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野狗_野狗骨头
笔趣阁 > 野狗骨头 > 第34章 野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章 野狗

  如果习惯了陈异吊儿郎当的模样,再看他西装革履意气风发,不仅是苗靖,连着波仔那一伙人,都觉得陈异在迅速蜕变。

  变得更凌厉,更锋锐,看他的那双眼睛暗藏野心。

  翟丰茂在藤城投资创业,除了各路合作资本外,政商两界都有关系,深耕十几年,很多私下手段主要依赖张实一帮人,这一帮兄弟当然也有组织纪律,也吃上下有别、尊卑有序这一套,也要行事低调,不许随意欺凌霸世,各家红白喜事也要互相捧场,当然翟丰茂出手也阔绰,送房送车发年终奖,夜总会门外停的清一色都是好车,最多的还是凯迪拉克和奔驰悍马。

  陈异跟着张实办事,脑瓜子机灵,他面孔嫩,居然还能收放自如,嬉笑怒骂到装腔摆谱都能应付,张实用他起初也是就是让他当司机,跑个腿带个话,夜总会时不时招待些有权有势的大人物,他比那些大老粗能应付得来,又比招待经理胆大技高,应酬得还算不错,张实名下还有投资公司和贸易公司,有时候经手一些工程或者项目,陈异跟着,半点好处都不沾手,反而处处送人情,张实冷眼旁观了一阵,看他不贪不躁,确实是个人才,翟丰茂也听说了,有一次回藤城,还喝了陈异敬的一杯酒。

  陈异有丁点话语权,也要防着同党排挤,主要也是年纪轻,也没干什么大事,没根基,靠点小聪明,短短时间从内保混到夜总会谁都要给他一点面子,也不是没有眼红的人。

  那个春节,陈异拿了几万块钱的奖金,这大概是他拿到手最多的一笔钱,当然也是旋即挥霍一空,钱都拿去打点身边人,最后留一点,请波仔一帮小弟热热闹闹吃吃喝喝过年。

  定了海鲜酒楼,还包了ktv的豪华包厢,包了一整天的活动,陈异拖着苗靖去吃饭娱乐,苗靖冷着脸不愿意,最后两个人闹了一场,苗靖被拽着出门,那次是苗靖第一次和呆毛他们坐在同一张桌上,全程漠然看着这一帮人抽烟喝酒吹牛,她脸色麻木坐在陈异身边,连提筷子的姿势都显得与世隔绝,在场兄弟都觉得尴尬,主动去逗苗靖说话,这一逗还逗出事情来了,陈异脸色越来越难看,让大家别理书呆子,苗靖脸色一沉,兄妹两人在饭桌上夹枪带棍说话,看得旁人一愣一愣的。

  最后苗靖停筷子说吃饱了,要回家写卷子,马尾高甩走出了酒楼,自己漫步在春节冷清的大街。

  没隔多久,陈异追出来,在她身后气急败坏喊她的名字。

  “你闹什么?大过年的吃个饭,兄弟面前能不能给我个面子?”

  “我没闹,我就是个书呆子,我要回去写作业。”

  “苗靖,你是不是又犯病?”

  “你才犯病,你才有病!”

  “我哪有病?”他大吼,“你让人看看你这副嘴脸,怎么对我态度越来越差?我供你吃供你穿的,不该对我好点?”

  “对,你供我吃我穿,总有一天,我会把所有钱都还给你!”

  “你又来这套。”他忿忿,眼尾瞥见一串串红色,“要不要吃冰糖葫芦?”

  “不吃。”

  “那你到底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

  “饭桌上说的那些话都开玩笑的,那些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自己有分寸,不该沾的东西,我一样都不会沾。”

  陈异快走两步,伸手把她横腰一拦,箍住细腰拖到自己身边,顺手往旁边的栏杆一推,连怀带抱把苗靖搂在怀里,伸手“快看,河上有灯船。”

  侧首在她颈边啄了一下,柔声道“大过年的,别发脾气。”

  苗靖心头微跳,摁下心头的烦躁,皱着细眉看着眼前河道。

  他两条手臂揽得紧,高颀身体贴在她后背,气息醇烈,下巴在她发顶磨蹭了几下,苗靖能感觉他的喉结和脖颈在发间滑动。

  “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等你走了以后,见不着面,难道也要天天打电话骂我?”

  “别的女的都不跟你这样似的,能不能指望我点好,我记得你以前也不这样啊。”

  苗靖趴在栏杆上,惆怅又迷茫看着眼前的河道。

  春节后迎来了高中最后一个学期,重点高中的学生压力都大,陈异也知道现在是关键时期,不想再惹她生气,平时和兄弟们做点什么聊点什么,有意无意也避着苗靖。

  他自己日子也不甚太平,也有给他下绊子的人,张实身边围着那一群兄弟马仔,约莫人数也有十几个,地位有上有下,虽然面上都是听张实的,其实都以翟丰茂马首是瞻,私下的龃龉算计也不少,大都维持表面和气,也有对陈异有意见有看法的,因为同在夜总会,时不时给陈异下绊子,闹点不愉快。

  陈异想把挡自己路的人都搞下去。

  起先还是夜总会那些“嗨包”搞出的事情,这条路铺得很隐蔽,不知道是夜总会的关系网过于强大还是什么原因,一直没有在常规排查中被发觉,陈异知道从去年年底就有警察暗访,后来有个便衣被发现侦查痕迹,陈异暗地里帮忙掩饰了一番,让便衣顺利脱身,把可疑痕迹引到和张实有些矛盾的对家身上——那是在本地颇有名气的东北□□,两帮人伙争地盘抢生意,黑吃黑太正常,都是一丘之貉,谁也不比谁干净。

  陈异人微言轻,身份地位不惹眼,每天老老实实蹲在工地上卖命,火烧不到他身上来,他看热闹不嫌事大,最好两伙人多挑点事情,脾气火爆的那些人来点打打杀杀,让翟丰茂和张实多花点心思整顿整顿治下,比如送到云南边境的大本营去休息休息。

  这一整顿不打紧,真找到几个私下有小动作的,翟丰茂难得露面,这回到夜总会,向来温和的脸色也隐隐有些难看,搞瘪了几个吃里扒外不长心眼的。

  这时候周康安还盯着“翰哥”的枪击案,也介入了这场斗殴案。

  翟丰茂背后应该有毒品生意,但他不沾手,负责这条线的是从最早年跟他一起闯荡的两个老人,连张实都没有介入,一切行事很低调隐蔽,这回有人下场不妙,张实挑两个机灵的,把陈异拱到翟丰茂面前。

  陈异搓搓指尖,这事的恶性程度非比寻常,一旦进入,再无抽身可能,他站在翟丰茂面前,说自己胆子小,不想干。

  翟丰茂淡笑问他“一个月给你十万,不想干?”

  “我贪心,怕入了这道门,十万也满足不了,到时候几百万、几千万,也敢想一想,人太有野心,容易栽跟头。”

  “你挺大的口气,还几百万,几千万。”翟丰茂嘲笑他,“也不掂量掂量自己能耐。”

  陈异垂头。

  这事翟丰茂没逼他,但陈异进了翟丰茂的眼睛,撇不干净,最后还是栽了进去。

  陈异船高水涨,身后的一帮小弟也跟着鸡犬升天,走路昂首挺胸,夜总会也给他们准备了一辆专车,开着兜风泡妞,也特别有面子。

  事情还是出在波仔身上,他跟陈异关系最铁,末端马仔负责分销送货,波仔从同伴手里拿了钱,半夜要把东西送到郊区的一个别墅区,被陈异拦了下来,电话问了两句,让波仔把东西拿给他,套着衣服要出门找波仔。

  那个时间苗靖还没睡,知道陈异这阵子都是神神秘秘,什么事情都是瞒着她,隔三差五半夜都要出门,听见他电话里说的那几个词,霎时僵住,浑身血液冰冷,陈异前脚出门,她追出去,没拦住他的脚步。

  苗靖直接打电话报警。

  派出所出警很快。

  另外一通电话及时打到了刑警队。

  “那个,周队……有人报警吸d……”

  “这……见鬼了。”

  陈异在派出所门口被一通及时电话放了,再晚一步进了局子,麻烦就大了。

  他冲回家,把自己的外套狠狠在苗靖身上扇了几下,苗靖第一次看见他有那么阴鸷的眼神和可怕的脸色,衣服拉链弹在苗靖脸颊,划过尖锐刺痛,他怒火滔天“你他妈疯了是不是?你想弄死老子就直接来,我他妈有能耐真掐死你!!!”

  “我他妈养白眼狼也比你好!”陈异重重把衣服砸在地上,踹坏了几张椅子,满地狼藉,眼底猩红,“你给我滚,高考完了立马给我滚!滚得远远的,这辈子都别回来了!!”

  苗靖雪白的胳膊上是长条红痕,眼里含着泪光,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陈异。

  “苗靖,老子警告你,以后你要是再敢提我的事情,再敢问,再敢说,再敢插手,我这辈子跟你水火不容,半点关系都没有。我陈异今天把话放到这里,说到做到。”

  他的声音带着抖,喑哑着落下“你要是看不起、看不惯我,现在也可以滚,我就当没你这个人,这辈子从来不认识你。”

  “滚!”

  碗碟摔在地上清脆可闻,溅起的瓷片撞在苗靖小腿,苗靖缩着肩膀抖了抖,看他气得脖颈发红,喉结频频滚动,是真的已经濒临爆炸。

  他训斥完她,转身就走,连着好几天都没回家。

  苗靖自己留在家,遇见两个上门登记户籍的治安民警,其后跟着个中年人,穿着朴实便装,出示了自己的警牌,名字叫周康安,也是问问家里的情况,见苗靖沉默不语,又是一个人在家,给了苗靖一个号码“我是公安民警,以后有什么大小事情,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了,我能解决的都给你解决。”

  陈异和苗靖的关旭突然降到了冰点,某一天回来,陈异抽着烟,脸色阴沉,叮嘱苗靖“这家里你别住了,搬到学校去,安心准备你的高考,后面要什么东西,自己出去买。”

  学校有老师家属楼,有些老师会腾出房子借宿给学校的学生,马上要高考了,陈异让苗靖从家里搬走,他给她找了个借宿。

  不想看见她在家。

  明媚的暖春四月,苗靖十八岁生日就这么悄悄过了。

  什么声音都没有。

  高考前她和陈异见了一面,约在学校外面的餐馆吃饭,看他神色愈发深沉狠戾,抽烟很凶,连筷子都没动,只看着她低头吃东西。

  “复习得怎么样?”

  “还好。”

  “你班主任说你几次模拟考的成绩很好。”

  “还好。”

  “你给我班主任打电话了?”

  “他给我打电话。”

  “打算报什么学校?”

  “还没想好。”

  “远一点,首都或者临江都行,报志愿你自己挑一下。”

  “好。”

  简单说完几句,他推说有事,匆匆走了。

  这年高考就这么悄然落幕。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