”陈异大大咧咧上菜,“冰箱里还有哥伦比亚肉夹馍,给你解冻一下?”

  苗靖握着餐具,无所谓耸耸肩膀,薄薄软软的耳朵被人捏住,在薄茧指尖磋磨揉捏。

  “老子做什么你吃什么,以前吃了多少顿你做的清水煮面条我可半声都没吭。”男人叉腰站在她身侧,气势不容忽略,虎视眈眈,“吃!!”

  “哦——”她音调拖得长长的。

  初来乍到,晚上怕不安全,两人通常都不出门,吃完晚饭苗靖会加班,跟国内同事线上对接项目,陈异收拾残局,在厨房洗洗涮涮,收拾完后他会去露台坐坐,懒在躺椅上,跷着两条长腿慢悠悠抽根烟,看看波哥大的夜景。

  “无聊吗?”

  苗靖忙完拎着一听啤酒过来,搁在他手边,陈异从淡青烟雾里抬眼看她,顺手一捞,把人揽到怀中坐,语气懒散:“无聊什么?”

  “不无聊吗?”

  以前的陈异成天不着家,身后永远跟着一帮小弟,上天入地哪哪都能混场子,什么时候孤单寂寞过,现在跟着她万里迢迢跑到南美,语言不通,没事业,没朋友,没消遣。

  “没事的时候,给波仔给以前的朋友打电话聊聊天?”

  “聊过,他们那帮人……羡慕得口水都流出来。”他咬着烟嘴,漆黑眸光望着露台外的黯淡天幕,声音缥缈浅淡,“我那辆车让呆毛转手卖了点钱,台球厅算是毁了,我也不要了,波仔没什么别的想干,他也只对台球厅这套熟,我让他换个地方继续开,找了个带院子的半露天场所,他自己当老板,卖车的钱就算我的入股,干这行发不了财,养家糊口还是够的,家里房子我让波仔隔几个月去给我看看,其他也没什么好操心的。”

  真的是了无牵挂。

  苗靖偎依进他的胸膛,抚摸他手臂留下的几块淡红伤疤,他环紧她的纤腰,把她箍进怀里,深嗅她身上的馨香:“波哥大……这里的人不富裕,但人都不懒,早上七点多路上就开始堵车,人都很有意思,乐天派,做事少根筋,直来直去,你看那些抢劫杀人的基本没什么脑子,不过真没什么中国人,我一出门,一群女的围着我问是不是韩国欧巴,他妈的老子这大双眼皮哪里像韩国人。”

  她微笑:“我也被人问过这话,其实韩剧在哥伦比亚还挺流行的,波哥大有些韩国人。”

  “还得学几句韩语,老子以后要是干丢脸事,就说自己是韩国人。”他露出一抹坏笑,低头摩挲着她微凉小巧的鼻尖,瞳眸里的光芒像星星坠落,啄啄她的唇,“工作忙完了吗?”

  “忙完了。”

  “那来干点不无聊的事打发时间?”他嗓音轻轻哑哑,把手中烟头摁灭,“犒劳犒劳我这一天给你洗衣做饭,接送你上下班?”

  苗靖清澈眼珠骨碌转:“现在才晚上八点半。”

  “楼下法国老头跟我吹嘘他当年多厉害,我说我们中国男人又不是不行,一晚上两小时不带喘的。”

  苗靖嫌弃式捏他的嘴,猛然轻呼一声,被他打横抱起,大步跨进卧室,扔进柔软的枕褥间,她撑着手臂偏头看陈异,高大的身形立于床畔,低头解开衬衫一个个纽扣,只能看见他眉棱下浓密黑睫,高挺鼻梁跌宕至紧抿双唇,结实手臂往下一翻,衬衫揉成团扔在床尾,抬头冲她咧嘴一笑,眼眸熠亮,那笑容里有说不出的放浪形骸。

  她心头颤颤,机敏往床内挪,被一只大掌攥着脚踝拖过来,呜咽一声,覆于霸权之下。

  早上五六点,雪白的枕褥间有窸窣动静,不久之后归于平静,苗靖通常会再睡一会,陈异神清气爽起床,健身完后去浴室洗澡,再叼着牙刷进卧室,推搡被窝里的小脑袋,喊苗靖起床。

  餐桌上搁着已经泡好的咖啡,是苗靖最喜欢的榛果牛奶风味,哥伦比亚的咖啡实在出色,陈异也学着跟她尝尝小资情调,的确还不赖,很快接受了这个味道——她每天早上起床腰酸乏力,全靠一杯咖啡提神醒脑,再转身一看,陈异穿着白背心和运动长裤在厨房煎鸡蛋培根,每一寸肌肉肌肤都透着生机勃勃的油光。

  “你穿这个出门?”

  陈异嚼着苗靖吃剩的最后一口玉米饼和半个焦糊的鸡蛋,看苗靖披上奶杏色西装外套,把头发松松挽起,两粒珍珠耳钉光泽莹润,光泽飘逸的长裙下露着白皙纤细的脚踝,慢悠悠踩进细跟高跟鞋里。

  “不行么?”苗靖企图把高领针织衫再往上拽出点安全感,挡住脖颈上的痕迹。

  “不能换身丑点便宜点的?”他皱起浓眉,“看起来很贵很好抢。”

  没记错的话,她身上这条裙子就是在藤城买的,刷他的卡,一万五。

  苗靖细眉高挑:“那我应该穿什么?”

  拉美裔的女生身材都非常curve,胸前尤其汹涌澎湃,并且很善于用衣服衬托hot,这种着装风格已经被熟视无睹,但像苗靖这样的宽松简单风格,清新自然里又透着东方女性的优雅温婉,其实特别……惹人注目。

  不管是工作环境,还是跟陈异一起出门闲逛,搭讪的男人层出不穷,以至于陈异每次带她去餐厅,都要穿得很招惹不起,再配上凶横不耐烦的冷脸,才能挡住那些蠢蠢欲动的目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