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野狗_野狗骨头
笔趣阁 > 野狗骨头 > 第20章 野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章 野狗

  涂莉隐约觉得不对劲。

  就是有股说不出来的诡异,她不知道怎么形容,陈异不对劲——从苗靖回来的那时候起,他整个人都变了。

  陈异和苗靖不像兄妹,明眼人一看,这两人感情平淡得很,甚至都不如陈异那帮哥们亲近,其实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但偏偏住在一个屋檐下。

  大晚上的隔壁两人有动静,陈异把苗靖喊出去,两人关着门站在阳台说话,涂莉猜不出他俩人聊什么,但两人在客厅里那几句对话,那语气那态度,涂莉从门缝里都能听见看见。

  卢正思什么时候走的?好端端的怎么走了呢?

  她衣服都脱了,硬生生穿上再回家,这场面也挺吊诡,涂莉高跟鞋恨不得在地上戳出洞来,皮笑肉不笑笑谑陈异是不是男人,还是有什么隐疾,他脸色比她还冷,不耐烦给她甩脸:“你另找高明?喜欢哪款,我现在打电话,给你送床上去,有钱有颜还是金枪不倒?”

  “陈异!”涂莉脸色青红交错,“我对你死心塌地,做什么都顺你意、随叫随到,可从来没对不起过你,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没对不起我,我也没对不起你,钱没给够还是没让你爽。”狗男人大言不惭,眉眼冷硬,“够可以了。”

  涂莉咬牙不说话,满脸寒霜。

  陈异车子往小区楼下一停,语气轻狂不屑:“就这么算了。我们俩好聚好散,你也不愁换个更好的,我他妈也腻了,跟你硬不起来。”

  这句话扎心太甚,涂莉冷笑撇嘴:“你太监了?不行成这样?”

  “对,我就太监了,怎么着。”陈异舌尖刮着牙槽,神色轻浮,“趁早放你一条生路,不挺好。”

  她已经卸了妆,脸色苍白透明,艳红的唇也是淡白的,听见陈异这么说,眼眶先红了一圈,拗着下巴一句话也没说,心底给自己硬撑了三分底气,拧开车门下车,背影妩媚妖娆,蹬蹬蹬往家走。

  陈异懒散靠着车窗抽完烟,最后把烟头扔下,调头回去。

  苗靖房门紧阖,静悄悄的,估计早睡下了,他颓然搓了把脸,在客厅皱眉坐着,半夜才回自己房间,第二天起床,苗靖还没走,穿着身知性优雅的职业套装站在餐桌边小口咬饭团,看见陈异站在房间门口,问他能不能送她去公司,今天公司有总部来人,她有个会议ppt展示,外头还下着雨,穿着高跟鞋赶班车不方便。

  他冷冷嗯了一声,先进洗手间洗漱,瞥见苗靖站在一旁等他,叼着牙刷回房间,边走边脱自己的t恤,顺手柔团丢在沙发上,光着膀子换了个黑色连帽卫衣出来,衣摆滑过流畅紧致的肌肉,肩膀骨骼撑出棱角,站在苗靖面前,一股的不耐烦的桀骜劲,粗声道:“走。”

  时间尚早,秋雨细朦,路上车不多,车子驰得飞快,苗靖让他慢一点,陈异不搭腔,垂着眉眼,懒得跟她说话。

  “天气不好,你车速慢点。”

  “废话这么多,不如你打车去?”他语气生冷,“我的车我有分寸,要坐你就老实坐着。”

  苗靖樱唇抿了抿,索性也不说话,翘睫轻扇,扭头看着窗外。

  到了公司,苗靖下车刚站好,还没来得及撑伞,黑色的凯迪拉克已经绝尘而去,连半点停留的时间都没有,溅起几点水花在她裙摆。

  陈异生气了。

  家里气氛随着冷空气降温步调一致,不至于寒冷动人,起码凉飕飕,需要加一件薄外套。

  陈异显然没有好脸色,在家摆出个臭脸,大喇喇摆着两条腿坐在家里抽烟玩游戏,苗靖下班回来,看见他在家,问他想吃什么晚饭,他头也不抬:“龙肝凤髓能做?”

  “不能做。”苗靖心平气和回他,“我不会。”

  “是么?”他勾着唇角,眼睛盯着手机,“我他妈还以为你无所不能呢。”

  他就愿意带刺戳人,苗靖不理他的冷言冷语,简单煮了两碗面条,喊陈异吃饭,他慢悠悠过来,冷冷嗤笑一声,眼皮子撩得异常冷淡,捡起筷子吃面,吃得太阳穴一鼓一鼓,不知道是气闷到什么程度,苗靖再让他去修洗衣机水管,他撂手不干,让苗靖自己动手。

  “你能耐这么大,又念的是工科,修个洗衣机很难?”

  “老子没空,少他妈烦我!滚!!”

  满腔子暴躁憋闷。

  苗靖默不作声走开,把洗手间脏衣篮的衣服抱出来,都是他的,一件件扔他头上。

  语气冷清:“有能耐你衣服自己洗。”

  “苗靖。”陈异忍气闭眼,把肩头的衣服扯下来,绷着腮帮子,凶神恶煞瞪她,“你活腻了是不是?”

  “是啊,有问题吗?”她微微一笑,双手叉腰站着,就这样气质还是淡雅清绝,眼尾上挑:“你能把我怎么样?”

  以为他治不了是不是?

  他眉头紧蹙,目光在她玲珑身段掠过,眼皮猛然一耷,勃然起身,大步迈出家门,门砰的阖上——去了台球厅。

  涂莉在家闷了好几天,身边半点动静都没有,打电话问陈异是不是要分手,他那边麻将声哗哗响,不耐烦说是,直接挂了的电话。

  麻将桌上都是朋友,听见这动静,都嬉皮笑脸凑上来。

  “异哥,要分手?”

  “不行?”陈异挑眉涎笑,“有意见?”

  “莉莉姐多漂亮,身材火辣,你舍得?”

  “有什么舍不得,漂亮女人多得去了。”

  “异哥身边什么时候缺过女人啊,都是女人往他身上扑。”

  “莉莉姐是谈得最久的一个,都以为能拴牢异哥,看着你俩结婚呢,这么分了也怪可惜的,异哥,莉莉姐对你挺上心的。”

  “异哥,我有个干妹妹,长得也挺漂亮,你有没有兴趣,我改天带出来给你看看?”

  “你们一个个都给我滚!”陈异含笑叼着烟,“我什么时候说过结婚,这辈子都没指望,凑合过得了。”

  涂莉蓬头垢面窝在家里,想了又想,给苗靖打电话,心思拐了十八个弯,想问问她知不知道陈异身边有没有别的女人,又问她和陈异在阳台聊什么,问两人以前的事情。

  苗靖改图纸改得昏天暗地,也不喜欢云里雾里跟人聊天:“莉莉姐,有些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剩余的事情你可以直接问陈异,毕竟你和他的关系更直接。”

  她直接挂了电话。

  涂莉这时候察觉苗靖的冷清高傲,她和陈异住在一起,连他每天里外进出干什么都不知道,联系哪些人也说不出来,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根本懒得搭理,不乐意跟她讲?

  涂莉最后给波仔打电话,波仔跟陈异呆在一起时间最长,嘴巴紧,但人还是老实热心,多少都能问出一些来,波仔也听说陈异跟涂莉分手,知道她心情郁结,但确实没见过陈异身边冒出别的女人,涂莉再问波仔苗靖的事情,波仔回忆说他俩人感情不算好,但两人一起生活过三年,陈异给苗靖学费和生活费。

  “没有大人,就他们两个住一起?”涂莉手指绕着发圈,“苗靖她妈怎么回事?什么时候走的?怎么没把苗靖带走?”

  魏明珍卷款逃跑那些事,陈异不愿意让人提,波仔支支吾吾不肯明说:“我也不太清楚,反正苗靖留在藤城,异哥平时住外面,只有周末回家,我知道逢年过节这些时候,他俩一起过。”

  “异哥那时候老说要把苗靖赶走,他俩每次打电话异哥都挺不耐烦的,都后来等到苗靖高中毕业,考了个挺厉害的大学,也没回来过,也没跟我们再联系过,她回藤城,还是你问我我才知道的。”

  涂莉心里挺奇怪的挂了电话。

  她再找陈异,语气娇滴滴的:“有没有空,我去你家里,把我的东西取回来。”

  陈异跟人打球,心不在焉:“可以,你明天过来。”

  为了这次见面,涂莉种了睫毛染了头发,化了个无懈可击的艳妆,她跳舞出身,但身材前凸后翘火辣诱人,换了条紧身包臀裙,记得以前陈异也的确喜欢他这种调调,收拾得美艳绝伦,打车去了陈异家。

  陈异前一晚在台球厅,这会刚起没多久,打开门见涂莉,懒散给她让条路。

  “苗靖呢?”

  “跟卢正思约会去了。”

  他跟苗靖冷僵着,苗靖丝毫没理他,照常上班生活,下班约会,两人连着好几天没好好说过话,洗衣机水管坏了一直没人修,苗靖撂摊子,好几天没收拾家里,陈异也懒得动——那么多年没在一起,其实也习惯了这么过日子,猛然凑在一起,变了生活习惯,再变回去,又觉得浑身都不对劲。

  涂莉笑盈盈拎起手中的餐盒,摆在桌上:“都快十一点了,是不是还没吃饭,我打包了点东西,都是你喜欢的,要不要尝尝?”

  陈异两条长腿摊着,大喇喇架在椅子上,漆黑眼眸斜睨着她,那双幽戾的眼睛几乎要看透她心思:“东西自己去拿。”

  他心慵意懒,没骨头似的:“好聚好散,我们两谁也不欠谁,也没明摆着要走到哪一步,我这两年给你花的钱也不少,就算是补偿也够了。”

  涂莉嘴角微抽,最后抚平弧度,甜美微笑:“我说什么了我,这么着急撇关系?”她娇笑着递给他一双筷子,“先吃点东西,也不着急,我还带了酒,要不要喝点。”

  陈异散漫扯着唇角,露出个微冷笑容:“怎么?散伙饭?”

  “可不是么,好聚好散呗。”

  两人动筷子,陈异吃了两口停下,涂莉起身去厨房拿碗,衣裙拂过,一碗油泼牛肉倾在桌上,淅淅沥沥的油水溅脏了陈异衣服。

  “哎哟,真对不住了。”涂莉笑嘻嘻,“去换个衣服。”

  “你拿了东西自己走,待会我要去台球厅开门,不送你了。”

  陈异扔了筷子,起身去洗澡换衣服,从洗手间出来,餐桌已经收拾干净,走到房间,屋里有人翻动衣柜,纤细身材,浅色长裙,看见他眼睛一亮,笑吟吟:“好看吗?”

  陈异眼神尖缩了一下。

  她那一张玫瑰色的唇,配着流光回眸,珍珠耳坠,发夹松松挽着,长裙裹着身段,丰满和纤细都隐约可现。

  那是挂在阳台上苗靖常穿的一条裙子,材质丝滑轻薄,剪裁轻盈,涂莉展开裙摆,眨了下眼:“好看吗?我的衣服也脏了,借苗靖的裙子穿一下。”

  他浓眉蹙着,目光沉沉打量着她,不说话。

  涂莉轻轻笑了笑,摇着腰肢走过来,香风浓郁,曼妙身姿贴上他的后背,言语魅惑:“陈异……”

  她下巴滑蹭,酥酥麻麻的痒,笑声娇媚入骨,“这裙子别看挂着不怎么样,穿在身上还挺好看的,腰和胸那块特别的紧,苗靖那么瘦,这两个地方也没丁点肉,我底下可什么都没穿,箍得不行。”

  陈异微微阖眼,喉结滚了滚。

  素手纤纤:“这不是挺精神的么?”

  牵住他一只手,在她曲线曼妙处:“你看是不是,苗靖这裙子挺窄的。”

  红唇贴着他的耳:“这么久了,又不是没做过……我帮你消消火呗?”

  陈异睁眼,眸光沉沉,面色微红,猛然把她的手掀开,涂莉顺势缠着他倒在床上,裙子薄软滑腻,风光旖旎,凌乱发丝覆住女人妩媚眉眼,只留红唇微启,粉舌微抿,他只看一眼,那半藏的娇俏至极的脸,呼吸顷刻粗野,身体紧绷如弓,被那一双芊芊素手揽着脖颈,重重跌下去。

  激吻辗转,陈异后背沁出一身热汗,涂莉拽他的衣摆,听见皮带哒的一声,涂莉伸手去摸抽屉的套,伸手要帮他戴上,陈异身体猛然一僵,激汗从发顶迸出,推开怀中人往后踉跄一步,面色赤红又凝重颓然,盯着床上裙摆半撩的女人,眼冒白光,喑哑出声:“滚。”

  涂莉面色发青,咬唇朝天翻了个白眼。

  他胸膛激烈起伏,耳膜鼓动鸣燥:“把裙子换下来。”

  涂莉当着他的面脱衣服,换上自己的,声音微冷又满含嘲讽:“陈异,你跟苗靖到底什么关系?怕是不普通,都硬成这样了,她一回来你就守寡?”

  陈异眼神瞬间阴鸷,冷冷盯着涂莉不说话,直接把她拧出了家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2wt.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2w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