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你是我的另一半橙子(上)_野狗骨头
笔趣阁 > 野狗骨头 > 第43章 你是我的另一半橙子(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3章 你是我的另一半橙子(上)

  凌晨一点的火车,临江的早班飞机至法国戴高乐机场,停留五个小时,而后转机飞往哥伦比亚首都圣菲波哥大,整个旅途时间四十个小时。

  苗靖的差旅费用由公司承担,陈异的火车票机票是苗靖付的,近四万的路费花光了她身上最后一点积蓄,一穷二白把陈异逼上了火车。

  两人深情相拥着度过一段漫长安静的时光,身体随着列车高速行进微微晃动,带来微妙的晕眩和动荡感,陈异罕见温柔抚摸苗靖的头发和肩膀,鼻尖额头轻柔又缓慢磨蹭她的脸颊耳朵,所有的柔情都在这一刻迸发,眼睛痛胀发烫,胸膛有轰隆隆的潮涌肆虐翻搅,至酸至苦又遽然转甜的感觉,抛却十九岁那年他有模模糊糊的“想得到”,此后数年里再没有任何想法觉得自己能够“拥有”——那是苗靖,倔强认真又清冷高傲的苗靖,她说她总有一天会走得很高很远,她和他完全不一样。

  在车厢角落那漫长的宁静里想什么?想要小心翼翼捧着她的脸颊亲吻,想要拘谨笨拙还是吊儿郎当还是装酷耍帅回她一句“我也爱你”,想要痛涩难当永远陪着她……

  没等陈异理清楚头绪有下一步动作,苗靖一把推开他,清清干涩的喉咙,把手里的东西怼在他面前,脑子冷静清爽:“趁着还有点时间,把你自己的事情搞完。”

  ???

  房子车子台球厅个人资产,各种零零碎碎的待办事项,该告别交代的人和事,都要在他人酣然如梦里一次性搞定,苗靖直接给他列了张事务清单,陈异还没来得及从复杂情绪里抽身出来,就听见苗靖最急迫的吩咐,让他先把银行卡里的钱准备好。

  苗靖已经把房子整理好,钥匙托给谁看管,车子或卖或转手,台球厅的火险和后续处理,医院的缴费怎么办,还有一些私人交情……

  陈异:……

  他越想越不对劲,扭头拧着浓眉看她,眼神诡异,再问自己的护照和签证从哪儿来,苗靖淡声解释说找周康安帮忙,现在已经不需要陈异再做什么,这么危险的情况下理应当开绿色通道,他跟她走得越远越好,越快越好。

  陈异抽抽嘴角,脸上表情如打翻了调味盒,酸甜苦辣咸涩,相当之精彩。

  感情……她打定主意……胸有成竹……知道他会来追他……

  她说她爱他,想要他和她在一起,回藤城只是为了他,想要带他走……

  这他妈的……

  苗靖!!!

  好像利刃从喉咙直直深刺进胸膛,鲜血四溅,淌遍身体,都是灼烫的,烫得人战栗又欲哭无泪。

  “你就跟着我浪迹天涯,四海为家吧。”苗靖低头按手机噼啪打字,声音显然淡定得可以,猛然一只大掌拍上了她的脑袋,捧着她的脑袋狠狠地□□一番,又紧紧搂住把她揉进胸膛,神情复杂,喑哑低语,几近咬牙切齿的哽咽:“苗靖……苗靖……”

  苗靖停住动作,神色有点微妙的僵硬和空白,似乎不太能适应身边男人这种黏黏糊糊又不知如何发泄的情绪,只是呆呆任由陈异抱了一会,而后察觉他急遽收敛情绪,沉稳呼了口气,而后笔直僵硬揽着她,两人眸光定定对视,各自情绪万千,看见他眼底的一抹微红和沉沦翻涌的情感,她甚至在那一瞬也霍然开朗,她能够明确自己对他的感情,但他对她如何,两人认识了这么多年,从身心都有了深层次的羁绊,她也注定成为他心里不可磨灭的经历和色彩。

  再说,人都在她手上,他怎么跑得了。

  四十个小时的旅途颠簸,从凌晨的火车辗转至机场,异国万里的行程漫长又心意,格外镇定的人是苗靖,她已经完全了解自己未来的展开,而身边匆匆从医院出来的男人,从火车上压抑着情绪,动作和话语都隐隐带着颤抖的幽深平静,再到站在敞亮宽阔的国际机场,英挺脸庞上的那一瞬失神和茫然,苗靖一边忙着打电话处理事情一边牵住了他的手,像牵着只体型庞大的温顺狗狗,托运行李过安检进候机室,看着深冬暖洋洋的红日一点点从地平线跃起,耀眼的朝霞印进眼瞳,突然就点亮了眼睛的色彩,新生的活力和未来的憧憬,陈异在极安静的候机室里,看见苗靖温柔的微笑,心头就突然欣喜亮了。

  她踮脚伸手,他再温柔拥住她,极轻的叹了口气,英俊的眉眼也染上了朝霞的潋滟光芒。

  “像那个时候。”

  “什么时候?”

  他嗓音绵软嘶哑:“有一年,你从火车站出来,我把你拽上摩托车,带你去山上飙车……然后我们俩坐在山坡上看风景吹风,你哭累得蜷在我身边睡觉了,我把你喊起来,你坐上摩托车,我们一起回家……”

  “记得,初三毕业,差不多是十年前吧,你说再让我留三年。”

  陈异嘴唇小心翼翼碰了下她的额头。

  像绕指柔的精钢硬铁。

  飞机往西飞行,他们一直在艳丽朝阳的照耀下和浓郁的云层穿行,也像未来和新生,漫长的旅程苗靖已经安静睡着,窝在他怀里沉沉阖眼,他凝视着她的睡颜,在失神和迷茫中反复掂量和沉思,太过突然的冲击里陈异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到达戴高乐机场是午后。

  陈异在金发碧眼人高马大的老外中一点也不怯场,只是完全交流不通,看着机场指示牌和身边聊天的旅客,两手酷酷插进兜里,浓眉紧皱,佯装高深莫测抬了抬冷峻下巴。

  别说法文了,他现在也就认识些英语单词,初中学过三年英语,多少还有点印象,他记得自己理科不错,文科其实马马虎虎也不算太拉胯,脑子好用记忆力不错,但口语完全是个土鳖,只能磕磕巴巴说句hello,omeetyou,站在机场连蒙带猜都没啥头绪。

  苗靖也是第一次来欧洲,但已经提前做好机场转机攻略,稍微一琢磨后便知道下一步如何走,陈异跟在她身边,慢悠悠冷恹恹看她跟机场工作人员说话,一脸雾水还要装作镇定,冷不丁再跟苗靖面对面,她笑问他饿不饿,在附近吃点东西。

  他淡然嗯一声,展开肩膀挺直腰背跟在苗靖身后,气势浑然不像跟班,想了想,还找了点国际性话题:“老子当年在金三角,也认识好几个老外,有个法国人,是地下赌场的高手……”

  苗靖抿唇憋笑。

  他们当然要并肩穿行在明亮干净的公共场合,年龄相仿,相貌登对,默契十足,牵手或者相拥都要理所当然,投过来的每一缕目光都是善意和歆羡,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站着,抛弃过往所有的羁绊和束缚,往自由和新生而行。

  陈异的确隐隐感觉身体内抽丝剥茧般散逸的轻松感,像十八岁成年,他从职高毕业,迈入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野心勃勃意气风发,对未来无限幻象。

  他心中五味陈杂,一时不知道应该面对她。

  再从巴黎飞往波哥大,是漫长的黄昏,广阔无垠的大西洋吞噬着落日的余晖,飞机上的旅客蒙着毯子昏昏欲睡,两人倒时差倒得精神奕奕,肩膀紧挨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小声聊天。

  “下了飞机,公司安排了司机来接我,过去后先见项目负责人,在准备几天我就要入职上班,公司有员工宿舍,你可以跟着我住宿舍,也可以出去租房子,但听说波哥大治安不是很好,尽量在旅游区和富人区活动,少带点财物在身,当地通用货币是比索,我们先在银行兑换一点现金,到公司之后,让同事带去casadecambio换钱。”

  “当地中国人不多,英语不普及,日常生活交流主要是西班牙语,过去之后,我们俩都要学一点语言。”

  “波哥大在高原地带,四季如春,早晚温差大,不如藤城炎热潮湿,饮食主要以土豆玉米各种烤肉为主,热带水果很多……”

  苗靖给陈异科普哥伦比亚的气候和风俗文化,尽快让他在突如其来的迷茫中了解未来要面对的环境,陈异微微敛眉,手里或轻或重揉着她的手腕细骨,懒懒散散听着,眸光如同夜海般阒黑沉默,两人目光间或相撞,看她的眼神微有闪烁,隐隐绰绰藏着点点星火。

  “你上班,我过去能干点什么?”他大喇喇敞着长腿,占据她的空间,搓搓自己粗砺下巴,“给你洗衣做饭干家务?”

  苗靖听他这么说,高挑秀眉,思忖几秒后一锤定音:“当然可以。”

  深入想想,竟然还有一丝隐隐期待。

  陈异自己想象了几帧画面,竟然也觉得别致有趣,勾唇哼笑:“那也不是不可以。”

  这臭丫头翅膀硬了,满肚子心眼都针对他,拐弯抹角费尽心机把他拐到南美洲,还口口声声冠冕堂皇说爱他保护他,让他飘到天上飘了几十个小时——自己吃点软饭怎么了,男人吃软饭不伤腰,再说他这公狗腰相当得劲,他就伺候她,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把她当上帝供着。

  这么一想,陈异心头也舒坦,浑身也有劲,找了个舒舒服服的姿势,把苗靖揽肩靠在自己怀里:“老子做什么不行。先睡,到那地方我看看,到底什么破玩意地方。”

  两人偎依而眠,睁眼落地波哥大的埃尔多拉国际机场,机场虽大,这个时间点倒不甚热闹,出关接受海关例行检查,哥国海关工作人员看见两张年轻的东方面孔,热情洋溢跟漂亮女生搭讪,赞美苗靖美丽优雅又青春可爱,问她从哪儿来,来哥伦比亚旅游还是工作一串问题。

  都说拉丁美洲的男人英俊多情,下至十岁上至八十都是撩妹能手,陈异杵在一旁,听这两人废话连篇,熬了四十多个小时的脸色隐隐不怎么耐烦,苗靖微笑着和人聊天,暂时忽略身边男人,在一个问题后眼神快速在陈异身上瞟了下,笑道:“heismyfamily。”

  “husband?”

  苗靖一愣,浅抿樱唇,脸颊微热,不确定如何应答,音调犹犹豫豫拖长:“ye……”

  旁边急不可耐烟瘾上泛的东方男人瞬间挺直了腰肩,熬到布满血丝的眼睛也猛然熠亮,像一瞬重逢星月,璀璨闪亮。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