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骨头_野狗骨头
笔趣阁 > 野狗骨头 > 第32章 骨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2章 骨头

  陈异一起身,苗靖瞬间即醒,在沙发上蜷了一夜,两个人都是腰酸背痛,四肢僵硬。

  当一个人身体舒畅,可以短暂和世界和解,浴室传来极轻的口哨声,几分钟后,陈异把刚用过半干不湿的浴巾扔在她头顶,清淡语气有够嚣张肆意:“去洗澡?”

  两人昨天呛得死去活来,凌晨又来了那么一处,这情形怎么看怎么诡异。

  话说起来,昨天谁输谁赢?

  苗靖身上只穿了内衣,掉在沙发边的裙子沾了星星点点的痕迹,大腿内侧隐隐残留触感,身体的确算不上舒适,掀开眼皮给了他个意味不明的眼神,陈异舌尖顶顶脸腮内侧,邪魅放荡一笑。

  渣土车都比他高级。

  懒洋洋坐在沙发上弥补一根烟,衔着香烟的手散漫搭在沙发边缘,想起点什么,眉头又不自觉轻蹙,直到看见苗靖出来,径直走进了他的房间,翻开衣柜挑挑拣拣,最后翻出了他的衣服。

  怎么?把自己房间都搬空了,衣不蔽体,最后还得穿着他的衣服出门?

  苗靖泰然自若穿他的白t恤,撸起过长的袖子,又挑了条拖地西裤套上,攥着裤腰去隔壁房间找东西,弄了条绸带当皮带,把衣摆都掖进裤腰,裤腿松松挽到脚面,高跟鞋一穿,外套一遮,冷清俏脸一拗。

  陈异真他妈忍不住吹口哨,甜美柔软又利落飒爽的视觉感,穿着他衣服的漂亮姑娘,穿不穿都是最佳性感。

  她看他的目光黏在自己身上:“好看吗?”

  他涎笑:“不穿更好看。”

  苗靖撩动长发,摸出包里的口红,把唇色涂艳丽。

  “送我出门?我去找岑晔。”

  “急什么?这么大的人还要人陪他吃早餐?”他没骨头似的赖着,吸完最后一口烟,“他多大了?”

  “三十出头,不过他保养很好,烟酒不沾运动健身,看着跟你差不多大。”苗靖把口红扔进包里,“他喜欢有人陪他吃早餐,特别是酒店的自助早餐。”

  陈异努了努嘴,早上那点好心情灰飞烟灭,板着脸,弓背支起身:“我就不一样,我特乐意有人在家给我做早餐。”

  苗靖微微笑:“请个保姆吧。”

  话不投机半句多,男人的面孔顷刻暗沉,两人出门,岑晔后面还有工作,今天下午就要离开藤城,这一趟行程没有秘书介入,苗靖去酒店见他,驾轻就熟帮忙安排他后面的行程计划。

  陈异把苗靖送到酒店,看她步伐窈窕进了酒店,阔腿裤的裤管带风翻卷,浪得没边了。

  岑晔在自助餐厅等人,看见苗靖的着装,眉尖一挑,眼神玩味。

  怎么说两人之前也是亲密关系,很难不介意这种比较,但成年人都知道那句很操蛋的爱情名言:人一生可以爱很多次,然而总有一个人可以让我们笑得最灿烂,哭的最透彻,想得最深切。

  “我昨天只是粗略查了些资料,网上信息很少,基本都被清理过了。”岑晔问她,“那家夜总会已经歇业关门了?”

  “早就贴了封条,一直荒着。”

  岑晔笑道:“非法手段调查一个人的信息可是违法的,不过整整两年,没有出入境记录,也没有任何境内的活动轨迹也挺奇怪,除非他故意回避,或者别有身份。”

  一个人只要生活在城市,网络通讯,银行信息,乘坐公共交通,入住酒店,进出医院,还有各种居住调查,多多少少都会有痕迹,苗靖搞到了陈异过去六年的一些记录,但有两年的时间完全空白,她请岑晔帮忙,同时给了网上的一篇报道,是那家夜总会的判决书,张实判了无期,还有十几个同伙的定罪,罪名包括故意杀人,聚众斗殴,强迫交易非法控制、高利放贷,刑期从无期到数年不等,但上头显然没有翟丰茂和陈异的名字。

  藤城是小城市,网络找不到太多的信息,找到聊聊几条新闻报道,比较重要的一条是她离开藤城后没几个月,夜总会发生了一起恶意斗殴事件,当时有特警出警,还有企业的一些信息变更,但具体她也并不了解太多情况,知道岑晔有律师背景,有门路,打交道的人三教九流,请他帮忙最合适不过。

  托关系找人情,绕七绕八的需要一点时间,岑晔有事要离开,说好保持电话联系,苗靖送他去高铁站,还是找陈异当司机。

  车子送到车站入口,岑晔拍拍苗靖的肩膀。

  “呆了好几个月了,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快了。”

  “你想要的东西,给我一点时间。”

  “谢谢。”

  岑晔瞟了旁边抽烟的陈异一眼,黑眸闪动,唇角在苗靖脸颊轻轻撞了下,温柔揉了把她的头发。

  “我等你回来,到时候给你接风洗尘。”

  陈异身形微晃,心尖一怵,一截烟灰直直坠在地面,飘散在鞋尖,和灰尘混为无形。

  回程车上的气氛糟糕透了。

  “他让你回去?”

  “嗯。”

  “给你安排好了什么职位?”

  苗靖低头回手机信息,声线平平:“工资超过八千,你给不起的那种。”

  陈异冷笑一声,握紧方向盘。

  “挺好,既然是回来度假的,那就开开心心回来,开开心心的走。”

  他沉沉磨牙:“不过,就是可惜了卢正思,傻小子一直蒙在鼓里吧,知道你招惹了这么多人么?”

  手里攥着三个男人!真他妈了不起!!

  这叫什么来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说曹操曹操就到,正好又是卢正思的电话,问问苗靖今天回不回公司,昨天有一批零件送到,质检那边签字走流程到了他手上,问问验收书需不需要等她回来再签字,苗靖问了两句,让他直接处理,最后挂掉电话,脸色微凝,也陷入了沉思,看见路边一家商场,纤细指尖轻敲手机屏幕,扭头跟陈异说话:“我晚一点回公司加班,先去吃午饭?我买点东西?”

  买什么?

  当然是买衣服!把身上这身衣服还给陈异。

  花的是陈异的钱,去的是最贵的品牌店,苗靖耗时一个多小时,正正经经挑了两条裙子——她连着两条裙子都折在他身上,憋着一口气要讨回来,陈异坐在穿衣镜前的沙发上,深俯着身体,两只胳膊撑在膝头,手里掐着杯红茶,袅袅水汽氤氲在他面容,黑黢黢的眼睛盯着苗靖和导购小姐在穿衣镜前打量身姿。

  想起很多年前她买衣服的情景,从菜市场到路边小店再到平价小商场,漂亮的眼睛从来只盯着打折那一行。

  苗靖突然扭头问他:“这里也有男装,你要不要试试?”

  他脸色冷峻,高大身形冰山似的,直直摇摇头。

  买单金额接近三万块,其实超出了普通人的消费水准,刷卡的时候苗靖偷觑旁边签字的人,潦草的两个大字,苗靖喜欢写字好看的男生,比如岑晔,但陈异的字也不算丑,他剑眉平展,面不改色把笔往收银台一扔,拎着华丽的包装盒转身。

  苗靖顺便去了电子产品的柜台,买了一副价格不错的耳机,是买给卢正思的,买单的时候她目光瞅了瞅陈异,慢悠悠又犹豫着把单子递到他眼皮子底下,陈异脸色顷刻晦暗阴森,绷着脸,阴戾的眼风横扫过来,最后狠狠心一咬牙,捏着单子去了收银台,恶狠狠掏出了自己的卡。

  神清气爽买完东西,时间不早,吃饭就随便解决,苗靖随手指了指商场中庭的茶餐厅,和陈异各自点了一个午市套餐。

  商场放着音乐,外头人来人往的,两人都没怎么说话,陈异大口嚼着嘴里的东西,他吃东西当然不是细嚼慢咽的绅士风度,有些外放洒脱的豪气,苗靖把自己套餐里吃不完的东西往他盘子里拨。

  似乎察觉到远处的一道注视目光,陈异偏头,商场那头踩着高跟着蹬蹬蹬走来个身姿妖娆的女人,不是涂莉又是谁?

  苗靖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见涂莉,两人目光如出一辙的淡然沉静。

  涂莉边走边拨电话,接通之后:“照片你看到了吗?这回还不信你就是傻子,要不要让苗靖跟你说句话?”

  精致美甲的手伸到苗靖面前,屏幕亮着卢正思的名字,还跳着通话时间。

  “卢正思的电话。”涂莉眉眼冷艳,杵在苗靖面前,冷哼一句,“你有能耐跟他说。”

  “涂莉!!”陈异眉头深蹙,一脸不耐烦,嗓音粗劣,“你搞什么?”

  “什么不搞,让大家知道真相而已。”涂莉拨拨头发,“真巧啊,在你们身后跟了一路,这么投入,现在才看到我?”

  “你他妈找事是不是?”

  “做人别说讲道德,起码不那么虚伪一点,表面装得多么井水不犯河水,又是清白无辜,掏心掏肺把人当真朋友,私底下搞三搞四是什么道理?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过来跟打个招呼怎么着了?”

  “挺大方啊,这么贵的衣服都舍得买?”涂莉眼睛瞅着旁边的高档购物袋,嘴角讽刺,“怎么就不舍得给我买这种高级货,不舍得给我花这钱呢?”

  苗靖幽幽盯着面前这两人,也看着涂莉手里电话直接被卢正思切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